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字数 0阅读 22

2014-02-16 阅读:115

当世界混淆了黑白

---白夜行

当你拿起一本日本的小说的时候,你不知道读完这本小说后的自己的价值观会发生怎样的改变。作家们肆意描写着性,谋杀,毒品以及病态的心。而这些真实存在的,我们故意说服自己去忽视的细节,往往在一衣带水的文字里得到赤裸裸的暴露。日本作家们像是催眠师一样,用他们的语言更改着我们对生活的认知与理解。世界在我们的眼中呈现了另外的一副模样,它不光是美好的,它还掺杂着血淋淋的罪恶。这是世界的补全,也是人性的补全。
  
  已经不需要我来提及川端康成,村上春树,渡边淳一这些响彻国内外的日本作家,单单是近几年在中国掀起狂澜的东野圭吾就足以诠释。在我去日本留学之前的假期,每每逛到书店,总会看到最醒目的书架上满满的摆放着东野圭吾的各种小说。
  
  也许很多很多年之后人们会忘记东野圭吾甚至其他日本作家的曾经铺天盖地的各种小说,但是一代代人过去,他们会记得一本《白夜行》。
  
  初读白夜行是在同名电视剧已经上演后很多年的一个高二的夏天,很厚的一本书,舍不得有丝毫间断的读完后,直到翻过最后一页的时候感到了彻骨的冷。
    {小说本身}
  
  白夜行就像很多为人称道的小说一样,故事本身有一个置身于缜密思维之下的合理结局,而这个结局实在是太过于震撼,让人在反复的咀嚼和回味的同时找不出一丝的破绽,不知是不是每位读者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当读及白夜行最后几页的时候,虽然脑海中再反复的回忆着每一个细节但又无能为力的目睹着所谓的真实一点点的剥落它华丽的外衣,露出原本残忍又颓败的样子。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十几年前命案的凶手是曾经还在上小学的亮司?怎么可能是两个小孩子平静的冷酷的杀死了自己的父母?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狠心的母亲和那样变态的父亲?怎么会有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那样绝决的去犯罪?怎么会有那样的爱情在罪恶的笼罩下奄奄一息的活着?怎么会有那样的人从孩提时期就放弃了追寻阳光的权利而背负起一生的黑色?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踏着淋漓的鲜血一步一步的越走越高?怎么会有这样的情感让你混乱的分不清是真情还是利用?又怎么会有这样的罪行背负着爱的名义让人怜悯又愤怒?
  
  但是这就是结局,以雪穗头也不回的离开作为终结。
  
  我很庆幸没有看过绫濑遥版日剧白夜行,因为它善意的将整个结局篡改成了一个符合大众心理承受能力的结局。但是很遗憾,正是因为书中的结局里雪穗走的是那么的决然,那么的毫无留恋,才使得整部书拥有了让人震撼的力量。这个结尾就像是一个冰冷的句号。相比较于一整本精心编制的谜题而言,雪穗的冷酷显得充满了自相矛盾的瑕疵与破绽。我们不在确定亮司放弃了活着得权利所守望的爱情是否真的存在过。但是那句雪穗曾经的那句“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以及代表了雪穗亮司两人名字的R&Y,仿佛都在隐隐的留给我们一丝念想一丝希望——他爱着她,而她也爱着他。也许这也正是亮司赖以生存的一米阳光。但是他还是死了,死在她面前,而她笑容依旧的说着我不认识他,走的彻底,再也不曾回头。东野圭吾的小说打碎了这层温情的外壳,也许现实就是,他爱着她,而她却不曾爱过。
  
  书的腰封上写着“绝望的念想,悲恸的守望”,显得何其的精准而深刻,令人动容。
  
  东野设下了一个绝望的局,无人不是困兽,在劫难逃。
    {关于演员——高良健吾}
  
  初识高良健吾小朋友是在赤西的《BANGAGE》里面,Land的贝司手YUKIA。绷带里面,满腹才情却低调深藏的乐队成员,总是一个人坐在吊灯摇曳的乐屋独自调音的他,用没什么语调的话语描述着自己的leader的时候,眼神里的那种坚定让人动容:“能够在leader的眼睛里看到一整片延伸下去的地平线。”
  
