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梦——自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梦境是人类真情感和真欲求的世界。尽管白昼的衣冠掩饰了真实的面目,但夜晚的梦境又把人裸呈出来。因为人是社会的,不是自然的,心想事成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一切的律令,道德,虚伪……令人许多的欲望,情感在心里被压抑着,在压抑沉重和长久时,欲望就会通过梦境呈显出来。梦醒之后,大多是怅然,虽然梦是心灵情绪的真实反应,然而梦与现实是有着极大反差的,如果一切的梦都能实现,社会岂能安定,因为你的梦与他的梦存在冲突和矛盾,你的天堂即是它的地獄。因此,人们把愿望的实现称之为“圆梦”,能够把梦境变为现实,把心中的愿望变成生活的,这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

        各式各样的梦,都会在人熟睡中纷至沓来。有的梦,仿佛依稀,醒后了然无痕;有的梦,铭心刻骨,历久弥新;有的梦,夜半惊魂;有的梦,萦绕温馨。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梦,做什么样的梦,应该是其心理细微的反应和灵魂深处的刻画。

        在今年年初,自己圆了一个远方的梦,把心中的夙愿付诸为实现。那一个远方的梦,南方的梦,异域的梦,已如勒石一般,刻画在心的深处,于今回忆,依然历历在目,尤其是在翻阅沿途拍下的照片时,那一段远方行旅犹如那清澈的塔斯曼海的轻波,一阵一阵地卷到行走的足下,涌上回顾的心间。

          在南岛自驾的3500公里漫漫行程之后,我们又开始了澳洲之旅。不巧的是这后一段行程因女儿突然有事,原来的计划只有更改,她从新西兰就飞回了广州,剩下我们独自完成既定的塔斯马尼亚与阿德莱德行程。车是不能租了,因为路线的规划、住宿的接洽需要流利的语言沟通,一旦联系不妥将会无着无落,那真令我们望而生畏。于是退掉了原本租赁的车辆和房屋,由自驾变成跟团,从公路变更为航线,凭着那一点点浅薄的英语和比划,让这后一段远方的梦呈现出别样的色彩。

        一、悉尼

          因为塔斯马尼亚的旅行社不是每天都有,不能与新西兰的行程相衔接,于是我们从基督城返回了悉尼,住在我们相对熟悉的悉尼大学。

          五年前来悉尼时,尚不知会与这城市结下缘份,曾经的到此一游仅是浮光掠影,走马观花,只有那举世闻名的大贝壳和海湾铁桥印象深刻,真实的市井,被掩盖于表象之下,如今故地重游,因是自由行走,无拘无束,面虽然不宽,但点得以深入,感觉因此而大不一样。

          夜晚是住在悉尼大学的学生寝室。当时正值暑假,学生大多回国回家,悉大将资源充分利用,把空置的学生寝室租给游客,80刀一夜,虽然比较便宜,但十分简陋。没有空调,没有电视,连卫生间与淋浴室都是共用,并且是男女共用,你打开一间,锁上门自用即可。虽然如国内卫生间一般用木板互相隔断,但上下皆是贯通的,极不习惯。一次在淋浴时,旁边一间就飘来一女子,一边淋浴一边哼小曲,哗哗的水声似在和着节拍,让人感觉是否走错了地方,那边厢歌声挺悠扬,这边厢大气不出,那边司空见惯,这边噤若寒蝉。在走廊中随时可见穿着泳装泳裤,披着浴巾睡袍的学生闭庭信步,夜晚有时听到草坪上一阵欢声传来,在窗上望去,却是酒后赌输的男女学生在草地上裸奔 。

        这儿男女的界限并不深刻,但却是司空见贯,井水河水,相安无事,相互无涉。而国内的大学连男女生宿舍都要分开为不同的楼房,异性寻访须在白日,而且要详细登记方可得入,那值守的大爷大妈还会如防贼一样上下打量,仔细盘问。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三从四德,防备森严,东西方的开放与保守,由此得以管窥。而这似乎也是衡量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是开放还是保守的准确标尺。

        这一百多年前的老屋,虽然经过改造,但居住仍有诸多不便,但置身其中,让人感受一种悠远的历史沉淀和悠久的文化氛围,坐在房内笨重的书桌旁,不由会浮想着百年前,是谁?也默坐在此苦思冥想,穷经皓首;倚在石砌的窗台边,又会联想,当初又是谁?也倚靠在此眺望夜空的皓月;那时还没有电灯,又是谁在跳跃的烛火马灯下挑灯夜读?一旦遥想当年的情景,这房屋也似乎回皈当初的生命与灵魂,似乎在用古老的语言,讲述着这古旧的房屋中曾经发生过的一个个古老故事。

