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秋酿(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秋酿是秋天的酒吗

"秋酿,我想你。

秋酿,你暑假回来不?

秋酿,我准备去北京。

秋酿,你为什么一直不回微信?"

我看着莫亭给我发这一连串的微信,一言不发。莫亭,我不能再面对你。

我是秋酿。你可以叫我秋,我来自南方的一个小城。

上个月,一只可丽蓝显示我已经怀孕,此刻我正躺在出租屋里码字。

20岁生日刚过,我就怀孕了。这个孩子是他送给我的礼物吗?可他究竟去了哪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是去年来的北京,从老家坐了20多个小时来到首都。带着我的一腔孤勇,成为了一个北漂,一个后街酒吧的老板看中了我的嗓子。后来我每天都会去那个叫做"沉"的酒吧唱歌,收入还不错,一天能赚200多,一连唱了20天,终于从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搬到了一个不足1 0平米的出租屋,但总算有了自己的小窝。

"一个男人说喜欢你的歌,你今晚唱完和他聊下吧。看起来不错哟,钻石王老五。把握机会,秋,收了他。"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侍应生在我唱歌间隙偷偷和我打了个招呼。我冷冷的瞥了那个角落一下,那个男人在酒吧的最右边的一个吧台,点了一杯酒,穿着考究的西装,眼睛一直注视着我,看得我不自在。

酒吧快打烊的时候,我正在整理东西,准备回家。

男人向我走来。"秋酿,是秋天的酒吗?"显然,他看见我工作的胸牌。他深情地注视我,让我又一次觉得不自在。身前这个人182的身高,利落的短发,眉宇之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可以看得出,他非常富有,并且喜欢打理自己的形象,精致的袖口,和西服非常搭的咖色领带,古龙水味道清冽不刺鼻。这种气质一看就和我不太相融。我在心中暗想,这个钻石王老五的周围大概小妖精成堆成堆的,我有我们家莫亭就够了。想起来莫亭,我心里暖了一下。

"也许是吧,你可以叫我秋。我要下班,先生,喜欢我的音乐可以常来,再见。"客气了这几句,背上吉他,准备回住所。

我快步走出酒吧门口,没有注意到背后那道灼热的目光。

11月份的帝都已经泛起阵阵凉意,让只穿了一条裙子的我啰嗦了几下。酒吧每晚11点半准时打烊,这是一个清吧,很文艺也很有格调。住所离酒吧步行15分钟,我一个人走在路上,望着这个繁华的都市,心里空荡荡。

"酿酿,睡了没?今天上课累不累?我从医院值班回来。"莫亭的微信进来了,我看了一眼手机,使劲儿的握了下手机,就想在家抱着莫亭一样。不过,转念一丝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我欺骗了莫亭,我骗他我来北京一所学校学习作曲,他才放我来的。他是不舍得我一个人来北京当北漂的,他那么爱我。不过我也不想让他丢掉老家那份稳定的工作,还有他所热爱的职业。所以我骗了他,从一开始来帝都就开始欺骗他。可能一开始一切就已经是错的。

一路思绪万千,终于走到了出租屋门口,能好好睡一觉了。我从昏暗的灯光下,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突然一只手在深夜里抢过了我的钥匙。

"如果给你一个出专辑的机会,要不要?我观察你很长时间,想给这个机会。"古龙水的气息加略带沙哑的嗓音,在黑夜中我认出这个男人是酒吧和我交谈的那个。

"先生,你觉得大半夜的这种玩笑真的好笑吗?请你赶快离开这里,要不然我的手机会直接拨打110。快点把钥匙给我。"此刻我手机屏幕上已经是110的通话界面。

"果然还是当年那个不会接受我的任何帮助的秋。"他说完就把钥匙给我了,然后双手搓了一下,不在注视我,转身将走。

"站住,你到底是谁?我根本不认识你,什么当年,解释清楚。如果不解释清楚,我只能以为你喝多了发酒疯,还有大半夜跟在我后面没有一点声音,让我认为你有跟踪狂的嫌疑。"我在后面跟着他,现在的局面把我搞得一头雾水,我的头又开始疼起来,思绪陷入混乱。不能,我不能让他看出来我的异常,故作镇定,等待他的回应。

他终是停住"秋,不要记起我最好,你现在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我不该禁锢你,以后我不会再来找你了。再见吧。"说完,就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留下了一个愣住的我。

我踉踉跄跄的走回小屋里,给莫亭打了一个电话。

"莫亭,我在这边很好,你不用来看我啦。再过两个月我回去陪你。"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经常性的想起那个古怪的人,唱歌的时候,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月,关于他再也没有任何消息,我每天都会看着酒吧那个角落很久很久。他,认识以前的我吗?

莫亭曾经告诉过我,我发生过一场严重的车祸,他救活了我,把我带回了他家。我们一起生活了4年,在我19岁的时候,我离开了他去追梦。

关于15岁之前的所有记忆伴随着莫亭口中的那一场车祸而消逝。他把我的身体救活,给了一个叫秋酿的女孩的重生的机会,却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误打误撞走进一家琴行,我看着一架白色的钢琴,不自觉地双手放在琴弦,行云流水般的乐曲顷刻从指尖流淌而出。琴行老板为我的琴艺拍手叫好,连连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问我,我没有听进去这些问题,因为我正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自己这双手。

那天从琴行回到家里,我便询问莫亭"我以前市学过音乐吗?"

"没,没有,没有学过。"莫亭停住了切菜的手,若有所思。

"你的手指流血了,怎么这么不小心。"他右手的食指那一刻鲜血直流,我急忙去找药包扎,再也没有问过他我以前学音乐的事情,不过自那次以后,我每天都会偷偷跑到琴行去弹一会儿,琴行老板对于我的到来经常是很欢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走也难留也难,长夜无眠愁绪。 日临何事未料,步步惊心无语。 将来挡土来掩,且行且做进取。 人生变幻莫测,岂能随心所欲?
    悠然芬芳阅读 110评论 0 6
  • 这样一个清净的花园, 无人读懂。 在风雨如晦的早晨, 是谁还做着那个春秋大梦? 甚嚣尘上里, 难以寻觅到青衫的身影...
    印台山人阅读 62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