  对于BANDAGE,赤西仁的戏份并不是本片中最精彩的,作为KT的饭,赤西仁的歌声我们早就已经打心眼里的佩服。但是在我看来,这部片子里面最出彩的一场戏是高良健吾和女主角在海边的那场。因为熟悉岩井竣二的电影,所以绷带里面所展示的晃动的画面,骤然而停歇的声音自然是一种岩井竣二的标志,不足为奇,但是真正让我打心底里感慨,“啊,这就是继莉莉周之后的岩井竣二和小林武史”的却是这样的镜头:
  
  一身黑色皮衣的YUKIA靠着机车在一束街边的灯光下瞇着眼睛点上一支烟:“你知道孤独的颜色么?”镜头焦点外模糊了身形的女主角摇摇头。下一秒镜头已经切转到海边公路上疾驰的机车,背景音是引擎的轰鸣。毫无暖色的海边,一波一波的海浪拍击着沙滩,耳边是潮涌的宣泄和小林武史的《孤独の色》强烈的鼓点和着YUKIA淡淡的嗓音:像这样张开手,闭上眼,试着和宇宙的鼓动同步,直到你感受到。”灰色的云朵缓缓的浮在灰色的海面上,安定的钢琴声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演奏着,仿佛跟随着地球的心脏缓缓的进行。他说:当孤身一人成为一种深刻的痛苦,就会渴望融入温暖的所在。这是,黑色的痛苦。他用一种温柔的速度俯在她的耳边喃喃低语,诱惑着她,他们接吻。下一秒,演绎到高潮的背景音骤停,唯一听见的是他冷酷的打碎上一秒全部温柔的声音:背叛,随随便便的和别的男人来到这里,就是孤独。是你破坏了LANDS。掷地有声。
  
  用了这么多的篇幅来描写高良健吾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丝毫不为过,当我坐在涉谷的电影院第一次看到《白夜行》电影版的预告片的时候,看到亮司的扮演者是高良健吾的时候,说实话,基于BANDAGE里他留给我的印象,心中有一种“对啊,亮司就应该让他来演”的心情。高良健吾有一张适合极了文艺范儿的脸,以及一双看不见底的眼睛。岩井竣二式的这个海边片段,就仿佛为他量身定做。无法把握,无从猜测他的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骨子里的孤独的气息,让人觉得这孩子只单单的适合黑白混淆的灰色。
  
  白夜行里面的亮司,我们与其将之比作一个有血有肉会哭会笑的人,还不如将之视为一个已经死去的行尸走肉。从目睹父亲变态的丑行开始,从他举起剪纸刀的时候开始,这个孩子已经被放弃了生存在阳光下的权利。在高良健吾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这种自弃式的黯淡。但这份阴暗并不仅仅是由一副呆滞的面孔就可以表现出来的。屏幕上的亮司不会笑,甚至连冷笑仿佛都不曾出现在他的脸上,但是观者却能从亮司的脸上读出一种厌世的讽刺,这是高良健吾所表现出来的。他不会让我们察觉角色本身的悲欢,但是当故事不断的伸展延伸,当真相不断的浮出水面,当各种细节渐渐的指向他的时候,人们依然不愿意相信这个太过充满孤独意味的少年是所有罪恶的执行者。高良健吾总会展现出一种超脱于现实之外的表情,那绝对不是呆板木张,而是太过的平静默然,无法看透他的想法。亮司这个角色非常像是雪穗掌控下的杀手,他不需要去判断事情的对错的去杀人,但是他又和杀手不同,因为他的服从和绝决甚至对雪穗的保护没有任何的回报。但是在不断的用罪恶染黑自己的同时,亮司也必然是在不断的质疑着自己,在道德与情感之间煎熬辗转,随着一次次的服从与执行,亮司的双手依然沾满了洗不掉的的血污,他已然无处回头。这份痛苦的自责自我否定自我嘲讽清晰而完整的被捕捉到,并且呈现了出来:杀掉松浦之前极力捂住嘴巴无声的痛哭切断了自己存在的最后可能,典子死去的楼前用力眨过一下的眼睛掩饰了转瞬即逝的悲伤,机械的做着侵犯动作的躯体眼神空洞的仿佛没有生命。高良健吾版的亮司相比较山田孝之版的亮介少了一些让人胆寒的手段与心机,多了一些让观者无能为力的悲哀。
  