        上次旅游时各主要景点大多去过,十多天的南岛之行也深感疲惫,正当休整一下,因此在悉尼的两天时间哪儿也没去,就窝在这旧屋阅览,徜徉于宁静校园,沉浸于丰厚的文化氛围之中。

        悉尼大学建于1850年,是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和最负盛名的大学,是在英国大学教育的传承上始建,一幢幢古旧建筑散布各处,展示出它历史的底蕴,尤其那幽深的回廊与雕饰的门眉,给人予穿越时空的感觉,而现代建筑也穿插其中,钢构与玻璃紧密契合,简洁明快,如印象派的音乐,不均衡,但和谐。它全然不似中国的大学,一道高而长的围墙圈起几幢高楼,围墙内圈住一群温驯的羔羊,既遮挡了明亮的阳光,也封闭了活跃的思想。它既大,也散,街区与校区混在一块,三三两的学生穿着泳装在草地上读书静思,行色匆匆的游客身背行囊穿梭其中,嘈杂的市声滚滚涌来,与这学府的静穆形成鲜明对比。唯有图书馆是一片真静土,由于是放假吧,没有多少人,静寂得似乎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图书开放取阅,电脑林立,各种电子文挡、期刊杂志查看便捷,24小时开放,同样备有厨房与就餐区域,有学生读书累了,竟有卧榻供其休息,可见悉大设施对学生的呵护和对学习的支持。只是,要遇上打呼噜的学生怎么办?可能他会有自知之明,不会在此鼾睡,打破这静默的学习氛围。

          我本有一少年好友在悉尼,如果他在,悉尼的日子不会这么乏味,但不巧的是,他在接到我们去他家短短一叙之后,就将我们送上赴新西兰的飞机,然后自己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世界流浪。

          三个月,自由行,心从所欲,路随兴致。他是每年都要利用休假去浪迹世界的。一个简单的行囊,一本薄薄的护照,一张小小的信用卡,一颗驿动的心就是他全部家当,世界地图上没留下足迹的空白处,他正在一片片地抹去,而把遂愿的旗帜插遍五洲四洋。他指着家里的两件木雕对我说:“这是在纳米比亚被土著用脚上一双破旧穿孔的鞋子换来的,鞋子算是被抢了,只好赤着脚走回酒店。不去非洲,你不会了解这个世界上竟会有这么落后与赤贫的地方”。

        流浪,放下一切欲望,怀着一颗单纯的心,满世界地流浪。这正是令我艳羡的生活与道路。我开玩笑问他,待我明年退休后跟着你一起浪迹天涯?他笑:“没问题,只要你能吃苦。但你的护照怎么办呢?我可是兴致一来说走就走,不需要计划和签证,而你连签证都要费时不少,时间也有限制”。

          我一下就喑哑了,心中的阳光也立刻黯淡下来,因为你的国籍,因为你的护照,决定了你自由的限度和行走的边界,决定了你是一只风筝还是一只飞鸟。

        我回到悉尼的时候,他正在印度流浪。

        他在恒河边上徜徉,听异域古老的民谣。

        我呆在古旧的屋内,看窗外掠过的鸟影。


        悉大主楼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主楼门洞远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工程学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寝室外观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寝室外观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寝室走廊地砖上的镌刻,应该是曾经在此住过的一位名人学生的名字吧。1861年,他刚好18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书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爬满长春藤的教学楼长廊

图片发自简书App

      路旁古旧的小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明暗交错的走廊

图片发自简书App

      知识之门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中国城牌坊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塔斯马尼亚

        塔斯马尼亚是澳大利亚6个州中最小的一个岛州,由300多个小岛组成。大约一万年前的冰河时期,塔斯马尼亚岛是与澳大利亚大陆连接的,冰河时期结束,溶雪化成的水淹盖了两岸交接之地,形成了巴斯海峡,岛屿由此形成。正因为塔斯马尼亚岛没有和澳大利亚大陆相连,所以发展的比较慢,也因此保留了很多原始风貌。这里的风貌所以原始,原因是当地的保护措施比较到位,塔斯马尼亚首府霍巴特到目前为止只允许国内航班进出,但不可以携带新鲜水果和鱼类进入,否则会被没收和处罚,这样就防御了外来物种的侵入,保持了当地的原始风貌和物种纯洁。

