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图片来自网络

文/郁笙

前两天,有同学建了个初中同学微信群,时间也挺久的了,怎么现在才有这个群?我不知道。

点进去,消息已经两百多条了。我一条一条的看了一遍,大概就是谁还记得谁,谁干过那些糗事儿。

“咱班的人是不是都齐了啊?”

“没有吧”

“程影进来了吗?”

“郁笙在吗?你和程影还有联系吗,把她拉进来吧”李莹问我。

“我和她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我说了谎,影子我俩关系现在还算不错,但我知道,不用问她也不想和初中的一切有任何的联系。

关于程影的一切一切,我都知道。

影子出生在九十年代中期,那是个计划生育很严的时代。

影子出生的时候,她的父母还没有结婚。在那个思想还是很保守的年代,父母的这种行为是很难被接受的。所以,她出生后不到两个月,就被妈妈送到了外婆家里。

儿时的事情,只有一件事影子记得特别清楚,而且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就是外婆带着她躲避查计划生育的人。

外婆总是带着她和同村的另外一个婆婆以及婆婆的孙女一起躲在山上的一个果园里的小房子里,有时候一躲就是好几天。小时候的影子觉得还挺好玩的,因为每当这个时候,她就能吃到很多很新鲜很甜的苹果。

影子该上幼儿园的时候,她妈妈把她送给了她的姑姑,因为家里条件特别不好。影子姑姑家是开饭店的,每次有人来吃大盘鸡,姑姑都会给她盛出来几块,让她在里屋里吃,影子总是特别开心。

姑姑把她送到了一所幼儿园,那所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并不多,大概十五个左右。幼儿园里有一个木制的滑梯,影子总是一个人去玩,她不爱和其他小朋友说话。

在姑姑家大概住了一个月,影子妈妈就把影子接回来了,她舍不得影子,再苦也要自己的孩子。

影子小时候的记忆有很多事错乱的。

比如,明明是妈妈带她和外婆去的动物园看的猴子和大熊猫,她却记得是姑姑带她和外婆去的。

再比如,明明是姑姑和姑父总是吵架生气,她却记得是爸爸妈妈总是吵架。

小时候,我们上学总会哭,会让妈妈陪在身边不要走。可影子不是,她上学是主动向外婆申请的,她跟外婆说,哥哥姐姐们上学看起来很棒,她也想去,外婆第二天就把她送到学校了。

影子说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是外婆和外公。有次放学回家的路上,影子的表哥把她推倒了,她的腿磕在石子上,整个膝盖都在流血。回到家里后,外婆问她怎么回事,她支支吾吾的不敢说是表哥把她推倒在地上了,最后外婆还是知道了。外婆帮她处理好伤口以后,就去了表哥家里,把表哥的奶奶也就是她的亲家数落了一顿。

影子每年只能见到父母两三次,每次也都是不到一天的时候。有年冬天,外婆带着影子去妈妈家住了几天,期间有邻居找影子妈妈修衣服。邻居看见影子,问这是你家亲戚?影子妈妈说,这是我侄女。外婆一脸无奈看了一眼影子妈妈,叹了口气。

八九岁的时候,影子爸爸把她从外婆家接回来住了。因为舅舅家的儿子慢慢长大了,舅妈不太会管孩子,什么事情都靠外婆一个人,而外婆年龄又大了,管不了太多。

此后的好几年间里,影子都是在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愧疚中度过的。周围的人都把她当做一个玻璃制的娃娃,小心翼翼,生怕碎了。

每次家里要买好吃的,都会先问影子,每次爷爷发零花钱,总是会瞒着弟弟妹妹,再偷偷的多给影子一些,说是以前都没有给你过,现在补偿补偿你。可影子想,还能补的回来吗?

影子不爱出去玩,因为一个人都不认识,爸爸妈妈也总不在家。一个人的时候,影子总会控制不住的臆想出很多很多人,比如,动画片奥特曼里的怪兽,奇形怪状的外星人,还有很多鬼怪,影子说它们都来找她,她很害怕。

初中的时候,我认识了影子。对她的第一感觉,是这女孩眼睛里透着一股坚毅的光亮。

但她的性格并不坚毅,或者是还未被激发出来。

影子个头小,皮肤黑黑的,很瘦很瘦。一看就是从是农村来,比较好欺负。影子在班里并不爱说话,大部分时间里她都是一个人,偶尔会和别人说话。

那个非主流盛行的时间里,班里有很多女生特别的社会,有势力。她们注意到了影子,她们觉得影子很弱,唯唯诺诺的像瘪气的气球,是胆小鬼。

她们欺负影子。放在抽屉里的手纸会被莫名其妙的用完,作业不经过同意就被抄来抄去,轮流的小组值日也只有影子一个人。

影子不懂得反抗,也不知道如何反抗。

有次周末放假,回家前要把宿舍再打扫一遍,那天我和影子是值日生。

我扫地,影子拖地,我比她先弄完,临走前,我说“这周末好好在家里待着,别出来。”

因为那些女生说周末要去找影子。

后来,没有人在和影子一起玩了。碍于那些女生,我偶尔会在没人的时候跟她说句话。

有天晚上,影子回到宿舍发现自己床铺上都是水,被子都湿了。她哭了,并不激烈,一个人默默流泪,那是第一次见她哭。

我说“程影,晚上到我床上睡吧,咱俩一起”

“好吧,谢谢你”影子回答的声音很小

那天晚上,我问她,为什么不告诉老师,她没有说话。

第二天,影子偷偷递给我了一个纸条。纸条大概写的是,告诉老师又有什么用,只有转学她们才不会这样,可是她不想麻烦父母,再说这些东西,她还能承受。

这样的日子,影子过到了初三。

初三学习有些紧张了,影子在班里成绩很好,我会去问她题,她也都耐心的给我讲。慢慢的,我和影子越来越熟了,我跟班主任说要和影子做在一起,班主任同意了。

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学习,一起聊天,很开心。我问她想去哪所高中,她说想去S高中,因为那是一所艺校,可以学美术,这样到大学就可以学习服装设计了。

报志愿的时候,影子和父母吵了一架,因为S高的学费有些贵,父母想让她上普通的学校,长大当一名老师。

最后,父母还是答应了影子,说是欠她的。

毕业后,我跟影子就不经常见面了。但还是会经常在手机上聊天,她跟我说,美术不太好学,练了很久也画不好一张素描,但是不过她会坚持下去,因为这是她的选择。

影子高考很顺利,如愿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的服装设计专业。影子终于实现了她的梦想,我也替她开心。

大学毕业后,影子在一家时尚杂志公司上班,影子没日没夜的工作,终于当上了主编。

昨天晚上,影子跟我发消息,说她把工作辞了,准备当一名独立设计师。她要带外婆外公去旅游,今天早上十点的飞机,先飞海南,她想在仅有的日子里,让外婆外公感受世间的美丽。

我跟她开玩笑说,你在该放纵的青春里安稳,在该安稳的岁月里放纵,是不是把人生过反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发微信给影子,你还记得李莹吗,她跟我说,如果我还和你有联系,就让我转告你,她希望你能原谅她那时候对你所做的事儿。

影子说,我永远不会原谅她,但是我后悔为生命里遇见过她,不过,我现在开始了我的美好生活,不想再提起以前的事了。

登机前影子又给我发了条微信。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