诺言深许(43)

目录页:【连载】《诺言深许》目录页

上篇:诺言深许(42)

第43章:最近的距离


江远爬上这幢住宅楼的七楼,不禁也吁了口气,对于常年乘坐电梯的他,爬楼梯还真是不大适应。当然,他知道真正令他心跳加速的是——屋内的人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他理解为这是医生的职责,并忐忑地敲了敲左手边的门。

田心愿穿着碎花的长睡裙来给他开门,脸色憔悴,不过眼睛在看清他时亮了一下,挤出一个疲惫地笑,说了声,“麻烦你了。”

江远见她还能好好地站在他眼前,心里略安,吩咐道,“躺好,让我看看。”

他先测了一下她的脉博,不禁皱起眉,“太快了。”然后又诧异地摸了摸她的头,“这么热。吃没吃退烧药?”

田心愿摇摇头。

“我去买。”江远站起来,替她拉好被子,又忍不住批评,“怎么穿这么少?现在不是穿裙子的季节。”

她凄然地笑笑,“我习惯了,再说家里温度还可以。”

江远想再劝却忍住了,他顺手抄起玄关柜上的钥匙,“借用一下,这样你就不用再特意起来给我开门了,只管好好躺着吧。”

江远买药回来时,田心愿正靠坐在床头玩手机,身上倒是搭了一件外衣。

然后她乖乖地吃了药,又躺回被窝里,目光却不错神地看着他。江远被看得不好意思,站起来问,“你吃饭了么?我去给你煮点粥吧?”

这话其实说得很没底气,如果真让他去煮,他可能要先打电话问老妈究竟该放多少米多少水。

好在她说,“等一下我请你出去吃吧,这么远让你赶过来,真得好好谢谢你呢。”

江远说,“不用。”

田心愿笑了,“可我也得吃饭呀。”

这时候江远忽然有些羡慕起弟弟来。如果是小航,他一定会大包大揽地说“我来做,等着啊,先去买点菜”。可是他这个从小到大的优等生,根本就是个生活低能儿,他只知道饭来张口,却从未想过它们是如何这般可口的。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会信,不过此时他真萌生出一种要跟弟弟学厨艺的冲动。

就这么胡思乱想了半天,才意识到身旁毫无动静,看过去,发现田心愿拥着被子也在发呆。她迎到他的目光时,羞赧的一笑,“我不是有意想打扰你的。”

“没关系啊。不舒服了找医生是最明智的选择。”

“可我找的是江远,并不是江医生。”

“这都一样吧。”

“怎么会一样呢?”田心愿抱着膝将头放在膝盖上,声音低得像是在对自己说话,“我们是朋友吧?”

“嗯。”其实江远也不清楚他们到底算不算朋友,至今还没有和患者真正成为朋友的案例,虽然他对每一个人都不错,可那更多的是因为职业素养。而对于她,他更加说不清楚了,她实在是很特别。

“其实我没有什么朋友。”田心愿坦白道,“我这样一个人,总是在过度自闭和过度社交里挣扎。我想放开的时候,和谁都可以热络得如经年老友,但繁华落尽时我会把他们都关在心门之外,徒留空虚。所以我没有朋友。”

江远静默地看着她鬓边零落的发丝,突然想伸出手去帮她拢好,却听她又幽幽地说,“但是,我第一次真正注意到你,就觉得——”她停顿一下,不好意思地笑笑,“就觉得你是个和他们都不一样的人。”

“他们是谁?”

“我认识的所有人。”

“大概因为我是医生吧。”

“我住在医院里那么久,见过的医生还少么?”她扬起嘴角,“你和所有的医生也不一样。”

江远沉默着,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何况他一向不擅长和女孩子讲话。

“我有好几次看见你静静地站在窗口。”江远在田心愿说这句话时下意识地看了看窗外,外面已经染上了夜色,又听她说,“你站在那里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与这个世界隔绝的另一个我。我们都不被眼前的环境所束缚,忘掉了自己在哪儿,我们是谁。当时我就在想,你也像我一样寂寞么?后来我知道了你有个双胞胎弟弟是江航,我就意识到我错了,你怎么会寂寞呢?你是个幸福的双生子,走到哪里都会有个跟你最像与你最亲和你最知心的好兄弟。而我,永远独自一人。”

江远的眼里漫上不忍。

“我不需要同情。”田心愿像看穿了江远的心思般,又说,“即便我知道我们并不完全一样,可我还是觉得我们能够成为朋友。因为我们身上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她盯住他的眼睛,“我们都渴望爱却又害怕爱。”

江远心里诧异地一颤,不自觉地避开了田心愿的目光。

“所以,我们心里有一部分的孤独很相似。”她补充道。

“这个——”江远不自然地笑笑,“我都没注意过。”

“你只是不敢面对吧。”见江远尴尬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田心愿突然伸手拍了拍她的床边,“坐过来。”

江远失神地走过去,坐了下来。

“今天我发短信给你,说感觉很不好。并不是身体出了什么大问题,真的只是感觉上不好。感觉心里太难受,感觉撑啊撑都要撑不住,感觉想找个人说说话。”

“可你确实病了,你在发烧。”江远态度认真地说。

“真是职业病呢。”田心愿叹气,“发个烧有什么大不了呀。”

“可你是病人。”

“现在我不是你的病人,这里也不是医院。”她提高了音调。

“好吧,你觉得没事就行。”江远不喜欢争论。

“不要只把我当病人好不好?”她委屈地看着他。

此时他与她的距离已经近得伸手就能触到彼此的脸庞,他终于如愿地将她落下的发丝轻轻拨到耳后,然后鬼使神差,他扶着她的头,将两人的脸越拉越近。他想对她说,虽然我的原则是不跟我的患者谈恋爱,但我认识你时,你根本不是我的病人,你是那个在妩媚夜色里鲜活动人的姑娘。

但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一下子清醒过来,并为自己的行为震惊不已。他慌乱地放开她,尴尬得不敢看她的眼睛。不过她看起来倒是很平静,她轻轻叹了口气,好像很累的样子,顺势就将头靠在了他肩上,他听见她说,“爱情太美,可生命太短。”又过了一会儿,她又含糊地说,“谢谢你来了。”

而江远,他只能保持着一个固定的姿势,反复地琢磨着这句话。她的意思是感激我今晚来看她,还是什么呢?

后来田心愿睡着了,充满信任完全不设防地睡在他的肩头,长长的睫毛安静地贴合在一起,小巧的唇微微上翘,像是进入了甜香的梦境。

再后来江远小心翼翼地把她的头轻轻放到枕上,凝望着她的睡颜心潮起伏。最后他叹息一声,拿起自己的外套,替她关上灯便走出门去。

踏着月色回家,月亮还是他来时那轮明月,可他知道,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改变。后来他才明白,那是爱,苏醒的爱情。

{未完待续,感谢阅读 }

下篇:诺言深许(4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