        塔斯马尼亚在澳洲被誉为“假日之州”、主要景色是起伏的山峦,是蜿蜒陡峭的海岸。它那连绵的丘陵,逶迤的山谷,宽广的高原,古老的火山和陡峭的海岸与澳洲其它地方的景色区别明显,它以秀丽风光和朴素人文为特色,资源丰富多样,环境而得天独厚,别羁一格,因此又被称为澳大利亚版的新西兰。

        从悉尼飞了两个半小时到达塔斯马尼亚岛的第二大城市朗塞斯顿。朗赛斯顿也是澳大利亚历史第三悠久的城市,它的建城年代为1806年,仅次于悉尼与霍巴特,因其历史久远,故城内拥有大量历史建筑和人文景观。

          由于在网上没搜到开展塔州旅游业务的华人旅行社,联系的澳洲旅行社又不管吃住,只是拖着你跑,吃与住还得靠自己解决,因此住宿仍然是女儿后来重新预定的自助旅舍。出机场乘上一辆的士,把地址交给司机,他一声OK,载着我们沿着蜿蜒起伏的公路向预订的酒店驶去。

        这也是别墅型的自助酒店,一二楼分开租住,一楼有小花园,二楼有大露台,房内依然各种餐厨用具一应俱全,不远就有一个大型超市,购物十分方便。接待我们的是一位满头银发,年纪应该有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按她这年纪,在我们国家应该是去跳广场,练太极,搓麻将,或是进老人院享清福了。但她仍在工作,头脑清晰,语气温和,安排妥当。而第二天早上旅行社来接我们的,也是一位应该有七十岁的老头,他开着车,用啰啰嗦嗦的英语沿途讲解,还和我们一起爬高下依,步履稳健,爬山比我还厉害。

          澳洲正常退休年龄为65岁,但老年人只要愿意工作,并且干得动,可以一直做到八九十岁都可以。 澳大利亚没有享受终身的退休金,65岁以后可以开始从自己的退休公积金中取款生活,直至户头上的钱用完为止。但每年取款有一定限额。公积金里的钱用完后到68岁,可以享受社会福利部提供的老年金。 不到68岁者生活就比较麻烦,时常会被要求继续寻找工作,这一也是澳洲多见老年人工作的原因。这么大的年纪还在为生活奔波,不知是澳洲老人的福份还是悲催?看来,还是社会主义好啊,六十岁就可退休,可以不再朝九晚五,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当然,数钱的机会和时间会减少。只是咱们的好日子也即将到头,未来的退休年龄将如澳洲一样延至65岁,那时,银发工作者在中国也将会是一种新常态。

        我们这个团共十二人,我家俩,还有德国两姐妹,新加坡俩女孩,两个美国人,一对英国夫妇,两个韩国人。老导的英语讲解我一句也听不懂,只是依赖太太的翻译,在关健的节点她也把握不住时,就求助于新加坡女孩,而她们对那老头细语唠叨的英语有时也是云里雾里,又去问那对英国夫妇,一路懵懵懂懂跟着走完了全程。人文景观了解不多,自然景色饱览不少。

          塔斯马尼亚的景色委实不错,处处都透出一种原始,质朴的味道,宛若一个世外的桃园。从朗塞斯顿清寂葱笼的摇篮山国家公园到岛东侧的海岸,从火焰湾沿着海滨公路一路向南,可以在比千鲁看海浪从下而上拍击岸边形成的喷泉,再到菲欣纳国家公园登高一睹酒杯湾海的湛蓝和山的逶迤,自然奇特的风景今人叹为观止。 风景虽然绮丽,但我们运气不佳,在此四天却有三天阴雨,很多的景点都是在雨中游览,海岸和旷野的风把雨伞都吹得经常翻转,而且吹得人冷彻肌骨,在疾风冷雨中,大家争相穿上老导提供的肥大雨衣在风雨中跋涉。沿途都是阴暗的天,湿滑的地,完全没有真正体味到这个海岛独特的风貌与妩媚多姿。只有在最后的一天,当我们来到塔州首府霍巴特时,老天可怜见,终于开了眼,清晨的云层不再那么浓厚,一会儿,太阳从云中探出了头,天一也展现出它湛蓝的本色,这个岛美丽的景色也展露出她妩媚动人的面孔。而正好是在这晴朗的最后一天,我们来到了亚瑟港,来到了澳洲最古老、最大的监狱的遗迹之地。

