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孽 第4章 母子分离

母子分离,白兰打工被求婚……

上一章

文|女钢铁侠

第二年的五月,白兰的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

孩子白白胖胖、虎头虎脑的,很是招人喜爱。只是长相一点也不像白兰,单眼皮,小眼睛。只有白兰自己知道,长得和强子一模一样。还好,白玉的丈夫李军也是小眼睛,白玉放了心,这样大家就不会怀疑了。

当初和白玉讲好了,孩子生下来就交给白玉养,但是,考虑孩子还小,娘仨商量着,等满月后,白兰妈再带白兰回家。虽然舍不得,但是白兰也只好听从母亲的安排。

自从白兰住下之后,白玉就做好了迎接小宝宝的准备,她按照怀孕的样子,把自己打扮起来。外人问起,她就说自己怀孕了,正好她的母亲也过来了,看似专门来照顾她的,街坊四邻的就都信以为真了。等孩子生出来后,白玉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孩子的母亲。

转眼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白兰和母亲也该回去了。想到自己的孩子刚出生就要和自己分开,白兰伤心不已,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不这么办,也许这个孩子连性命都难保,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走之前,白玉让白兰给孩子起个名字。白兰想了想,说:“就叫他联生吧。”

“为什么叫联生呢?”

“这个孩子是咱姐妹俩联合起来把他生下来的,他有两个妈,所以就叫他联生。”

“说的也是,联生,联生,挺好听的,就叫他联生吧。”

联生满月后的第二天,白兰妈硬拽着白兰回家去了。白兰三步两回头,哭得像个泪人似的。

回来的路上,白兰妈看着还在抹眼泪的白兰,说:“你这孩子,当初劝你不听,你看,现在想孩子了吧!我告诉你白兰,这孩子已经给了你姐,以后就不要提孩子的事了,你就当没生养过他。将来不能让孩子知道这件事。你要记住,他以后姓李,叫李联生!”

白兰听了,一边哭,一边点着头,手把衣襟拧成了结。白兰此刻终于明白什么叫骨肉分离,那种痛只有做母亲的人才会懂。

从林县回来的时候,正值盛夏,恰好农村的活比较多,白兰和父母一起到地里除草、施肥,忙得脚打脑后勺。人只要忙起来,什么烦恼都会烟消云散,白兰也渐渐地从母子分离的痛苦中走了出来。

可是,总有闲下来的时候,呆在家里没事做,人就会胡思乱想,白兰开始为自己的将来发愁。想想往后的日子,就这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白兰有些不甘心。

她想离开农村,到城里去打工,自力更生,顺便还能给联生挣点奶粉钱。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村里人听说白兰不上学了,有的就开始和白兰妈说起给她介绍对象的事。可是,她现在还不想嫁人,况且,她的心里还放不下强子,觉得还是躲出去比较好,眼不见心不烦。

但是,去哪里打工呢?她上学的青河县离家近,但是,当初她怀孕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老师和同学们都知道,县城那么小,总会有碰面的时候。林县还不能去,母亲吩咐过,与孩子要少接触。

就在犹豫的时候,白兰收到了一封信,是好朋友艳子写来的。

信上说,艳子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师范大学,说她很想白兰,问白兰现在生活得怎么样,让白兰有时间到省城去看她。随信还寄来一张照片,艳子站在学校的大门前,笑容灿烂,身后牌匾上××省师范大学几个大字闪着金色的光芒。

看完艳子的信,白兰很失落,短短的一年时间,曾经的同窗好友,就已经有了天壤之别。说不后悔,那是骗自己的,如果她当初没有怀孕,现在,她也应该在某个城市的某个大学校园里上学,无忧无虑地过着她这个年龄的女孩该有的生活。

艳子是她上学时最好的朋友,记得当时她怀孕的事被传出去后,同学们就像躲瘟疫一样,没有一个人理她,还背后议论她,说她不检点、狐狸精、问题少女之类的不堪入耳的话。只有艳子一直陪在她身边安慰她。

艳子的来信,让她有了一个想法,她要到省城去打工,远远地离开这里。有艳子在,还能互相有个照应。虽然圆不了她的大学梦,但是她可以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

她给艳子写了回信,说了自己的想法。艳子知道后非常高兴,把她的地址和电话一并告诉了白兰,让她到了省城就去找她。

白兰和父母说了去省城打工的想法后,父母第一时间表示反对。主要是考虑省城太远,距白家村大约三百多公里,而且她一个女孩子独自出门,人生地不熟的,心里惦念。

但是,白兰执意要去,老两口也没有办法,他们俩很清楚,这白兰要是拗起来,谁也拦不住。

白兰到了省城,按照信上的地址去投奔了艳子。

久别重逢,两个好朋友都非常兴奋,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代。艳子带着白兰把省城好玩的地方都逛了个遍,还带她去吃了那里有名的小吃。晚上,就带着白兰混进寝室楼,和她住在同一个床上。

