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星出租

又吞下一块高密度电饼后,薛切切舒畅地打了个嗝,浑身震动,发出蜂鸣一样的声音。

“呃……开启自检模式。”汹涌的电流在薛切切体内奔腾,位于中心方形凹槽的灯渐渐明亮,它伸了个“懒腰”,黑盒子似的机体前后立即有一小块圆柱伸展出来,圆柱的前端打开,从里面射出四根金属支架,有的像锤子,有的像夹子,有的和钻头没有区别。

“啊,能量充沛……我就说嘛,宇宙里最好吃的东西就是赛伯斯那群家伙做的电饼了,有机会你一定要去一趟,那里恒星的能量,啧啧啧,能让你从电路到核心处理器舒服个透。”

薛切切将这番话发送给面前一个外形和自己一模一样,但是小上几号的机体。过了会,自检完成,薛切切身体中间的灯开始闪烁,他说:“好了,愉快的事过去,要开始烦恼了。”

薛切切将信号传输功率调大,借此表达自己是多么生气。

“你是废铁么!就算是凤凰星上的那些虫子也能干得比你好!整整一个季度!零销售额,零业绩!在东宇宙公司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如此失败的时候,难道东宇宙的生命体都死光了?”薛切切发出“嘎嘎”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打磨武器,“混蛋!凯齐齐,你听好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再找不到客户,你就滚回你那颗离恒星五十光年的老家吧。”

如果凯齐齐能哆嗦的话,他现在一定是在瑟瑟发抖。

将所有外设收回,凯齐齐龟缩得如同一只受惊吓的乌龟,他可不想再回到那颗冰冷的星球,那里不仅湿润,而且光照条件很差,除了日常的移动,便再也无法为其余运算提供能量,只能等着成为一堆废铁,正在凯齐齐愁眉不展之际,他的手下及时出现,帮了一个大忙。

“来生意啦!来生意拉!”

将手下发来的信号稍作处理,加上自己的判断,凯齐齐将信号转发薛切切:“老大,是乌拉拉星系的一群碳基生命,我觉得有戏。”

“有戏?”在调取了与碳基生命有关的资料进行读取分析后,薛切切觉得处理器有点过热,这让他很不舒服,“我最讨厌和那些碳基生命打交道,他们太狡猾了,就算我们能算出所有选择,他们还是能提出些根本不可能存在的问题来讨价还价,和他们做生意真是太累了。”

“可这次不同,你刚刚也读了报告,他们的文明还处于初级阶段,而且据我所知,目前在乌拉拉星系里除了他们没有其它生命体,他们对外界一无所知,也就是说……”凯齐齐机体下弹出四排齿轮,载着他来回移动,“一切我们说了算!”

薛切切头一次有了想和凯齐齐深度联机的想法,有时候,凯齐齐还是挺可爱的嘛。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亲自去一趟,我可不放心你手下的那群废铁——要是你干得好的话……”

一根导线从薛切切的中心凹槽内射出,在凯齐齐凹槽里的接口上来回摩挲,凯齐齐的灯光急剧的闪烁。

“好!我一定办到!”

在银河系如银盘的中心内,距离银河中心27000光年的螺旋臂内侧的太阳系,全球联合地外文明交流使团总算在国际空间站总算见到了远道而来的客人。

它通体黝黑,浑然如黑盒,看不到任何推进装置,没有发出一丝光线,就那么静悄悄地飘到空间站前,它的体形巨大,比空间站要大三倍,相当于三个鸟巢中心。

空间站上的人都在等待着从里面射出几艘小型飞船来,没想到它直接“说话”了,空间站收到电磁波。

“你们好,我就是东宇宙公司辖下的经理,负责银河系业务,你们可以叫我凯齐齐。”



凯齐齐回来了,带来一个让薛切切听到后兴奋得没控制好电流差点短路的消息。

“七十宇宙日!他们的恒星还有足足七十宇宙日的寿命!”