        到塔斯马尼亚,亚瑟港是一定要去的,这是一个不错的风光与人文景点,而亚瑟港监狱更应一游。这个景点有中文的导游图,可以按图索骥,了解这监狱的历史。

        监狱位于霍巴特东南塔斯曼半岛的顶端,塔斯马尼亚最早是被英国用作流放犯人的地方,这监狱从1830年建成开始,最鼎盛时期曾容纳过3万多名犯人。但1897年一场大火使其大部变为废墟,虽满目疮痍,但在断壁残垣间,却依然保留了两百年前的监狱原貌。曾经的监房、教堂、医院、工厂都屹立在原地,高高的墙,厚厚的门,仍是当年的模样,都在讲述着当年嘈杂与喧嚣,都在沉淀着悠远年代的事迹,一切,仿佛就是在昨天。

        从残存与完好的监室、医院、作坊和教堂的情况看,犯人自由是被牢牢限制,但生存的条件并不恶劣,比起《悲惨世界》里冉阿让的牢狱环境,似乎要好得多。尤其是教堂的残垣让人感到当年的雄伟和钟声悠扬,由此看到彼时这些失去自由的人也有着信仰的引导与精神的寄托,也看到了‘’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性。

        而我游览完毕之后的观感是:这个近两百年前的监狱,它怎么比我们今天监狱的条件还要好。

        朗塞斯顿的住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花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左面是负责接待的老太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夕照中的教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戴白色遮阳帽的老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德国来的两姐妹,拍照的是韩国学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奇特的巨石,和蔼的老导

图片发自简书App

    阴雨中的摇篮山与贝佳尔湖

图片发自简书App

    路上遭遇袋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凶残的塔斯马尼亚恶魔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云卷峰峦 浪涌峡湾

图片发自简书App

      海岸  独树  孤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山顶眺望酒杯湾

图片发自简书App

    峭壁  碧海    白浪

图片发自简书App

      蜿蜒曲折的海岸

图片发自简书App

    动与静交融

图片发自简书App

      狮子王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相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海浪喷泉,由于退潮,喷涌暂停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中途休憩镇上小店的玻璃花瓶,120刀,真想买,无奈旅程漫漫,忍耐放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冰淇淋店,味道绝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亚瑟港监狱教堂残垣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曾经的监狱医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少年犯码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监狱花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教堂遗迹

图片发自简书App

    神父寝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没有烧毁的监房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监房室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另一监房遗迹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监房内完好的经堂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阿德莱德

        到澳洲的游客大多不会去阿德莱德,因为过于遥远,而且名气不大,远远比不上悉尼和墨尔本的盛名,甚致不如黄金海岸和布里斯班。

        其实阿德莱德的华人不少,气候不错,风光也十分旖旎,是一个安静,精致的城市。它以其优越的治安、基础建设、医疗水平、文化环境及教育条件,连续多年位列全球最宜居城市榜单前十位。在英国《经济学家》周刊信息部发布的“2016年世界最适宜人类居住城市”榜单中,阿德莱德位列第六。

        我们有朋友在此,故此专门去阿德访旧。

        澳洲的国土面积是768万平方公里,却只有六个州及两个领地,每个州的面积比中国的省大得多,州与州之间最便捷的交通就是飞机,而且机票价格并不高,因此我们的阿德之行又是从悉尼乘了两小时的飞机抵达,因为有朋友来接机,心里对前程十分踏实,多日旅途累积的劳顿侵袭上来,在万米高空一觉睡了两千多公里,醒来时,阿德莱德明媚的阳光已透过舷窗照在刚刚甦醒的脸上。

        朋友接到我们后,先去一家越南餐厅吃了类以过桥米线的米粉,那冰镇越南咖啡的冰美滋味至今仍萦绕于口舌心头。她的家是一幢六十年代的别墅,她十多年前买是二十万,现已涨到四十多万,才一倍多一点,涨幅远不如国内的房子,但建筑质量真是杠杠的。这年代的房子如在中国,肯定早已陈旧不堪,抑或被拆迁两三次了,而它仍矗立在这片土地上,历久弥新,为不同的主人遮风蔽雨,驱寒供暖,提供家的庇护、温馨与萦绕。

