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 PCC教练行为标识解读3

提问1:

“能不能再多分享一下使用PCC行为标识对整个教练环节的作用,以及客户的收益,尤其是教练状态?”

回答1:

“PCC行为标识的使用帮助提升整个教练对话。不是普通的,跟朋友的对话,可以让朋友从中获得一些帮助,一些建议。PCC行为标识,当我们做到的话,其实可以帮助客户在状态上发生转变,当客户能够更清楚理解自己是谁,可以匹配他们的行动、行为。另外一个是关于教练状态的,这个教练状态不是表现出专家的姿态,而是以伙伴关系的教练状态陪伴着客户,追随着客户。”

提问2:

“关于教练状态的第二条:‘依靠自己的直觉,相信自己的自我判断,敢于采取行动。’请问在教练过程中,我怎么样才能判断我当下的直觉是正确的?”

回答2:

“这一点,是第七个核心教练能力:直接的沟通,当中的第2点行为标识:‘教练分享洞察、直觉,不执著于他们是对的。’如果我们在做教练过程当中,我们有关于客户的一个直觉,我们就说出来,仅仅是因为它存在在哪里而已,不是因为有了这个直觉,就认为它是对的,我们一定要让客户照单全收,如果我们有这样的执着的话,就已经不在教练状态。当我们不执著它是对的时候,如果客户不同意,这是客户的环节,也是帮助打开了对话,我们去问一下客户,是什么让他觉得不同意,他觉得有什么不同?”

提问3:

“关于competency2,在session开始时,客户说:我遇到一个困境,不知道如何处理,我想coach帮我找到solution,这种情况如何达成session的合约?”

回答3:

“当客户想在教练环节当中,让教练帮他给出解决方案。其实这是关于教练过程怎么起作用的这样一个需要清晰的问题。如果客户没有对这个清晰,理解教练和其他的帮助模式的区别,比如:教练和辅导、咨询等帮助的模式的差异。在教练当中是客户自己找到解决方案,只有培养客户找到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样能够使客户学习,得到持续性的提升,以后可以自己解决问题,而不需要依赖教练。我们需要在教练进行之前,就向客户澄清教练和其他方式的差异到底是什么,这样我们可以更好地进行教练。”

提问4:

“掌握好PCC marker对未来成为MCC有什么影响?”

回答4:

“现在ICF团队正在提升和优化PCC行为标识,最终产生MCC行为标识。就像最初学算数,学习读、写,在应用时,当我们能够掌握基本的技能后,就能够应用在更高的层面上。我们目的是以培养大师级教练为出发点,即便你现在还没有到达大师的状态。如果你开始有意识的提升的话,就能够帮助你更容易、更快、更好地成长为大师级教练。”

提问5:

“还是关于Compentency2,Client的教练topic:‘不知道现在的公司是不是自己最佳的发展平台’背景是client努力了几年却看不到公司战略对其实现业务理想的希望,这与Sponsor的初衷‘发展领导力’有相违背的风险,如何处理?”

回答5:

“针对这种情况,教练需要让支付项目的公司知道,在教练客户之后,有一种潜在的可能性,当客户开发了领导力,对自己负责的时候,他有可能离开公司。这并非是教练的意图,因为教练是要实现客户最好的利益,所以我们需要让公司有这样的意识,有这种可能性。”

“有的时候,公司确实有这样的理念:教练需要对客户的一切负责任。比如说教练之后,客户离开了公司,教练需要负责。事实上,这样的对话,在一开始,就要与公司的支付方有这样的对话,避免之后出现这样的情况。刚才您提出的这个问题,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对于这种合约当中的保密协议来说,我们是不可以泄露客户所说的话的。”

“当出现这种情况,回到支付者那边重新设计这个教练合约,补充你忘记说明客户会离开的这种可能性。但是一旦你这么做,就会引起公司的怀疑,这个可能是行不通的。另一种方式,你继续保留这个秘密,这也是教练合约中保密性提到的。也许在下面的教练当中,围绕怎么样找到新的路径,以及怎么样能够坦诚诚实的离开这个公司。”

“还有一点需要说的是,假如客户本身是不想留在这个公司,他有离开的意愿的话。其实恰恰在今后的教练当中,帮助他找到新的路径,帮助他怎样改善自己的沟通,诚实离开公司,这其实对公司来说也是有帮助的。”

提问6:

“如何看待商业教练中工具的使用?比如:肯.威尔伯四象限,这是否与Parnership的原则相违背?算是coach在引领吗?”

回答6:

“对于在商业教练当中,使用这些教练工具的问题。通常在教练环节开始之前,采访客户的时候,需要跟客户讲明,我有这样一些教练工具(比如:肯.威尔伯四象限),可能会在今后的教练环节使用。当在一个教练环节当中,如果非常导向性使用这些教练工具的话,确实不满足ICF对于行为标识要求的。在这种情况下,通常我是这样处理的:今天我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我有这样一些工具,你是否愿意使用吗?如果使用的话,就不是一种ICF教练,要让客户做出选择。

对于这种工具的使用,有两方面:一方面是用于商业咨询的工具,通常是不适用的。因为这些工具通常告诉客户该怎么做。这不是教练。我们要使用一些ICF认可的工具,但不推荐使用的工具,例如:DISC或者MBTI,都是ICF认可的。当报告出来时,怎么去使用这个报告,也是有学问的,我们是一种和客户探寻的角度去做呢,还是以解读的身份。比如教练知道这个报告是怎样的,客户该怎么去做。”

提问7:

“我注意到对于一个教练初学者来说,个人的天赋差异会导致其关注Doing或being的不同(更倾向于其中一个),对于这种情况,您是否意识到了?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回答7: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也注意到对于一个新学习教练的人,一开始会碰到这样的问题:会关注于客户的行为和行动,这确实是很不幸的。因为当你到达PCC和MCC的水准,其实你需要慢慢的放下你所做的这一点,你的这个倾向。因为教练的核心是关注在客户是谁,只有当客户的所作所为,很深的和客户到底是谁相匹配的话,是对客户到底是谁真诚的话,这样才能有利于客户长期的发展。”

“所以我的推荐是:我们在开始做教练,刚学习教练的时候,就需要把更多的关注点放在教练客户的‘谁’这方面,因为当我们到达PCC\MCC水准的时候,我们在评估我们的教练能力的时候,是看 教练是否聚焦在客户到底是‘谁’上,会帮助你更容易的、更顺利的进阶到下一个阶段。”

来源于大师级教练Michael Stratford(迈克尔 斯特拉特福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