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念想 悲恸的守望-《白夜行》读后感

《白夜行》东野圭吾

几年前就听过东野圭吾的名字,他的作品也非常受欢迎。直到去年,我在图书馆书架上想找他的代表作《白夜行》,可惜只借到了《沉睡的森林》,这也是我读的第一本东野圭吾的小说。读完并没有太多感触,可能是自己并不是很热衷这类侦探小说的缘故吧。反倒是另一本《昼颜》读来更有兴致,一个普通的情感故事,通过作者的描述和结构的把握,让读者陷入其中,读完对日本小说家细腻的笔触很是佩服。17年的春节假期,我带父母去柬埔寨旅行,心想漫长的5个小时飞行,必须得带一本能“抓人”的小说才行,于是选择了东野的《白夜行》,事实证明它确实很“抓人”。

《白夜行》最吸引我的是小说的结构。故事时间跨度十九年,每一章会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新人物的出场将主人公这个时期的生活状态逐渐展现,再通过各种细节联系到之前的情节,整个故事保持了很妙的连续性。

故事的开头由亮司父亲死亡命案引发,这个时期是发生在亮司和雪穗的小学阶段,这期间,男女主并没有直接的联系。作家通过对亮司和雪穗细节描写,让人感到这两个小孩非同常人的特别,亮司眼眸里蕴含的阴沉黑暗,雪穗心智的早熟缜密。最终亮司父亲的命案成了悬案,雪穗母亲的死亡被认定为自杀,核心悬念形成了。

第二章进入了主人公的初中时期,两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变化,尤其是雪穗,被条件很好的亲属收养,生活的也像公主一样,然而通过同学之间传递的八卦,我们也就将两人和第一章中故事吻合在了一起。这里面出现了一个小细节,印有RK的拼布杂物袋出现在亮司的书桌上,而制作这个物件的正是雪穗,并且据她说是送给妈妈的礼物。看到这里,我们就知道了故事暗线中两个人是认识并且关系是非常要好的。而其后明线中两个人的直接联系就没有再出现了,直到最后亮司的死亡。而随着每章中对雪穗不利的人陆续遭受不幸,可以让人推想到有人在暗处帮助着她,而她也利用自己身份帮助着这个人,这个人就是亮司。

虽然读者可以猜到故事开头的命案一定与亮司和雪穗有关,但动机要有多强烈才能让一个人杀死亲生父亲,而这个动机一定是与雪穗联系在一起。故事的结局一定是核心悬念的解开,担负这个任务的人当然就是最初处理亮司父亲命案的警官笹垣。笹垣警官在第一章出现,第二次出现已经到了第十一章,故事已经接近尾声。最后通过笹垣警官和亮司生母弥生子的对话与笹垣的推测,命案真相大白,结局让人唏嘘。

对于死于眼前的亮司,雪穗面无表情说“不知道”转身离去,并且“一次都没有回头”,开始会觉得这个人的心要多么冷漠,但其实这是这个人物必然的反应。在笹垣警官案情推测时已经描述了两个人物的状态:“他们只是想保护自己的灵魂。结果,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则至今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是的,在人前的雪穗,永远美丽、高雅、端庄,而亮司,只能活在暗处,不停变换着假的身份。笹垣解释两人的关系就像枪虾和虾虎鱼,它们合作无间,互利共生,但雪穗的表白才表达了她内心的真正情感:“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2017年2月27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