  高良健吾的和警官对峙的最后一幕是在夜晚的楼顶,早已白发满头的警官呼哧带喘的跑上大楼的顶层,男人穿一件青白色的破旧衬衫坐在对面大楼顶层的栏杆上,抬起头浅笑着说:“你终于找到我了”,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就早已预料到一样,又或者是他已经等待着这一天很久了,也许更像是一种解脱。消瘦的男人一个人坐在可以看得见雪穗店铺的楼顶,衣衫在晚风中猎猎的飞扬着,那淡淡的笑容笑得很寥寥,孤寂得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在墨色的夜里再也寻不到。年迈的警官奋力的挽留着劝慰着,男人的面容在灯火阑珊里明明灭灭瞧不真切。“等着别动”警官转身跑向楼梯,想要去到对面的楼顶,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他抬起头,眼神里再也看不到些许得温情和脆弱,满眼的无望和绝决:“一切都是我干的。”再一个转身,身后只残存下那一片清冷的夜色。
  
  有的时候真的会让人觉得一个演员永远有一部只有他能演的的电影,而白夜行里面的亮司之于高良健吾就像是相契合的两片拼图一样,有着一样的色彩。
    {关于演员——堀北真希}
  
  白夜行电影上映前,各路人士对堀北真希担当唐泽雪穗这一角色表示非常不看好,毕竟堀北尚年轻难以担负这个角色。确实,堀北真希虽然算是新一代日本一线女演员中难以忽视的一个,但是放眼这姑娘的演绎生涯,无论是《野猪大改造》《花样少男少女》《欺诈猎人》《Innocent Love》都难逃花瓶+迷迷糊糊的少女形象。也许深川荣洋导演看重的正是她的那种清纯的容貌以及年轻的形象,而事实证明确实堀北为日本电影版白夜行吸收了很多男性观众,记得我1月29号那天去看首映的时候身边的三个男孩子就是冲着堀北而去看电影的。对我来说,对堀北的印象一直不错,小姑娘确实非常招人喜欢,生活中的堀北真希也的确就是那种迷迷糊糊的,坐电车也会站着睡着而坐过站的天然呆女孩。
  
  可是唐泽雪穗绝对不是一个仅仅依靠漂亮的外表就可以诠释的花瓶。唐泽是一个极其矛盾的个体,她本身是一个幼年因为母亲不管不顾而遭到性骚扰的女孩,而被亮司救出来后,凭借着自己的巧言而被名门贵妇收养,一步一步利用身边的人而有计划的向着自己想要的生活走去的女人。应该说让白夜行无端增添一抹寒光的就是唐泽雪穗这个人物。从杀死自己的母亲,帮亮司提供证词,回答警察的询问,到找邻居开门并发现自己母亲的尸体,这一切一切如同杀人惯犯一样的缜密精细到每个细节的思维方式,竟然出自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小女孩,简直让人不寒而栗。雪穗是一个非常懂得利用别人来达成自己野心的人,并且有仇必报而且手法凶残。这些本性被掩饰在不正世事的恬然的外表下,暗藏杀机。
  
  我必须要说,堀北的表现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可以说比较准确的表现出了雪穗那种时时刻刻都在刻意隐忍的外表,虽然有的时候让人感觉到有一点点面瘫的感觉,但是很好的捕捉了雪穗即使在笑着也仅仅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种伪装。堀北姑娘其实最让人喜欢的就是她的笑容,但是为了配合本片整体的气氛和角色的性格,我们几乎没有看到那种灿烂的微笑。而唯一的一个雪穗真心的微笑是在片尾,暂且按下不表。
  
