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红楼(二十九)

            2019年4月8日      星期一      晴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话说宝玉因见宝钗手臂丰满雪白,想入非非,不料却被一旁的黛玉取笑成“呆雁”,心知肚明的宝玉只能假装不理会。

因元妃派令初一在清虚观打醮,凤姐过来凑宝、钗、黛玉,一同到前往看戏。宝钗推脱天气热不想去。

贾母鼓动大家都去,并让人传话薛姨妈和王夫人一起去。王夫人因怕宫中有人过来,自己脱不开身,因怕扫了贾母的兴致,特意放话至大观园“有要逛的,只管初一跟了老太太逛去。”

单表到了初一这一日,荣国府门前车轿纷纷,人马簇簇。
贾母等已经坐轿去了多远,这门前尚未坐完。这个说“我不同你在一处”,那个说“你压了我们奶奶的包袱”,那边车上又说“你蹭了我的花儿”,这边又说“碰折了我的扇子”,咭咭呱呱,说笑不绝。

这一段描写贾家女眷出游的场景,很有特色。作者对主角的描写用一两句话带过,而着重描写了丫头们之间的对话,用下人兴奋的心情,来烘托这热闹的场景。

贾母等已经坐轿去了多远,这门前尚未坐完。

用一句话告诉我们,贾家女眷的一次小小的春游,声势就如此浩大,可见贾家的繁华。

贾母凤姐一行人,刚到清虚观。不料一个剪灯花的小道士,因躲避不及与凤姐撞了个满怀。

凤姐便一扬手,照脸一下,把那小孩打了一个筋斗。

贾母听得众人一片喊打声,忙过问是什么情况,得知原委后忙劝阻:

快带了那小孩子来,别唬着他。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那里见的这势派。倘或唬着他,到怪可怜见的,他老子娘岂不疼得慌?

这里用凤姐和贾母的一打一护,用俩人对小道士截然不同的态度,写出了凤姐因年轻气盛而仗势欺人,贾母因历尽沧桑而慈悲为怀。

接着又写了一段贾珍因贾蓉不做事,躲着乘凉,而叫下人啐他。

这里用两代人对同一件事不同的处理态度,暗写了贾家上一辈建功立业打造的繁荣,因子孙的不屑正渐渐走向没落。

贾母一行刚安排好落脚的地方,当日国公府国公在寺庙的替身张道士就前来拜访。.

那张道士见宝玉长得仪容不凡,竟要给宝玉提亲,而老太太也答应让他留意着。张道士又趁机取了宝玉身上的玉,拿到外头给众道士品赏,众人称奇之后,都给宝玉送了礼物。

待众人入坐,等待看戏。

贾珍一时来回:“神前拈了戏,头一本《白蛇记》。”贾母问:“《白蛇记》是什么故事?”贾珍道:“是汉高祖斩蛇方起首的故事。第二本是《满床笏》。”贾母笑道:“这倒是第二本上?也罢了。神佛要这样,也只得罢了。”又问第三本,贾珍道:“第三本是《南柯梦》。”贾母听了便不言语。

这一回前面写贾母领众人祈福,后面写宝黛斗气。而作者看似很自然的插入这段,细思却极有深意。

贾贵妃亲赐清虚观打醮,唱三天三夜的戏。这次点戏用的是“神前拈戏”。而神拈出的戏码是《满床笏》和《南柯梦》。笏就是古代做官的人,上朝时手上拿着的用玉和象牙做的手板。

这里作者利用这两部戏,交待了贾家虽然现在是满床笏牌,显赫一时,但最后只不过是南柯一梦。并点明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所以贾母便不言语了。这一段可谓是真正的神来之笔。

