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一条河

我总是觉得,一个村庄拥有一条河流是一种极其奢侈的幸运。

不知从何处发源的河流宛转连绵从一个村庄路过,人们不知道它的名字,它也不知道村庄的名字。或许是因为远古前的一个誓言,河流从此便在这里流淌,也许是千年,也许是万年,也许时间长到没有人类存在的年代。可惜,河流是不会记载这其中的时间的,更可能是它根本不屑于与人类交谈。

流淌在坦荡平原上的河流是决计没有脾气的,不像在高山峡谷中的河流,飞瀑一样冲击着敢于阻挡它的岩石,雷鸣似的发泄着它的怒火。像棉花一样,绵软柔顺,静水流深。无声地缓缓淌过,静默地将水沁入大地深处,滋养着这一方的生命。人类对它感恩戴德,这是合乎其理的,但千万不要妄自尊大,因为在它看来,人类和野草野兔并没有什么两样。如果非要说有的话,也不过是贪婪些、多排放些污水多产生些垃圾罢了。

从高原到大海,从远古到现在,它在千万年前哺育着恐龙的子孙,也在千万年后养育着人类的后代。它或许还见过在它身旁蹦跳的小鹿,见过盘踞在深山的千年老树,见过峡谷间的狰狞怪石,见过背着锄头从它身边走过的农民,见过繁华热闹的高楼大厦,最后用尽一腔余勇,一头扎进浩瀚的大海。它遍览世间百态,千年一日,对于人类的那些小心思,它实在懒得去管,懒得去说。

我曾经久久惊叹于一棵古树,据说已有三百多岁。枝干遒劲如龙,树皮干裂,如片片

碎裂的陶瓷,裂缝中竟可插进我的手掌,其叶冠如伞,遮蔽天空,风来哗哗作响,数里可闻,人们惊为神迹,炎炎夏日,常有老人在此乘凉。很难想象,在干旱缺水的华北平原,竟然也有如此魁梧的植物。在这三百年之中,它是如何躲过这雨打雷劈,干旱狂风以及人们的贪婪欲望的呢?谜底揭示于一次河道清理中。河低泥沙淤积,政府决定清理河底淤泥。但挖掘机工作时却挖到一庞然大物。起先以为是大石,便往深处挖掘。但一直挖不到尽头,有人不信邪,便用水枪洗净淤泥,原来是树根!人们惊叹不已,树根竟有寻常数十年树木粗。原是那古树树根直通河流,河与树早已同气连枝,有了河流的庇护,这古树才在这干旱的华北之地生存数百年。所幸,人们很自觉地绕过了那树根,并未伤其百年根本。

树是如此,人又何曾例外!

可惜的是,人类似乎从来也没有明白。

如若某条河流漫过河道肆意横流,人们便说“且去治一治它!”,说的振振有词,恰似一个受了母亲批评而又不服气的孩子,而从没想过河流为何会惩罚人类。其实,以河流的脾性它是不屑于同人类置气的,它见识过了太多的东西,它经历了太漫长的时间,甚至人类存在的这点时间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但它却于心不忍。如同它见过的所有生灵一样,河流给予了人类最大的宽容和优待。

我想,河流和黄土是最好的伙伴了。黄土塑起万物生灵的身躯,河流点透芸芸众生的灵性。就像伏羲和女娲。如此,我便想到了这辽阔深厚的华北平原,千万年前一项静默却又壮阔伟大的工程在这里展开,河流和黄土展现了它们精美绝伦的创造和配合,黄土同河流一起奔向出海口,然后一点点沉淀,一点点积累,于静默中酝酿着惊天动地的伟大。从前万年以前,直至千万年以后,从未停止。它们也从未向人类倾诉,或许它们认为人类不需要知道这些。

倘若同城市相比,它还是比较喜欢乡间的。它喜欢躲在它身旁吮吸乳汁的大树,喜欢在它怀里嬉戏的孩子和男人,卸下一日的疲惫,赢得一身的朴实自在。城市里固然有高楼大厦,但总是有些拘束,不如乡间坦诚相待一些,至少,人情味很浓。但,说到底,它还是喜欢没有人类存在的地方,那里还清爽干净。

拥有一条河实在是上天给予的恩赐,如果你想赞美一个人,那么你可以说我想送你一条河,送你一条河对人类所有的爱。不过我想我是说错了,不是人类拥有河流,而是河流拥有人类。



作者:李景霄(文学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亦舒,大家亲近地喊她师太这么一个称呼。她是一个高产且质优的作家。《豆芽集》是她的散文集之一,每一篇短小精悍,干脆利...
    潇湘泪雨阅读 195评论 0 1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9,144评论 123 226
  • 之前对自定义View总是有很多的畏惧,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入手,近期感觉不能再这样一直使用别人的代码了,要试着自己去真...
    青空碧宇阅读 656评论 0 7
  • 我是一只流浪的橘猫,没错,就是你们人类常在花园里树丛中看到的那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可我身上却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沈闲庭阅读 554评论 0 1
  • 清风将往事勾勒, 落叶将景色定格。 丛林萧索,花儿败落, 孤灯倾听影子的寂寞。 心情似大雨滂沱, 淋湿我栖息的角落...
    追摩阅读 139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