        阿德远不如悉尼喧嚣,更不如悉尼繁华,街道上相对清寂,但这清寂不是死寂,而是在清寂中透出一种牧歌的悠然,走在街上的人一个个气定神闲,从容不迫。这个城市,奏出的不是交响曲,而是室內乐,人在这儿,心在此地,就像一股奔涌的溪流注入宁静的湖泊,不再匆匆流激,不再跌宕起伏,只是随着湖泊的潜流而缓缓涌动,随着湖岸的微波而轻轻荡漾。

          第二天去袋鼠岛,车行加上轮渡三个小时。

          袋鼠岛,自然是因袋鼠太多而得名,它是澳洲的第三大岛,面积4405平方公里,距离阿德莱德112公里,坐轮渡穿越巴斯海峡即是这个只有4000居民的岛屿。袋鼠岛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亚太最佳岛屿”,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自然奇迹之一。岛上有苍绿幽然的原始森林,宁静清透的内陆湖泊,鬼斧神工的岩石溶洞,绵延壮丽的海岸风光和珍贵稀有的野生动物,是南澳最著名的旅游区,岛上四分之一的面积被定为国家公园和保护区,除了随处可见的袋鼠外,还有多种澳洲的保护动物在其中栖息。

        在这岛上的行走中,袋鼠岛给我的感觉是广袤,荒凉,但荒凉的原野都被栅网片片圈围,牧草茂盛,羊群遍布,一个个储存雨水的巨大罐子矗立在田原间,蜿蜒起伏的公路又把这广袤的大地切割成一块块金黄大蛋糕——凄凉而美丽,荒芜而丰腴。

          岛上主要的景点是神奇岩石和旗舰拱门。

        神奇岩石是耸立在袋鼠岛东海岸边的巨大奇石,历经亿万年海风、海浪和雨水鬼斧神工般的雕刻和切削,从不同的角度看,会有不同的形状,有的如巨斧,有的似鸟喙,有的像石蛋,有的如希腊神殿廊柱一样圆润,有的又如犬牙一般交错锐利,这上帝之手的的神奇和精炼令人啧啧称奇,令人被大自然的奇观和技艺所震撼。巨石矗立在白浪涛天的海岸,猛烈的海风在石缝间呼啸,衣衫被吹得如风帆一般鼓胀,头发如旗帜一般飞扬,只有这奇幻的巨石在风浪中巍然屹立,沉默不语,而那岩石间阵阵风的迴响,又像是他在叙说自己亘古的故事和喁喁的梦呓,向人们吟唱着一首遥远年代的歌谣。

        旗舰拱门离神奇岩石相距并不远,都位于弗林德斯蔡斯国家公园内。旗舰拱门是一块中间被海浪掏空的大岩石,湛蓝的海水追逐着拍打这块巨岩,雪一般奔涌的浪潮穿透坍塌的岩壁,激起雪山似的浪峰,在雷鸣般的巨响在空旷的洞穴中震响后又消退下去,在礁石上泛起片片白沫,真是“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现实写照。

        旗舰拱门区也是新西兰毛海豹的繁殖乐园,是他们快乐生活的一片纯净乐土,从旗舰拱门向下望去,可以看到这些可爱的家伙或在海水中嬉戏,或在海岸礁石上懒懒地晒太阳,即使游客在近旁穿棱,海浪的惊天迴响也丝毫没有惊扰他们的自在和美梦。鬼斧天工的旗舰拱门同壮丽的海岸线和憨厚的软毛海豹一起展现了毫无修饰的大自然之美,将大自然的美丽展现的淋漓尽致,让人流连忘返,乐而忘归。

        就在这自然的美景中,心中突而涌上这样一个念头:与奔波劳碌,作茧自缚的人相比,谁才是幸福的自然之子呢?庄子曾经羡鱼,如今我羡海豹。不走了,就留在此地,变作一只海豹,饿了捕鱼吃,饱了晒太阳,永远听这自然的交响,成天在海里逐浪,不要有思想,只要有鱼粮,没有内心的恐惧,没虚伪的假装,没有苛捐杂税,没有束缚律条,只遵从自然的法则,只纵容本能的欲望,只沐浴心中的阳光……

        海德莱德海岸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清寂的街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朋友那建于一九六八年的房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房屋的后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去袋鼠岛的摆渡船上回眸澳洲大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袋鼠岛码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汹涌的海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好奇的袋鼠

