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鲸向海,似鸟飞林

昨天女儿圆圈儿和我老姐首次去周医生那里做调理。据说辛家庙需要她俩各自倒车后再行汇合。

恰逢医院装修,入口也不太好找,但是圆圈儿同学处理的很好。包括后续需要联系过往的片子,做后续的会诊与比对治疗。

周医生根据圆圈儿目前的身体状况,开了中药,煎好,分别封袋,免去了在家煎药的凌乱。

因为没有专用锅子,火候也不太好掌握。感叹技术,服务周到,服用快捷。省去我的很多时间和精力不逮。

随后又进行了针灸调理。说起针灸我是不陌生的,因为圆圈儿的爷爷20多年前就是当地有名的针灸治疗师,经他手治愈的病人不计其数。

而圆圈儿的父亲龚G老师在上大学之前,总是利用课余时间,接受他父亲的指导,扎针,拔针。

穴位和手法相当专业、老练和娴熟,那是因为耳濡目染,加之他悟性,耐心,胆大,心细的结果。

遗憾的是当年高考,没有合适的医学专业,妥妥的错过了成为针灸医生的梦想,也因而让圆圈的爷爷追悔莫及。

眼见自己的三个儿子都与医生这个职业无缘,他就开始动员自己的女儿或者儿媳妇,怎奈何再次落寞和失望收场。

还好,他最终还是培养了自己的嫡传弟子。现如今他的徒弟也算是医院里的顶梁柱,且对师傅还算是毕恭毕敬,这让老爷子欣慰:至少针灸这门手艺在有生之年并没有失传。

现在年事已高,眼花手抖,断然无法再扎针了,所以圆圈儿舍近求远的到了周医生那里。

周凤医生医学世家出身,精通药理。几年前意外认识后,圆圈儿很是信任,欣赏和认可。

这么多年,因为腰椎不适,圆圈儿表现的很勇敢,独自面对和诊疗多家医院暨多次理疗,永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淡定,坚韧,勇敢,独立。

这是我自愧不如且难以想象和做到的。我小的时候,胆小,怕打针,哪怕是预防针或者屁股针,每每总是表面上波澜不惊,其实骨子里怕的要死。

即使长大了,甚至人到中年,其实都达不到面对疼痛,作为成年人那种该有的淡定从容。

圆圈儿小的时候,喜欢动物小说,也试着解剖蚯蚓,或者杀鱼,我自己因为害怕,但是又不想辜负她宝贵的探索和好奇,于是宁肯出钱请陕师大的几位研究生出面带她实践。

在家的时候,我的外甥女倩倩是西安交大医学院的博士,她亲自带她解剖鱼,鸡还有螃蟹,小龙虾之类,心里惊讶却也佩服她们的动手能力、心理素质还有勇敢和胆识。

所以每每圆圈儿被扎针,行针或捻针的时候,我一般自发的扭转头,选择不去观看或者盯着窗外,甚至借故离开。

除了儿时的胆小恐惧记忆和体验被唤起,引起不适外,其实更重要的是心疼不能替她受苦或者分担,那种无可奈何以及无能为力,却也是自己做了母亲后,最深的深呼吸也无法缓解的另一种痛彻心扉。

好在圆圈儿坚强,她总是装的的很淡定,偶尔龇牙、咧嘴或皱眉,还不忘安慰我别担心,没那么疼。

这几年,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原本健硕的身体已然开始有了头疼脑热或者筋骨酸楚不适的滋味儿,进而深深的感同身受。

每每如此总是觉得圆圈儿很不容易,她经历了身体的疼痛,困扰和煎熬,同时也经受了心灵的磨砺,且孤傲不屈,但也如诗歌一般简单纯粹。

这让我想起法国哲学家萨特说过的那句话:存在即虚无。没想到同一句话他又解读出积极和行动。

大意是说,人类就像是个容器,本身是虚无的,可是装进去了水,咖啡,石头,沙子,泥土,黄金,翡翠,钻石。

然后就组合并衍生出一组组诸如杯水,一组钻石,一些黄金,一方沙土等等存在,所以才有了取之不竭总之不尽的人类创造和创新,只要有意识的存在。

就像是一个杯子就是一个杯子,即使碎了仍然是一只破碎的杯子,但是人就不一样了,她有思维,有行动,今天是忙忙碌碌的服务员,但是脱掉了工装或者辞职以后,可以是任何身份。

多样存在,无限可能。因为她有着动物以及其他无生命物种的无以伦比的主观能动性。

就诊归来,圆圈儿和老姐各自回家。下车后,她独自逛了千户村的菜市场,买了玉米面和红薯面馒头,西红柿,还有一些水果。

饭后按时熥药,喝药,且主动远离辛辣和刺激性食品,甚至主动远离了空调,然后该干嘛就干嘛了。

这让我放心踏实不少。同时也暗自告诫自己:与其担心,不如祝福。因为事实是圆圈儿真的长大了,有能力照顾和关爱好自己,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没有长大的小人人儿了。

同时又想起来了《小王子》有一句话:星星为什么那么闪亮,那是因为它想让每一个人都能找到属于她的那颗小星星。

生命有限,意无限!我们继续各自祝福,继续高处相见!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0,386评论 1 29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319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325评论 0 20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58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200评论 1 249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496评论 1 16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191评论 2 26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8,971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688评论 6 22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30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098评论 2 21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12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16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37评论 2 206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14评论 3 20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58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879评论 0 16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275评论 2 226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386评论 2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