  日剧白夜行非常失败的篡改了结局,而我非常热忱的早早订好票来看此次的电影版首映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本片真实的还原了东野圭吾的原版结局。虽然早在预告片的时候就已经看到雪穗那句经典的“我不认识他”,但是一连串的看到全片之后,经过了高良健吾上一幕和警官先生精彩的对手戏之后,看着堀北版的雪穗一步一步淡定的走到亮司的尸体前,面对着警官的哭诉,平静的说出:“我不认识他”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堀北尽了全力去试图演绎好雪穗的角色,她微微的眯起眼睛仿佛努力的克制住面部的表情,几乎用一种叹息式的,自我催眠感觉的语气说出了『私、知らない』而在她退后一步转身离去的时候,我几乎是死死的盯着堀北面部的表情,她用了一种缓慢的几乎难以察觉的速度随着自己的步伐在变换脸部的表情,从微微的眼神失焦到坚定的看向前方,从僵硬的嘴角慢慢的现出一丝淡淡的冷笑再转变为温和的笑容,这些极其微小的细节堀北处理的非常完美,至少在这一幕让我可以毫不含糊的称赞她的演技。
    {关于演员——船越英一郎}
  
  看过很多船越英一郎大叔的配角戏,说实在的,在白夜行的荧幕上再次见到他只是觉得熟悉而已,但是在看过白夜行之后我想我会彻底的记住这个大叔。船越英一郎饰演的警官笹垣润三是日剧乃至日影里面常见的警探形象——被罪犯耍着玩。但是船越英一郎的警官形象却让我多了一分敬佩和感动。
  
  很多人反馈说船越英一郎演的角色面瘫,但是我的见解相反,可以说船越大叔是整部片子里面演技最好的演员。他饰演的警官总是微笑着,让人觉得那种微笑的全片中唯一可以看得见的一丝温暖,但是那抹微笑总是很轻易的很细腻的被另外一种表情代替,那就是震惊。警官是整个故事的线索,因为他的穷追不舍而得以真相大白,他所发现的每个证据总是再将当年那件悬而未断的案子推往一个他所不能接受的,同时也是观者所不能接受的方向发展,所以,他总是在震惊,他总是在用一种‘怎么可能’的面孔推进着整个事件的发展。他所追寻的真相是要亲手把罪名放置在一个他曾经审讯过的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恐惧中的少年身上,他所渴望得知的事实是要把这个冷酷的诡计归功于一个他曾经以为单纯可爱的纯洁无辜的少女身上。也许整个片子里面,最悲情的角色该属于船越大叔,因为他所诠释的是一个目睹着人性是如何的丑陋扭曲的观者。于是最后的最后,警官再也无法保持这象征希望的那抹微笑,他只能抱着亮司冰冷而残损的尸体哭的心酸而悲哀。
    {关于演员——小男孩}
  
  饰演亮司童年的孩子让我仿佛看到了未来的一颗影视奇葩,虽然不知道这孩子的名字,但是无论是医龙里面的小心脏病人还是code blue里面的黑田医生的的儿子,都让这个孩子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白夜行里关于他的第一幕是警官先生到亮司房间求证,当他坐在旋转的椅子上转过身的时候,看惯了这个孩子各种生动的表情的我实在不能接受他那种异常阴暗的神色,虽然这孩子使劲为了追求阴暗的感觉而皱眉的动作,但是作为一个孩子来说,这已经非常好了。小男孩主要的戏份在揭露真相的那部分,欢乐的小学生活难得的成为这部电影里面温馨的一幕,亮司和雪穗的笑容绽放在美好的儿时生活中,直到亮司看到自己的爸爸牵走雪穗走往一个废旧的大楼,此时小男孩眼中的焦虑和不安表现的非常生动。亮司杀死了自己的父亲,男孩颤抖的双手保持着纂着剪刀的姿势,满眼的恐慌和不敢相信,下一秒男孩涣散的眼光转到雪穗身上,他拼命的拉起雪穗的手把她推出大楼的门外,然后一点点的阖上了大门。雪穗努力的想要让他和自己一起离开这里,但是男孩遥遥头依然慢慢的阖上了门,就像是一个缓缓许下的承诺一样,从此他把自己隐藏在见不得人的黑暗里。小男孩饰演的亮司在阖上门后一边哭着用水桶赌住大门,一边哭着为自己用刀刺到但却仍剩下一口气的父亲终结了生命,系好了腰带。小男孩把一切的开始演出了一个成人演员才能表现的绝望。
    {关于导演及编剧}
  
