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杭州,杭州

【他乡有故知】

凌晨的飞机,本来应该是一点到的,想着那个时候刚好是华灯辉煌的时候,和小白他们约一场夜啤酒真的是刚刚好。可是飞机却晚点三个小时,下飞机的时候已是凌晨四点多。小白来接我们,也是坚持着没有睡觉,真的让我很感动。

中午小白,春,卢三剑客聚首,我们一起吃了午饭。三剑客是我给他们起的,我们是高中同学,认真一数,也认识十年了。卢被同学们称为赌神,爱打麻将,不过这个爱好属于过去时了。因为高中时听说有一次他把家里给的学费学费都输掉了,当然这是传闻,真假有待验证;春爱去网吧打游戏,他最长纪录是三天三夜没睡觉,一直在网吧玩游戏,这也是我听说的;小白其实肤色较黑,小白由此而来,他最幽默,有他在总是很欢乐,这是事实。

三剑客有分享过同一碗泡面的革命友谊的,也有共同爱好,那就是游戏。

三年前,卢从一家国企辞职,只身到杭州一个什么搞游戏的公司工作,当时我们都觉得不靠谱。公司从几个人发展到几百人,话说他现在已是一个team leader,带领下面几支战队,最近,他们正在遥远的美利坚代表中国参加游戏比赛。小白和春也都先后步了卢的“后尘”,小白也是一个 leader了。从此,三剑客又在一起了,他们的事业是他们爱好相关的,这是一件幸福的事。不过,三只单身汪三缺一,凑不起麻将。

男人有两大成就一生就完美了:金戈铁马都笑看,红颜知己永相随。三剑客就差剩下的二分之一了。


【浓妆淡抹总相宜】

杭州冬天比重庆冷,夏天比重庆热。上一次去也慕名去了西湖,冬天,雨夹雪,冷风拂过湖面打在人身上,刺骨地疼,仿佛风是从人身体中渗透过去的。知道西湖,是从课本中“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开始的,心想这句写的是西湖雨后天晴的景色,定不是冬天。时值冬天,西湖四周一片萧条,瑟瑟冷风,并没有什么美景可言。于是第一次的西湖之行就是,花了一百多块人民币和两个小时时间在雷峰塔里听导游讲许仙与白娘子的故事。

因于先生是第一次到杭州, 中午吃饭也在西湖区,卢和春就带我们去了西湖。心想这次是夏天,应该有“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花花别样红”的大美了。荷花倒是有,只是没有那么多那么美。我都怀疑是古时的诗人们用了太过的夸张手法,还是西湖也敌不过岁月这把杀刀。但是夏天西湖的人气是比冬天高多了,超多人,散步的,跑步的,骑自行车的。我们四个人,胖的瘦的都不太想走太多路,于是在断桥上看别人放了半小时风筝。

于是,每次的西湖都被匆匆略过。


【滴滴司机们】

从机场到小白住的地方打车也要将近一个小时,我们在车上闲聊。滴滴师傅说,你们讲的话我都能听懂。原来滴滴师傅是贵州人,离重庆很近,方言很多都一样。他到杭州十七年了,举家搬迁,对杭州相当熟悉。给我们介绍G20峰会让杭州房价暴涨,以及当地人婚嫁习俗。话说杭州当地人因为拆迁补偿房子,存在一家有多套房,加上房价上涨,很多人一夜暴富。当地人比较喜欢招上门女婿,嫁妆就是一套房一辆车,不过要签结婚合同,八年内不得离婚,否则男方净身出户。还有一条,第一个孩子必须跟女方姓。当然也不是每户嫁女儿的条件都一样,既然有合同,签订前肯定有bargaining . 不过这也完全符合经济学逻辑,如果婚姻是一场交易,那孩子就是利润,出资方获取首要利益,工作者分享剩余价值。

去西湖以及从西湖离开都叫了同一辆车,师傅说很有缘,去的时候春还把伞忘在了车上。也真的是很巧,我们要去余杭,刚好师傅家就在那里。他们两个下了车,于是我们继续坐这个车。师傅人也挺好,喜欢聊天。他是本地人,四十岁左右,一个鞋厂的车间主任,平时四点下班,下班之后以及周末都出来跑滴滴。经过阿里巴巴时特意提醒我们,他说,马云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光是一个阿里巴巴就给当地政府创下了不少税收,他同时也给老百姓带来了不少方便。虽然说不只是杭州一个城市是只用带手机不用带钱包就可以出门,但是相比之下,杭州大部份都是用支付宝支付,而微信相对较少些,充分体现了大本营的优势。

快要到了时候,师傅说,你那个朋友对你们还挺好的,他连说了三遍,因为是卢叫的车,会从他的账户里扣账。从西湖区到余杭,加上是快车,打车费是不菲的。我回答说,是挺好的,他们三个都很好,有他们,是幸运的事。

下车, 春的伞,再一次被忘在那辆车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