图片发自简书App

      神奇岩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渺小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海滨巨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海天一色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相互倚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巨鸟之喙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旗舰拱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悠闲的海豹

图片发自简书App

    自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梦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广袤的牧场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天是在市区游览,去了三个地方:植物园,花卉世场,建材市场。

          澳洲的每个城市都有植物园,阿德的不大,比起悉尼的皇家植物园来实在袖珍,但十分精致,也十分雅静。园中并无多少游人,空空旷旷地显得开阔,各种奇形怪状的树木和植物、花卉在争奇斗妍,让人目不暇接,野鸭在水中浮游,鸟儿在林间唱歌,有的就在椅子上啄毛,即使你坐在椅子的另一面,牠也兀然不动,就像牠也是一名游客,也要在此歇息,咱们互不干扰。 在这儿,不仅是人与人,连人与动物都建立了互信,没有那种紧张、恐惧与提防的心理。这,才是一种安祥与和谐的理想世界吧。

        花卉世场很大,各种花卉、植物、盆罐、种子、工具应有尽有。西方人爱美,爱花,而且大多数人家都有花园,没有花园的公寓都会在窗台与阳台上栽种,都需要种植和栽培,需要花木点缀,这花木的系列商品与服务也就有了很大的市场。市场里许多的花钵和工具都是产自中国,但那雅致或粗朴的造型与质地在国内却买不到,可能是他们设计的专利出口产品吧。大的带不走,花木带不进,而带花卉的种子入关也是违法的,只好望花兴叹,拍了几张工具的照片看回国能否淘到这些宝。

        建材市场更是大了,因为澳洲人工比较贵,一般小的装修与维护都是自己动手,于是,市场里的各种材料十分丰富,而且方便施工,价格也不贵,包括各种施工的机械,既可以买,也可以租,既节省了费用,又不佔用储存空间,更做到了充分利用。中国现在的装修人工已经不便宜了,但像这样的租赁方法国内似乎没有,这可能既有中国人不愿自己动手的原因,也有市场、诚信和不注意爱护的愿因吧。

        最后原准备去跳蚤市场淘点老东西,但当天不开市,朋友在报上找到一家处理旧物品的人家,是意大利移民,可能是又要搬家吧,处理的大多是欧洲的器皿和装饰品,价格真低,六张雕花老木椅只要200刀,但他们不管托运,朋友也不了解海运门路,又只好遗憾地放弃,只买了几件小瓷器,其中一个还是中国江西的盘子,才5刀,上面有制作者的名字,是老货,但应是无名之辈。

      草地上的野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独佔一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奇树参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室内植物园,义务讲解员是阿德莱德大学教授。

图片发自简书App

      花卉市场    奇妍满目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建材市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朋友家的储水罐,屋檐的雨水顺槽流入,自动进行灌溉,节水意识较强,也是经济杠杆的作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家庭跳蚤,大多是意大利与法国的玻璃器皿与瓷器,上面是标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淘到的中国瓷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四、星空

        这次在朗塞斯顿,由于住的地方在郊外,一到夜晚,星星就开始一颗一颗地跳出来,发射出他幽冷的光芒,最后汇成壮观的星海。看着这高渺的天穹和浩淼的天河,我按捺不住纪录的冲动,不顾第二天的旅途,又在深夜架起相机,拍下这今后不可多见的南天星海。

        在等待曝光的时候,我独自坐在小院中,仰望头顶上的星空,想起康德的墓志铭:‘’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他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一是我们头上浩瀚的星空,另一就是我们心中的道德律‘’。不由又从心底滋生出一些感念。

      现代城市人是不易见到璀璨星空的。因为空气污染,还因为成天俯首,无暇举头仰望星空,星空,慢慢的成为记忆,成为图片上的美丽,成为渺不可见的幻景。

      对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而言,少年时代的星空是靓丽的,月亮是皎洁的,今天由于城市的发展,霓虹的闪耀,星星被遮掩了子,月光被冲淡了。我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星空有两个,一是多年前去亚丁路上在新都桥露天扎营时,那天上的星星,真如一颗颗光彩夺目的钻石在闪着奇异的光芒。无数大小钻石又汇成一个浩瀚的海,似乎近在咫尺,似乎伸手就能摘下;还有就是这次在新西兰与澳洲见到的星海,那么静美,那么肃穆,那么宏大。