  正如我之前所言,我非常非常不喜欢日剧版本的白夜行,虽然可能电视剧更能容易的让观众接受,但是我欣赏的这部日本版的白夜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它最大程度上的还原了原书本来的结构和结局。虽然进行了一定量的删减但是完全忠于原作的结局使得整部片子具有了思考的空间和人性的分量。
  
  电影所使用的色调近似于studio的感觉,近似于黑白但是又不全是黑白,可以分辨的出不同的颜色只不过渲染出了一种冷峻的效果。白夜行三个字出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非常像是树立在田野间的惨白色的十字架,让人觉得压抑,而这感觉就像在读东野圭吾的原著时的心情,明明眼前是是简单的语句,却好像在文字的背后蕴藏着让人难以承受的景象。
  
  将一本五百多页的小说压缩成一部电影并非易事,全片两个多小时的长度已经到达了极限,但是还是不能避免的在影片中后部出现了拖沓的感觉,如果不是东野圭吾的重视读者我想很难保证后半部分我不会睡着。
  
  但是我还是要大言不惭的继续重复的称赞结尾的部分,由警官而娓娓道来的真相简直让人有行云流水的酣畅只感,加之小童星的精彩演绎使得整个影片的高潮非常不同凡响。导演深川容洋对原著进行了适当的删减,去掉了很多的人物,甚至将几个人物的形象合并在一个角色的身上,但是我认为这种做法非但没有破坏原著的感觉反而使得整本书搬到荧幕上后简化了不必要的情节而留出时间来更加细腻的表现人物的情感,本片还运用了大量的人物的特写从而突出了人物细微变幻的表情,这也成为了本片最大的特点之一。有人说把软件公司那部分全盘删除并不合适但是我们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事实上软件公司的那部分的删节与否并不会构成对整个主线的影响,反而现在删去软件公司的本片显得非常的自然流畅。
  
  让我充分感受到深川荣洋作为一个日本导演的感性是在他插入的原著所没有的一个桥段里面。这个小小的,可能总计不到5分钟的片段,是长大后的雪穗和亮司唯一的面对面的交集,而导演将这个简单的片段分割成了三个部分,当你在片尾终于将这三个片段看过之后,你就会顿时明白了何所谓“无望的守候”,还未察觉就已然泪下:第一个部分我们只看到亮司身着脏兮兮的工装,不知面对着什么泪流满面的笑着,这个片段穿插的非常突兀,上一秒还淡然的离开典子死去公寓的他,为何漠然如他下一秒却突然像情感爆发一样?第二个部分是,雪穗在和未婚夫高宫挑选婚纱,雪穗穿上婚纱魅力非常,她非常优雅的看向站在玻璃窗旁的未婚夫高宫,高宫回以赞许的眼神。第三个部分是在最后的片尾,穿上婚纱的雪穗看向未婚夫后,慢慢的把视线轻轻调离了未婚夫身旁的玻璃窗外,窗外是穿着工人装的亮司仰头望着她,然后雪穗突然在一瞬间对着窗外的亮司绽放了笑颜,就像是曾经的那个单纯的小姑娘,那笑容是那么的温暖而灿烂,窗外的亮司泪流满面的笑着,也许很悲伤,也许很心酸,又也许真的在为她高兴。是利用也好,是真心也罢,原来她曾经单单只为了他而那么美丽的微笑过。
  
  深川导演没有像电视剧那样强制性的改变了原著,而是顺从着东野圭吾的意图而铺陈给观众一个开放性的结局,那爱情是否存在过已经不再重要,导演只是想用他的方式来解读白夜行的真谛。
     {落幕}
  
  我没有想到我能把一篇本该在一看完电影就完成的影评拖沓了这么久,虽然此时再来回忆已经又很多记不清出的地方,但是我用七千字来码出的这篇影评确实满载着我的真实感触,如果有机会我会想要再看一次这部电影。
  
  “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桐原亮司如是说。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唐泽雪穗如是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