电磁信号的剧烈震荡表明了薛切切此刻的心情,“哈!赚大了,感谢伟大的天神库查查!”

“把具体情况说说。”薛切切很快冷静下来,毕竟东西还没到手。

“这些碳基生命真走远,太阳,这是他们为恒星取的名,目前正处于氢氦反应阶段,表层十分稳定,而他们所在的地球——这名字可取得真难听——距离太阳的位置刚刚好,为脆弱的碳基生命发展提供了有效的保障,不过他们的好运到此为止了,地球的地壳最近开始加剧运动,很快他们赖以生存的大陆就会相互撞击,可怜的碳基生命,他们的航空技术甚至飞不出太阳系。”

“也算他们走运,居然收到了我们的广播,可笑的是他们死到临头了,竟然还因为要不要联系我们而开会讨论了很多次,真是一群胆小的家伙,我对碳基生命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撒谎。”薛切切轻而易举的便检测出凯齐齐隐藏在系统底层的真实信息,“现在就我们俩,你用不着伪装,我也很不喜欢兰木宇宙合众国的那套规矩,可没办法,谁叫他们比我们强大。”

虽然对薛切切能瞬间入侵自己的系统感到惊慌,但想到完成这笔业务后,自己也许能获得系统升级,这么一通自我安慰后,凯齐齐感觉内存情况有所改善。

“说说吧,他们有什么要求?”

凯齐齐接着说:“尽管他们的水平还不足以加入合众国,但根据《联合法规》第233章,54条,我还是告诉他们——‘任意一颗恒星的使用权皆归该恒星星系里所有行星上的生命体共享。就目前而言,太阳系内还没有其它生命,所以太阳属于你们。’——他们居然没有反应,要么就是他们的智力底下,不理解这句话的意义,要么他们早就习以为常将太阳视为己有,我懒得管这些,便挑明了——‘依照公司出租条列之一,甲乙签订合约应以恒星公日结算,承租方当交纳其所在行星上一个恒星公日内受恒星辐射所获能量的一半作为租金。鉴于你们的科技水平,是绝无可能按时交纳租金,我实在应该取消交易。’——哈哈,当时那些碳基生命一下就慌了,不停地发送电磁波,跟我讲些生命的意义、宇宙多样性之类的屁话,可真是笑死我啦——‘有一个解决办法,你们可以将太阳的使用权作为抵押转交给东宇宙公司,这么做的话,交易也许还能进行下去。’——您说得对,碳基生命真够麻烦的,我都说得清清白白了,还要陪着地球转三十多圈才等到他们的答复,他们提了三个要求。”

“第一、出租的行星,其结构、表层地貌、以及恒星辐射量与地球大致相当,是适宜人类生存的星球。

第二、协助人类将地球上所有人和必备生产设备以及部分动植物样本安全运输到新的行星。(注:可视具体情况具体讨论。)

第三、新行星的外部坏境安稳,人类不会受到其它生命的攻击。”

“我的解码器莫非坏了?就凭这群碳基生命也想获得永久的和平?他们的脑子是不是短路了,噢,不对,他们没有电路,难怪总爱异想天开。”薛切切觉得偶尔和碳基生命打交道还是很有意思的,他们会给你制造很多笑料,他将自己的开怀大笑发送给凯齐齐共享,“待会再乐,你该不会出他妈的bug同意他们的意见了?”

凯齐齐急忙回复:“就算我的系统和那些扫地机体一样低级也决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我告诉那些碳基生命,‘依照《联合宪章》规定,若无授权,高级文明无权插手任一恒星系内生命体之间事务。我们不可能作出永久和平的承诺,要想获得和平,只能靠你们自己,当你们达到中级文明,兰木宇宙合众国会考虑接纳你们。在此,我最多担保十个宇宙日内,换算成你们的计量单位也就是十亿年内,不会有其余生命骚扰你们。’”

“他们答应了?”

