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铃声#

        这是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我与同事当值工厂的守卫。

        因为近一段时间频繁发生偷窃的情况,甚至发生了值守的同事阻止偷盗而被盗贼打伤的恶性事件。为应对猖獗的盗窃,厂里安排了两人值守,一来是加强看守力量,二来万一发生冲突两人能相互照应。

      为此,我们“全副武装”,严阵以待:头上的安全帽换成了铁钢盔,脚蹬厚重的硬头劳保鞋,各自准备了一米见长的粗大木棍,手电筒也换成警用强光型。

      因为今天工厂停产,昔日熟悉的机器轰鸣声不在,同事们也下班回家了,偌大而空旷的工厂只有我们两人。我们手中的强光手电筒冒着惨白雪亮的光,在我们的眼睛指挥下一次又一次刺破冰冷漆黑的夜……

        巡逻中,我们两人有一句无一句的随意闲扯,既给自己壮胆又打发无聊。寒冷的夜安静得可怕,陪伴我们的唯有我们自己的脚步声。

        在巡逻了好大一遍厂区之后,我们两人才停靠在高大的罗茨风机旁休息。工厂的照明灯若隐若现,懒懒地散落在车间的各个角落,无精打采的好像也想要睡觉了。

        大半夜无事。

        停下来后,一直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无聊的我们谁也不再想说话,各自随意的在刷着手机。

        正当我们睡意稀疏来袭之时,突然听到风机的另一面传来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仔细一听,对!这声音应该是人蹑手蹑脚,轻擦地面发出的声音。但这个窃贼殊不知此地面是由钢板铺成的,钢板对声音的传导明显好于水泥地面。尽管他一再小心翼翼,但还是弄巧成拙被我们发现了。面对此局面,我们幸运占据了主动。

        不好,有贼!我们立马清醒了过来。乖乖,明知我们在这里却想来偷袭我们,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多么凶险的家伙,看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在所难免了。我们暗压着呯呯的心跳和屏着急促的呼吸,握紧了手中的木棍。

        我示意同事准备左右包抄,待他靠近时,我们同时出击,痛揍这个狂妄的窃贼。对!是出其不意、迎头痛击,成败在此一举!

        在倒数三二一之后,我们猛然跳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高举木棍奋力下砸……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刚要看清窃贼、倾力落棍的一刹那,一阵急促清脆的电话声骤然响起,铃声划破了这紧张宁静的一切,期待的情景竟嘎然而止。

        当我清醒时发现:哦,原来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这是午夜的一个陌生电话。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我一边纳闷一边接听了电话。

        “喂!你姓韦吗?”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是的,你哪位?”我问。

        “你是韦xx吗?”停了停,陌生男又问道。

        “是的,你是谁,有啥事?”很好奇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也问道。

        “你是不是丢失了钱包?”陌生男再问。

        “是呀!你怎么知道?”我惊喜的追问着。

        ……

        原来陌生男是位出租车司机,他在车上捡到昨晚我乘坐时不小心滑落在他车上的钱包,然后通过钱包内我的名片找到我的电话。尽管时过午夜,但担心我着急就试着拨打了我的电话。于是,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

        感谢这位拾金不昧的司机师傅!

        昨晚,我寻遍千山万水的在找这个丢失的钱包。虽然钱包里现金不多,但是我的各个证件、银行卡却都在里面。在万般找寻不得时,想起需要补办各种证、卡的繁锁和折腾,我是自己懊悔了快一个晚上,只能寄希望幸运的到来。

        然而,一切却如同一个梦。在懊悔中迷糊,在迷糊中惊醒,在惊醒之后失而复得,一切幸运得有惊无险,幸运得让我惊诧。正如刚才还是凄风冷雨的午夜,这刻已让人感觉温暖如春。照此看来,人呀,千万别抱怨自己不幸运,也许是我们错过了太多,也许是时机未到幸运还在来临的路上。但一旦幸运到来时,我们不妨欣然接受并坦然感恩。

        这是一位做了好事却不用酬谢也不愿留名的好司机,幸而从留下的车票上,我还是知道了他的名字:桂ATC165。也记住了另一更响亮的名字:南宁的哥!

        感谢你!南宁的哥,你是城市文明的形象,也是予以幸运的使者!

        再次感谢!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