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用老年手机的老妈

——如何在这个突飞猛进的社会生存有感

前天小妹说老妈需要办一张银行卡,为好打老爸人生的最后一笔钱。

匆忙回家来给妈跑前忙后的赶紧去办。因为前段时间提供的那个卡号不能用,超过一万就不可以。老爸已经走快两月了,单位那边喊赶紧点。

想想也是,人家已经打过又被退回去一次了,事情不能一二再再二三,咱老百姓还是要守时嘛,对不对?

早晨,多早起床收拾好出门坐了两三小时的车,到家都十一点多了,赶紧煮饭吃同时又电话给相隔三公里远的老妈,叫她下楼等我去接她。

不巧的的是,天下起了雨,还不小。

到了银行,被告知老妈不能开卡,说刚出来什么“九条”新规,妈两个原因不能开:一是户口不在这里(老家房子拆了暂做这边),二是手机号码不是她本人身份证开的(因是老年人嘛,我姐夫给老妈办好了一切给的手机,加上我老妈又不识字,自然什么都是儿女们给弄好的)。

怎么办,幸好那个银行门口小妹(大概是大堂经理)说,去社区开个证明你是这里的长住人口,然后本人身份证办一张手机卡就OK了。

我问了一下老妈住的小区是哪个社区,另一个银行小妹过来说了是“##社区”。

一路边走边找,看到移动公司,进去办了个卡,本来想挂到我家的套餐里,说也不行,只好给老妈办了一个适合老年人的八元月租最低套餐,眼看时间到了十一点半了,怕下班,赶紧喊了个“电猪儿(电三轮车)”。

紧赶慢赶的到了银行小妹说的地点,看到好多人手里拿着一张纸在排队,忙到前台小心翼翼说:“请问是不是在这里开证明?长住人口证明。”

心想是的话再去排队。

柜台工作的美女瞥了一眼我,傲娇地爱理不理的说:“我们这是政府部门,不是社区吼……你要到$&社区办。”

虽然态度不怎么样,还好告知我方向地点,我连声道谢后,又和老妈冒雨转移下一个目标。

走到地,吃了闭门羹,人家刚好下班走了。我们正准备离开,晃眼看见门口帖有这里工作人员的名字电话,我打给一个杨书记。

所幸我回头多看了一眼,这个书记非常不错,耐心温和地告知我这个小区的南区不属于他们社区管,北区才是,要去城东社区开证明。

这个非常重要的电话,免了我们下午跑倍包路、耽搁时间(这里离家有四公里呢)。

在等公交车的间隙买了点菜,肉家里还有点(好在早上出门时就拿出来解冻了)。回到家赶紧又煮饭,吃完午饭快两点了,雨停也了,骑电瓶车方便。

当我们到达城东社区,里面三五成群的在聊天谈笑,办公室好热闹。我小心翼翼走到一个有电脑的美女柜台前说:“请给我妈妈开个长住人口证明。”

“今天开不了,没人在,都出去打扫卫生了!明天来!”

那个美女还未开口,忽听见在门口站着的一个凶巴巴的中年男人发声。

“你们不可以开啊麻烦你们开一下吧,等着用,好吧?”

“给你说了明天来!”那个男人又语气很重,不耐烦的回答,还挥手示意我们出去。

看样子无果了,我有点愤怒。

“你们正事不做,上班时间去打扫什么卫生?……你们不是给老百姓办事的机构?太不开理喻了!这是些什么人噢?……拿纳税人的钱,不给纳税人做事!”我心头怒火难平,脱口而出一串连珠炮。

“创三卫哒嘛。”一个人在插嘴。

“环卫工人做的事,关你们啥事,正事不做!尽做些面子工程!”

“麻烦您嘛,同志,帮我开一下吧,今天等到要用。”我妈跟着那个凶巴巴男人边走边求他。

“走!妈,不求他。”我说,“我们走!”妈坐在车上都还眼巴巴的用眼神求那个人,好像有希望似的。

没想到守时的小老百姓我们,没遇到守时守事的大社区干部。

他肯定觉得他们“大”吧。

我想起中午的那个杨书记,又电话求他(因为我感觉他是老百姓的干部),我把情况详细说了一下,果然杨书记说这个证明就在物管办都可以开。

唉!跑了一大圈又回到原点,原来是这么方便,可是没有经历这一圈,谁人又告诉你呢?

去到银行,又是扫健康码,又是量体温,口罩当然是必须标配(2020年是新冠肺炎爆发的一年疫情,还没有解除)。

银行小哥又说不会上手机卡,又跑去找那个办卡的移动公司小妹帮忙,妈的老年机却怎么也打不开盖,我说算了上我的手机吧(也幸亏上了我的手机,不然就没有下文了,也幸好我的手机是双卡)。

其中“扫一扫,拿着手机上收到的条例和证明拍照,打开应用宝下载App……”等等这一切不是老年机可以做到的呀。

……

终于把卡开好了,我在想,如果还是老妈那个老年机又怎么结果呢?

——会要把人急疯吧。

这个智能社会,老年人已经被淘汰了。

我这个中年人也要多多学习,才能不被社会抛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