“他们只能答应。”凯齐齐将当时记录的画面影像发给薛切切,“你看,当时听到我说的话他们多开心,十个宇宙日对他们来说近乎永恒了,值得他们庆祝。”

“干得好。”薛切切拿起一块他最爱的电饼,扔给凯齐齐,作为他个人的奖赏。

“不过这群碳基生命也真够狡猾。”对凯齐齐来说,这块电饼有些大,他不得不切割一番,分两次“下肚”,“根据他们所列第二点的注释,假如我们不答应运走地球上所有人类,他们也许真会选择丢下部分同类。”

“唔……真是务实的生命。”这就是让薛切切觉得碳基生命神奇的地方,他们不经过计算,也时常能作出和自己一样的判断。

“我很满意这笔交易,你会得到应有的,是时候让你那破烂的系统焕然一新了。”薛切切接着说道:“言归正传,现在我想听听你的打算,你准备把他们扔到哪颗星球上去?”

一旦达成交易履行合约,公司获得不仅仅是太阳的使用权,太阳系内的所有行星也尽归其有,包括地球,虽然它现在不适合人类居住,但那不表示其它文明会对它失去兴趣,有了这些业绩足够让薛切切在公司的季度会议上扬眉吐气,打个漂亮的翻身仗,一想到老对手霍莱莱会因此气得电流紊乱,机体冒烟,薛切切恨不得马上就让地球上的碳基生命滚蛋。

“我搜索了下,有一颗行星很合适,熊大大星系的X-23行星,那儿的住户最近完蛋了。”

“噢,你是说那些一辈子都得呆在矿物质堆里移动不了的绿色玩意?作为碳基生命,他们与生俱来就能利用恒星能量,这一点真让我嫉妒,得亏他们没脑子……现在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很糟,满地都是尸体和粪便。”

薛切切真想给凯齐齐来一下,一定是哪个螺丝松动了才让他在这里说胡话。

“你他妈疯了?要是地球人投诉怎么办?木兰的官员可一直盯着咱们呢,我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让他们抓住把柄。”

“我敢以我的核心处理器发誓,地球人绝对会对那颗星球爱不释手……”

收到凯齐齐发来的人类能量结构,薛切切转怒为喜,伸出了自己的联机导线。

“该干正事了……”

人们还没来得及向凯齐齐表示感恩之情,感谢他为人类找了一个土壤如此肥沃、底下矿藏如此丰富的星球,他就已经离开了行星。

接下来,凯齐齐还要去一趟太阳系,为那里的行星盖上东宇宙公司的印章,他一边走一边广播:“宇宙的朋友们,你们好,我们是东宇宙星产公司,我司经营各类行星出租业务,有毛胚行星、中等装修行星、精装行星等,价格公道,丰俭由君,如果目前住的行星让您厌烦或者住不下去了,请联系我们,多一次选择,多一次命运,期待您的来电。”


(投稿)

作者简介,黏在脸上的眼镜,男,从事电商,爱看小说,尤爱科幻,物理定律不会限制想象,人才会。

支付宝账户:1552647374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又吞下一块高密度电饼后,薛切切舒畅地打了个嗝,浑身震动,发出蜂鸣一样的声音。 “呃……开启自检模式。”汹涌的电流在...
    黏在脸上的眼镜阅读 102评论 2 2
  • <一篇非常奇特的科幻作品,值得你耐心读完> 他知道,这最后一课要提前讲了。 又一阵剧痛从肝部袭来,几乎使他...
    简柴先生阅读 2,065评论 0 8
  • “你爱过吗?”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轻轻搅拌着咖啡,看着玻璃外,天色有些暗,不知名的树叶从树上缓缓飘落,一片,两片...
    0一七阅读 132评论 1 0
  • 越走越快 你也成了过来人! 是不是言论太过自由的社会傻缺也特别多…… 我只能说面对复杂请保持理性!!! 当你天天觉...
    Ly博阅读 64评论 0 0
  • 我国被称为文明之邦,拥有者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有着许许多多的美好品德与传统,诚信便是其中重中之重的美德之一。我们...
    溯光之舟阅读 22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