接着作者又把我们的视线移到宝黛身上。

话说宝玉坐在贾母身边看戏,心却不在戏上。他摆弄着道士们送来的物件,觉得一个小赤金点翠的麒麟特别喜欢,贾母觉得眼熟,宝钗说是史大妹妹有一个,探春夸宝钗有心。

黛玉冷笑道:“他在别的上还有限,惟有这些人戴的东西上越发留心。”宝钗听说,便回头装没听见。

黛玉的直白,宝钗的心思,俩人因宝玉而起的私底下的矛盾,一览无余。

宝玉因特喜欢这个麒麟,顾不得黛玉不高兴,借口替她收着,而把麒麟收了起来。

贾家清虚观打醮,惊动了冯紫英等世家亲友纷纷送礼,害得贾母回家后只喊后悔了,不该这么兴势动众的。可见贾家当时的势力。

宝玉因张道士要给他提亲,心中老大不自在,口口声声说再也不见这个张道士了。

第二天他记掛着中暑在家的黛玉,一次次探望她。而黛玉却说:“你只管看你的戏去,在家里作什么?”

宝玉不去看戏,一则因张道士提亲不自在,二则因黛玉生病且多心。现在见黛玉也这样说,心想别人不明白我为何不去,连你也不明白?于是冲口而出:“我白认得你了,罢了,罢了。”

黛玉起初并未理解宝玉的意思,两人拌嘴间,才渐渐明白。待宝玉质问她:“你这么说是安心咒我天诛地灭?”方知自己说错了,又急又羞的她口不择言:“我知道,昨日张道士说亲,你怕阻了你的好姻缘,你心里生气来拿我煞性子。”

这就是恋爱中的人,两人心里都有对方,在当时的情境下,又不便明说。都藏着真心,用假意试探。下面的这段心里描写相当精彩:

宝玉心内想的是:“别人不知我的心,还有可恕,难道你就不想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你不能为我烦恼,反来以这话奚落我。可见我心里一时一刻白有你,你竟心里没我。”心里这意思,只是口里说不出来。那黛玉心里想着:“你心里自然有我,虽有‘金玉相对’之说,你岂是重这邪说不重我?我便时常提起这‘金玉’,你只管了然自若无闻的,方见得是待我重,而毫无此心,如何我只一提‘金玉’的事,你就着急,可知你心里时时有‘金玉’,见我一提,又怕我多心,故意着急,安心哄我。”

就这样两个多情又多心的人,因为相互猜心,把原来求近之心,反弄成疏远之意。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于一句话:因为在乎,所以害怕失去!

那宝玉听得黛玉又提“好姻缘”三个字,急得气不打一处来。

便赌气向项上抓下通灵宝玉,咬牙狠命往地下一摔,道:“什么劳什骨子,我摔了你完事!”
林黛玉见他如此,早已哭起来,说道:“何苦来,你摔砸那哑巴物件。有砸他的,不如来砸我。”

一看两人真的动气了,丫头也赶忙去叫来袭人。紫鹃袭人都劝他们,看在两人往日的情份上,也该收手。而宝玉和黛玉却觉得对方还不如丫环贴心,更加生气,越劝越气,宝玉砸玉,黛玉剪玉穗,两人闹得不可开交,只等贾母、王夫人赶来,才把两人劝开。

过了一日,是薛蟠的生日,家里摆酒看戏。宝玉因惹黛玉生气而懊悔,又拉不下脸去见黛玉,只是在家闷生叹气,推病不去看戏。黛玉闻得宝玉借故不去看戏,也知因她而起,因此后悔,不该剪了那玉穗。

贾母看这两人闹成这样,直叹“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这话传到宝玉和黛玉耳中,两人如醍醐灌顶。

如今忽然得了这句话,好似参禅的一般,都低头细嚼这句话的滋味,都不觉潸然泪下。虽不曾会面,然一个在潇湘馆临风洒泪,一个长怡红院对月长吁,却不是人居两地,情发一心?

好一个“人居两地,情发一心”,为情而假意试探争吵,为爱而替对方着想,思悔释然!这才是真正的爱,无关性,无关风月。

如想写好男女情感故事的,必看曹公的《红楼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