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也曾是一个爱画画的男孩子

时隔一年半,我终于想起自己简书账号的密码……

好吧,其实是由于疫情的原因,宅在家里实在太无聊了。

今天收拾屋子偶然在床下找到一个黑色的文件夹,拭去外皮上的灰尘,一边努力回忆这里面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一边慢慢将它打开,生怕里面的东西尘封许久突然见光会坏掉。

原来,这是我初中时的画册。

原来,我也曾是一个爱画画的男孩子。

文件夹里保存了十几张我那时画过的画,这十几张画的内容,有些取材神话故事,有些来自《山海经》中的传说,有些画的是《封神演义》里的人物,还有一些描绘着《三国演义》当中的经典场景。

闲着也是闲着,我挑了几幅还算顺眼的画拿出来晒一晒。

先来一个神话故事——后羿射日

后羿射日

记不清小学还是初中时学过一篇课文,是鲁迅先生的《阿长与山海经》。从那时起我就被《山海经》深深迷住了,会像迅哥那样想方设法寻找跟《山海经》相关的东西,也尝试着画了一些相关的画。

比如“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的主角——刑天。

刑天舞干戚

还有著名的夸父逐日。

夸父逐日

从小学开始,我就沉迷于《封神演义》中描绘的神话世界。

现在想来,一个刚会读书写字的小破孩,整天抱着一本满是文言文的《封神演义》读得津津有味,这画面多少有些诡异。

正因为喜爱《封神》,我也试着画了很多相关的画,那时候总希望把脑海中幻想的《封神》世界全部画出来:哪吒是怎么闹海的,三霄娘娘如何摆下九曲黄河阵,万仙阵到底有多么恢宏……

奈何以我纯粹乱涂乱画的水平,根本描绘不出我幻想中庞大的神幻场景,现在保存下来的,也就这一幅九龙岛四圣算是大场面了(手动滑稽)。

九龙岛四圣

最后这一幅画的是杨任。

在《封神演义》里,杨任凭借法宝五火七禽扇大破瘟皇阵,后来被封为甲子太岁,是瘟神的克星。

甲子太岁杨任

而今,瘟神重来,疫情当头,愿杨大神施威,一扫寰宇,佑我中华!

愿疫情早日散去,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