看到这里出出进进的都是大学生,白兰很是自卑,仿佛一只土麻雀落到了凤凰窝里,格格不入。

虽然暂时有地方住,但是这样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还给艳子添麻烦,她得马上解决工作和住处问题。

接下来,艳子开始陪白兰到人才市场去找工作,可是找了一段时间都没有合适的。现在找工作最低要求也得大专学历,而白兰连高中都没有读完,只能算是初中毕业。如果在县城,工作或许还能好找些,但是在省城这样的地方,人才济济,想找一个满意的工作太难了。

受了打击之后,白兰方知学历的重要性,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白兰有些气馁,准备回家的时候,恰好,听艳子的一个室友说附近新开了一家火锅店,正在招聘服务员。想到坐办公室的工作是没指望了,白兰决定去试试。

第二天,白兰去应聘,没想到,老板当场就拍了板。虽然白兰高中没毕业,但是服务员并不需要太高的学历,只要会算账、识字就行了,况且,白兰长得漂亮,总是笑眯眯的,店里正缺这样的人。而且火锅店的待遇也不错,包吃包住,白兰再也不用和艳子住寝室了。

虽然在饭店做服务员很辛苦,又脏又累,下班特别晚,但是白兰毕竟是农村出身的孩子,这点苦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很快,白兰就提前过了试用期,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员工。

自从有了工作以后,她把每月的工资都拿出一部分寄给姐姐白玉,还经常买一些衣物和玩具一同寄去,白玉有时也会寄一些孩子的照片给她。当她想孩子的时候,就把照片拿出来,看上好半天。有时,她真想去林县看孩子,但是之前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去打扰白玉的生活,她也只能把对孩子的思念苦压在心底。

不过,时间长了,慢慢地,白兰也就习惯了,习惯了给姐姐打电话的时候,白玉让联生在电话那头叫她小姨,也习惯了叫自己的孩子外甥。她知道,联生已经不是她的联生了。

自从抱养了联生以后,白玉夫妻俩也很开心,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毕竟在外人的眼里,联生就是他们的亲生儿子,而且连李军的父母也不知情,都以为白玉的病终于治好了呢。白玉夫妻俩也对待联生如己出,百般呵护,一家三口生活得很幸福,其乐融融。

白兰也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和父母一起去看看孩子,每次去,看到姐姐和姐夫对孩子那么好,孩子很开心,她也就放心了。

白兰在火锅店工作了两年后,老板见她人勤快、服务态度好、而且很聪明,一点就透,正好,之前的店长辞职了,就让白兰顶了上去。从此,白兰再不用端盘子洗碗了,只负责一些店内的管理工作,工资也升了一级。

在城里就算是稳定下来了,白兰搬离了集体宿舍,自己在外面租了一间老旧的楼房,虽然条件差了点,但是至少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

一个人在外面,难免孤单寂寞,有时她还会想起强子,想起和他在一起的时光。但是时间久了,感情也会变淡,淡得如老照片一样,在记忆中渐渐地褪了色。

火锅店里有一个采购员,是老板娘的表弟,叫明磊,一直喜欢白兰,平时对白兰百般照顾。白兰知道明磊对她好,她也很欣赏这个人,待人和善,从不因为自己是老板娘的亲戚而以势压人。但是白兰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毕竟她是生过孩子的女人。再说,明磊是城里人,她是农村出身,两人门不当户不对的,白兰的内心充满了自卑。

可是,明磊却认准了白兰不放,总是对她献殷勤,一副不追到手不罢休的架势。白兰过生日,不是送花就是送礼物,白兰的出租屋遇到漏水断电的,他总是第一时间去帮忙。明磊的一举一动,白兰看在眼里,即便是个铁石心肠的人都会被感动,何况一个孤身在外、举目无亲的小姑娘。

圣诞前夜,店里很多人来就餐,店员们忙得不亦乐乎。白兰正在后厨催促上菜,听说有人找她,她出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圣诞老人”,送给她一大束红玫瑰,还有一个首饰盒,她打开一看,是一枚铂金钻戒。

她正纳闷是怎么回事,圣诞老人开口说道:“白兰,嫁给我吧!”说完,“圣诞老人”摘掉脸上白色的胡须和头上的帽子,原来是明磊。

这时,整个火锅店都沸腾起来,所有的人大声地喊着:“在一起,在一起!”声音此起彼伏,令白兰脸红心跳。

看着眼前的情景,白兰激动得热泪盈眶,她用力地点了点头,一下子扑到了明磊的怀里。在那个瞬间,白兰仿佛重新看到了自己的未来,而那个给她幸福的人就在眼前。

自从两人的关系确定下来后,明磊就和白兰商量,准备明年五一的时候结婚。

但是,短暂的喜悦过后,白兰又开始担忧起来。她的心里始终有一个结,那就是她毕竟生过孩子,她一直在想,要不要把自己的过去告诉明磊。是这样欺骗着过一生,还是老实交待、坦诚相对,她不知作何选择。

希望的曙光刚刚来临,却已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云。

罪孽 第5章 联生出事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