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六章 旧时今日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左右为难

全章目录


依依学的是工程预算专业,这个专业本来是一个很吃香很热门的专业。但由于近几年来受大环境的影响,很多建筑公司都处于名存实亡状态。幸存下来的一些大公司,要招收的专业方面的人才,都需要有工作经验才行。

目前大多数同学从事的工作都与所学专业大相径庭。这是种怪象,但又是普便存在的正常现象。

好在还有个本科文凭在手,这块敲门砖在求职的路上,虽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但也不容忽视。

依依现在所在的广告公司是一间刚起步的小公司。公司总共只有八名员工。每个人都身兼数职,每天从早忙到晚。有时还要加班,但工资并不是很高,同事们都叫苦连天。一帮小青年在背后总是偷偷骂老板,只有依依任劳任愿,兢兢业业。

依依觉得和小普相比,自已算是幸运的了,至少夏天不用顶着炎炎烈日,风里来雨里去的东奔西跑。每天坐在办公室里,有空调吹着,桌面上还可以摆两小盆绿色植物赏心悦目。抽空还可以看看书,上上网。

她很享受这种生活,最好再繁忙一些,忙碌会冲淡痛苦和孤独。在工作中依依是优雅而从容的,同事们没人了解她的过往。她也从不把自己的痛苦转嫁给别人,别人看到的都是她的微笑和甜美的一面,她稳重而不世故。在同事们眼里,她是如此单纯和可爱,她就像一朵纯洁的百合花。

老板为了节省开支并没有聘请专门打扫卫生的阿姨,八个员工每天要轮流打扫办公室的卫生。难免有人会来迟到耽误搞卫生。依依每天都来得很早,她经常会帮同事们把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还会喷上一些空气清新剂,同事来了都赞叹不已。

日子久了,大家都挺喜欢这个斯文,沉默但有时又很幽默的外乡女孩。

依依的家乡在河南三门峡市的一个小镇上,这个小镇相对来说算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地区。依依的父母并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在依依的记忆里,爸爸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他整日以赌博为生,成天在麻将桌上混日子。依依的母亲也是如此,真是夫唱妇随。

依依的父母就是靠在家里摆几张麻将桌,收点小钱来过日子的。收入很微薄,常常还因为某一张台上三缺一需要有人凑数,夫妻俩总会有一人顶上去。久赌必输,日子过得朝不保夕。夫妻二人也从来顾不上关心女儿的学习情况,吃饭也是常常不定时。

父母坐在麻将桌上常常忘了时间,只是胡乱给依依搞一些吃的,有时赢了钱也会带她去馆子吃一顿好的。输了钱就吃了上顿没下顿。这时候夫妻俩就会大眼瞪小眼,互相埋怨,大吵大闹,甚至打了起来。

总之在依依的记忆里,这个家一点也不温馨。所以她一直宁愿一人孤身在外,也不想回家。但依依是个孝顺的女儿,虽然对父母有恨,但她仍然爱着他们。她每个月领到工资,都会先寄回去五百元给父母。寄这么点钱并不是小气,而是因为她觉得寄多少钱回去,父母都会把钱输光。与其让他们败光钱财,倒不如放在自己这里更安全一点。

依依的父母其实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这个消息也是在父母一次吵架中无意说出口的,因为父亲破口大骂母亲是一只不会生蛋的母鸡。那时候依依还只有六岁,并不太懂其中的意思,后来她从旁人的闲传中得知自己的身世。她伤心地钻进被子里哭了一个晚上。这件事给她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永远也抹不去的阴影。

从此依依变得沉默而内向,她不愿和人过多交流,也不和同龄小朋友玩耍,她的心理比她们成熟。她常常在家里偷听那些麻将桌上的人聊一些风情趣事。这本不是她那个年龄应该知道的事,但是她却不可避免的知道了。她觉得大人们很丑陋,很讨厌。但她又不得不继续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她想快点离开这个讨厌的没有一点温暖的家。

于是她常常关着门躲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独自忧伤。她虽然年纪小,但她很懂事。她认为自己唯一的出路就是好好学习,考上县城最好的中学,然后住在学校里。

她是一个有志气的孩子,混乱,复杂,污浊的家庭环境并没有使她堕落,反而使她更加坚强而努力。她果然通过自己的勤奋刻苦,进入了县城里的重点中学。

开学了,依依带着简单的行李住进了学校宿舍,日子过得美好而舒畅。后来她又顺利的考上了本市重点高中。她是不幸中的幸运者。

在她成长的过程中,父母并没有给过她多少关怀和陪伴,在她的内心深处是多么渴望被人疼爱和重视,但她却一直没有得到。她知道只有好好学习取得好成绩,才能得到老师的表扬和关心,也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尊重和称赞。