        星星是孤独的,但又是自在的。一旦你抬起头仰望星空,在人心号星星的相互凝视中,你会从星星的那缄默的语言中得到许多思考,许多的觉悟和许多的哲理。

      以前人们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一颗流星划过天际,那是地上一个生命的消失。其实天上的星星的数量比地球上人类的数量多得多,而且他们的运行更有秩序,更有规律。星星和星星,在万有引力的定律下,都保持着合适的距离,既相互制约,又相互牵引,在造物主的指挥棒下一起奏出大自然壮丽和谐的交响曲。

      而人类社会呢,全无星星的秩序——战火频发,峰烟四起,宗教冲突,思想交锋,利益争夺,党派成见,阶级矛盾;民族、国家、领土、海域之间的冲突,犹如两颗星星靠得太近,势必发生冲撞,导致生命的屠戮与与星系的毁灭。

        有先贤建立了一套理论,要拯救人类,要解放人类,要建立大同,要缔造和谐。但他没有料到,自己想播下龙种,最终却收获了跳蚤,美好的终极一旦必须用血腥和残暴的途径去达到,美好新世界的绚丽色彩立刻黯淡无光,这个世界非但没有实现救赎,反而埋下了祸端。

        人类的路在何方呢?

        个人的路又在何方呢?

        仰望星空,你会思索,你会探索。但在一切无解,一切无望时候,也会有释然和顿悟。

        自然的万象都有着规律的指引,人类的社会同样概莫能外。目前虽然混饨,当前虽然无序,但相较茹毛饮血的远古,相较刀耕火种的原始,相较于鞭笞之下的奴役,人类的今天就是进步了,文明了,平等了,富裕了,而今后历史的发展也必然如那山涧的流水,流量虽然微小,但随着它不断流动,不断向前,必然会汇成滂沱的江河,最终会融进更加宽广的海洋。随着时间的推移,科技的发展,人类的觉醒,进步与融合是必然的方向,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趋势,谁也阻挡不了的方向。

        就象被审判的伽利略在宗教裁判所的强权之下放弃日心说后的喃喃自语,“它,毕竟是在转动的啊”。虽然他不被当代理解,不被当代所容,而历史的天平最终会证实,什么是权力的钢愎与谬误,什么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繁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银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星星的轨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今天,我们更真切地体会梦境虽然虚幻,但它是我们心灵欲求的泄洪口,如果一个人连梦都没有,那么他的人生该是多么的寂寞与无聊,只要我们还有梦,这颗心就没有死,只要这颗心还没死,我们就一定还有梦。一个梦醍,一个梦来,而一些梦实在遥远,实在无力企及,就让它在夜晚走进我们的心底,让我们在梦中去得到自己的苦苦追寻,用梦幻逃避冷酷的现实,等待天亮时刻,等待梦醒时分。而并不虚幻的梦,我们就应把他作为一种对未来的期许和目标,就是力争把这一个个的梦变成现实。

        我下一个梦是什么呢?就是等待明年自由的日子到来,赎得一个自由身,释放一颗自由心,像我那位朋友一样,淡泊名利,背起行囊,丢弃奢望,浪迹天涯,信马由缰,去亲赏一些纯美的景,去接触一些纯朴的人,去践行一些陌生的路。漫漫旅程,任性驰骋,人虽劳顿,心却不累,让自己的有涯之生,去历无涯之知。

        是啊,就象我在皇后镇星空下的感悟:相较于身旁的耸立的群山,相较于头顶闪烁的星空,我们的生命实在是太短暂,太微小了,每一次心脏的博动,每一次呼吸的起伏,都是一秒时间在流逝,都是一段生命在消失,在这有限的生命旅程上,别去做那些宏大却虚幻的梦,而要去做自己简单而实在的梦,这样的梦是能让它实现并能感受其欢乐的梦。

      从前,我们为着生计,为着家庭,犹如一头羁轭的黄牛,低着头,拖着沉重的犁耙,去恳拓这人生的荒野,现在,这片荒原播下种子已长成茂密的树林,结下了能够果腹的收获,是到该停下来望望风景,品尝人生果实的时候了。生命只有一次,健康不会百年,不要去企图永生的灵药,而应把生命活得精彩,生命的追逐,应当朝着内心的方向。就像瓦尔登湖畔梭罗小屋废墟前的名言:“我走进丛林,因为我希望活得深刻,活得有意义,活得自由,我要汲取生命中所有精华,以免在临终时,却发现自己辜负了这有限的生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