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继续的

小区各处的地面上划着整齐的圆圈,圈内的灰烬多数已经清扫干净,留下更小的一圈印记,风吹过,仍有一些烟尘气息。

附近的零食店从头到脚蒙上了大块红蓝条纹布,年前过去采购,店主热心地介绍他们的优惠产品,邀请我加入群聊,告知因为店铺新开,后续会有很多优惠活动。彼时我熟练地带着礼貌微笑谢绝了他,甚至随口一句:年后再说。

隔壁另一个窄小的店面曾是一家鲜果榨汁铺子,隔着蒙灰的玻璃店门,高悬的青绿色菜单栏也带上了雾色。玻璃柜里不再摆着满满当当的五彩鲜果,墙角挤着三五个灰黄的打包箱。只有门上的白纸异常清晰,上书:旺铺招租。

走出去一段路,散落着更多的招租店铺,统一积灰的玻璃门,统一空荡的室内,我已记不起它们最初是在经营些什么。

常去的咖啡店正常营业,店内难得空荡,机器轰鸣的声音几乎盖过了我与咖啡师的交谈声,但我们似乎谁也没有试图再靠近一些。

那家千页豆腐做的特别好的川菜馆显然是附近两条街区最热闹的地方。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就传来店内吵闹嬉笑的声音,入眼满是橙红色的工作服,街对面架起的钢筋,正等待着他们下午的忙碌。

工作的行业距离复工遥遥无期,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对于未来的焦虑和自我的反思,我几乎不曾像今日这样出门游荡。每日埋头室内,阅读观影,上网发呆,或者胡乱抓一些技能学习着。

直到连续数日试图早睡早起,躺在床上却发觉有心无力,身体在提醒我有过多的精力需要释放,于是终于决定踏出房门。

上午十点,我正在整理外套上的腰带,城市开始鸣笛,街边的车辆喇叭迅速加入,手上还在继续动作,眼睛还是犯了潮。

街边绿树红花旺盛,我的视线被那些小小的藏在角落里的野花吸引,突然记起昨夜在《美的历史》里读到一句萨福的诗:

“我则认为,你爱的就是美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