这一路走来,依依变得坚强而独立。同龄的孩子做什么事都要先和父母商量,而她却是先在心里做了目标,再去同父母讲一声。父母通常都是顺着她的意思,也不过多干涉她的行为。

后来报考大学填选志愿的时候,也是她自己作主,她就是这么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孩。她沉默而坚强,独立而勇敢。漂亮而善解人意,聪明但不傲娇。世上漂亮的女孩很多,但像她这样孤傲又个性鲜明的女孩很少。

现在,除了工作依依很少去参加聚会和娱乐活动。她喜欢独处,闲暇时间,她常常去跑步,看书,看电影,听音乐。偶尔她也会去淘宝上给自己买一些打折的但物美价廉的衣服。因为身材好,天生丽质,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气质不凡,光艳照人。

同事们常常同依依开玩笑,问她怎么不去做模特。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在这里受苦,而她却总是满面春风,莞尔一笑,平静地不起一丝波澜。

工作快一年了,依依除了给家里寄的钱,再加上自己的生活开支除外,余下的钱存起来已有一万三千元。虽然钱不是很多,但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她觉得很满足。

想起自己的父母活了半辈子,手里也没有一分钱存款。而她才工作了一年,已经存了这么多钱。依依被自己感动了,她开心又激动,泪光闪闪。

再过一星期就是郑辉去世一年的纪念日。依依听说郑辉的母亲身体一直很不好,她很想去看看她老人家。为了救自己,郑辉离开了,给他的父母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和痛苦。依依一度很是自责,觉得自己无颜面对郑辉父母。也为了躲避忌讳,她一直忍着没去见郑辉的父母。

虽然很想去看望两位老人,但都忍着没去,因为总是觉得自己的出现会更让二位老人伤心和难过,她一再为难着自己。

如今事隔一年了,依依想了很久,她决定去郑辉家里看看二位老人。之前因为没有条件和能力去,可现在自己手里有钱了,正好攒了十天的年假,她决定去郑辉的家里看看。不管别人怎么看她,怎么说她,依依认为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去看望一下郑辉的父母。

今天依依心情不错,她去药店买了几盒老年人吃的补品,又买了一些本地特产。她打量着这些东西,心里想着怎么带过去。她把它们一会儿摆在桌子上,一会儿又装进袋子里。正在这时小普回来了。

“你这是干什么呀?买这么多补品,你要回家乡吗?”

“我想去郑辉的家里,看看他的父母。”

“嗯,应该去看看。”

“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包吃包路费,包你了解西北地区风土人情。”

“这次我可是真的陪不了你,不是钱的问题,我没时间啦。”

“可我一个人真的很孤单,你就陪我一起去嘛,我给你发工资。”

“我们公司刚推出新产品,这个月我要去各大商场进行宣传和推广。我是骨干,怎么能在这时候请假呢?你想让我年底奖金泡汤吗?”

“哦,不难为你了,大忙人。”

“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新交了一个男朋友,做建材生意的。他在半山花园刚买了套三室二厅的房子,他有两辆货车,一辆小车。我们约会两次都是去西餐厅吃的饭,还有专人演奏,哈哈。”

“你时来运转,撞桃花了呗。”

“很难碰到这么好条件的嘛,我可得抓紧点。所以我现在哪里都不想去,我每时每刻都在等他的电话。”

“重色轻友,见利忘义!”

“别骂人啦,我是真的不想错失良机,你可以让陈嘉豪陪你去呀!”

“开什么玩笑,半年没来往了,现在找他,这不是自已打自己脸吗?再说他可能都有女朋友了,哪能随叫随到呢。”

“话不能这么说,你对他无情,他对你有意呀,我们现在住的房子还是他帮我们找的……”

“你说什么,说清楚一点。”

“没什么。”

小普伸了一下舌头,定定的看着自己刚做的指甲。一副不小心说露嘴的样子,等着挨骂。

两个月前因为原来的房东急需用钱,把她们租住的房子给卖了。依依和小普不得不重新找房子住。可是因为时间太紧,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房子。小普认为陈嘉豪路子广,便给他打了电话。陈嘉豪主要还是放不下依依,一听她眼下没地方住了,马上想办法,在市中心离依依上班不远的小区里,联系了现在住的这套房子。

现在这套房子怎么来说都比原来住的那套房子条件好。位置也很好,室内家私齐全,房租还比原来那套房子便宜三百元。当时不明原因还以为碰到好心房东了,怎么也没想到是陈嘉豪在背后出的力。

依依叹了口气,有一些感动,有一些莫名的悲伤。但她还是在心里有点生小普的气,怎么可以背着她给陈嘉豪打电话呢。

事到如今,埋怨和生气已没有意义。现在住在这里挺好,不用坐车,步行五分钟就到公司了。这还得多谢陈嘉豪。可是现在要怎么向他开口,再要求他来帮自己的忙,他会愿意吗?依依觉得很难为情,她又陷入了惆怅和烦恼中。


第七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