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一生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我身边,但也只能依照父辈的言语记录一些关于老人的事情。

大约在建国初期,村里普遍很穷。有些人会卖掉自己的老婆饱腹一顿,有些人会在野外挖野菜充饥,还有为了节约开支,只让一个儿子娶老婆,对其他儿子说:放心,以后你弟弟生了儿子会过继一个给你。在懵懵懂懂的年纪,我所写的老人,他轻易、无奈的放弃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而又无能却满怀希望地接受父母之命。

他家有两个儿子,其他都是女儿,他是老大,年轻时就憨厚老实,脸上永远透露着一副独天无厚的笑容,在我儿时,多么和蔼可亲,见那个小孩都喜笑颜开,我们情切的称他为爷爷。他不是很高大的身材支撑着弟弟的家,一只眼睛为维护弟弟而遭到毁坏,穿着永远的地道农民,朴素无华。

弟弟过继了长子给他,但没有一次见长子与他住一起,晚上照样一个人躺在门口放着的摇椅上,噗啦噗啦的打个扇子,赶着蚊子,我们小伙伴每次经过他家门口,总叫我们逗留一会,但我们害怕进入他家,太黑、太静、太没有人气。家徒四壁,只有一张桌子和四把椅子,但其余三把仿佛永远摆在原地没有人动过,吃饭时他会小酌几杯进入腹中。小伙伴总喜欢白天去他家玩,因为大也没有其他人打搅,有时会给我们几颗糖、一把瓜子,我们只管津津有味吃着,他随和又似祈求的说到:下次再来玩。我不知道黑夜是否富有感情,它每天都侵蚀着一颗希望与儿团圆的心,一天一天以幂次方。中年的他踏实地干着自己承受力范围的农活,养活着儿子一家。

终于住进了儿子的家,多少年的期盼,多少年忍受漫长的黑夜,但垂暮之年,已不能创造什么,不能拿起锄头轻松地走在田地里,游刃有余地为儿子家干活,时间把黑发染成了白丝,把健康转化了疾病,把慈祥、厚道、老实点缀的更高明亮。有一天他坐在自己被儿子分给的一间暗房的床上看电视,儿媳怒气冲冲顶着嗓门大喊到:给我关掉,你着老不死没有后代的东西,浪费老娘家的电,着似乎时雪山顷崩压倒这个快80岁的老人,老人这个没有忍让,他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手,咬牙切齿的怒吼到:你们这些畜生狠狠的推了她一把。儿媳脸部的神经和皮肉在剧烈的颤抖,她顿时歇斯底里地疯狂叫喊着,似野兽,她随手拿着一把农具,往老人打去,钩子从老人脸上拉了下来,一块皮肉掉了下来,血溅到周围,老人低着头滴滴答答的不知道是血还是泪在往地上掉着。

  老人又回到了一个人的住处,他生病了,整体躺在床上,大小便失禁,儿子为尽最后一次孝道,为让以后少做噩梦,他每天都送来饭菜也偶尔给换衣服,但老人吃不下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儿子坐在床前准备给他换衣服,老人一把死死的揪住他的衣服,大声的喊到: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荡气回肠的声音传到了邻舍,还以为是那条狗被打了一样。

最后一次见老人,他一个人低着头坐在摇椅上,一个人也不认识,似乎也不想去认识。年轻时带着希望,中年带着期盼,老年带着绝望,听说他临死前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我恨死我爹娘了。

夕阳的余辉照在老人孤寂的坟头上,几只小动物在坟里爬出来然后又爬了进去,一只乌鸦带着叫声飞过,声音透着凄凉,似乎道尽老人一生的孤独与悲凉,夜慢慢把坟吞噬了,跟骨头也没有吐出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