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第一次面试

刚下回校的地铁不久,雨又开始在风的怂恿下打到人的脸上,肩膀,背包,一开始不以为然,懒得将手伸进粉色单肩包里拿出那把有些脏的浅粉色带有卡通画的折叠伞。


走到十字路口,想起昨晚才刚洗了头,又记起洗头发要一遍洗发水一遍护理液,湿漉漉的回南天里吹干头发的艰难,手不由自主伸向包里藏得最深处的伞。


撑开后,发现一路上只有我这把孤零零的伞,一度怀疑是否有雨,偏了下头伸出了手去试探,手心一滴雨让我瞬间安心回正头和肩膀方向,嗯,雨还不小呢。

 


下午是去面试兼职了,岗位是内容策划的,应是吃喝玩乐方向。


一方面大二的那个暑期有过时尚杂志社实习的经验,总而言之便是写过,所以不畏惧,另一方面,近来总是在思考我的大学四年喂了谁,我的能力在何方?经过短暂不靠谱分析后,我发觉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能力,当然如果要傲娇滴说可能是我没有看到自己的优秀。。。不过,在认清自我上,还是要保持理性,毕竟这涉及我未来的生存之路。


我知道人们对新闻传播专业的学生的印象便是“口才一定很好吧”“文章写得不错呀”“拍照真厉害”等等,然而,反观自己,没有一项沾边,心情些许落寞。于是,便想趁着人生仅有的这段保研后能做闲事的大四下学期,做点改变。想要认真地对抗自己不喜欢写文的毛病,踏实地练练,也是不给自己的专业丢脸了。所以便看中了这一个兼职,独立完成爆款推文,当然,也有极大的可能性是狗屎。。。

 

两点的面试,我是一点出发的,去那里只要三个地铁站,花费在步行的时间比在地铁上的时间还多,哈,待在广州将近四年,也习惯了。出了地铁站,远远看见那幢大楼,心里一乐,还挺好找的嘛。


呵呵,人生打脸时刻总是出现在得意后的下一秒。楼大,招牌大,但是一楼的正门却是灰尘挤压已久的链锁,出乎意料地难找到一扇门可以搭乘电梯至十三楼,此时竟转移注意力到13这个不吉利的数字,走神对我也是日常啊。


问了一保安后走向他指引的方向,前面也有两位姑娘,我猜应该也是面试,因为她们跌跌撞撞,迷惑不安像极了我。走到我以为尽头的路,恰好又有另一位保安,我放慢脚步,因为保安的身边是那两个女孩,应该是问路吧,我想。果不其然,于是我便装作漠不经心地跟随着她们,甚至在发现大门后超过她们率先乘上电梯。

 

公司不难找,数着号码我很快到达了目的地,顺利签了名被前台姐姐带进了会议室。呀,里面已经有人了,一个穿着黄色连衣短裙的女孩,画着浓妆,仔细一看,还戴了浓密的假睫毛呢。我跟她打了招呼,寒暄了一下,便玩起了手机。


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会议室的门不断被敲开,一位位“小朋友”走了进来,坐下,接过招待小姐姐手中的盛了一半水的一次性杯子,我自己买了水,于是将水让给了其他人。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多人的群面了,粗略计算,十一二人也是有的,反正,长椭圆的会议桌边都挤满了,塞不进更多人了。


原来这个岗位这么多竞争者啊,掉以轻心的我真想捶胸痛哭,一边又因为陌生人多而紧张得手发抖。

 


终于,帅中带着可爱的面试官来了,收了每个人的简历,我就坐他身边,瞅了一眼,那些空阔的排版一看就是没什么实习经验的大一大二小朋友,因为没有很多实习经验,所以简历上的字尤其大,间距也很宽,然而就算这样,每个类的格子也并没有填满,甚至有一张是寥寥百余字的自我介绍吧,没有简历模样,就是Word小短文,这不是和两年前的我一个样子吗,大家成长的起点竟如此巧合的相似。

 

由于坐在面试官左边,实话说如果我知道原来面试官不是坐我对面,我打死也不愿意坐最边上的位置,也因此每次都是我第一次发言,唉,算了算了,毕竟我是老师姐,也该。整个面试的过程不算漫长,也就一个小时吧,问了五六个问题,每个人轮流答了一遍。


最后出了一道题,写下一篇游记的标题,五分钟后收卷。我写了很多个,我在文字方面的思维很快,这是我的惯性吧。后来,竟然不是从我这边开始回答,我有点惶恐,担心撞地区又撞题。听了一圈后,还好,小朋友们还是没那么多经验,没有很出彩的标题,而且个别解题严重错误,面试官要的是标题,而他们却开始了对这个游记选题的策划,且滔滔不绝,尤其锻炼了我的耐心,毕竟是最后一个回答,有点期待时间快点过,下一个就是我。。。


啊!等待是多么难熬啊

 

结束后,面试官说晚上就会给答复了,没有回复的就是落选了。好吧,反正这趟我不亏,我知道了如何进来这座大楼的路,也勾起了对往日青涩的自己的回忆。不管有没有被选上,我的写文之路还是开始了。


从保研那大半年来,我获得了最大的东西就是,坚持开始成为了我的一个人格。所以,我应该能够坚持下去吧,我对自己的猜想。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