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46)

凤九见帝君熟睡后,便轻手轻脚的自榻上起身回屋。

这里到底布满承吞的耳目,与帝君同处一室传出去恐怕不好听,但拗病人的意思又怕气坏帝君,因此凤九只得等帝君熟睡再悄悄离开。

第二日凤九起了个大早,在厨房里捣鼓了一阵才提着食盒去了帝君房里。凤九进得房里才发现帝君已经醒了,正躺在床榻上睁眼瞧着门口。

凤九本以为帝君仍在睡觉,所以打算轻手轻脚的进来,看来这下也不必了,便问道:“帝君你醒了?肚子饿不饿?我给你做了点吃的。”说着便将食盒放在桌上,又取出其中的菜肴与碗筷。

东华见凤九进来,也不招呼一声,只是问道:“你昨晚几时走的?”

凤九道:“等你睡着了我才走的,昨晚休息得可好?”

凤九满以为帝君会睡得很好,结果东华却道:“口渴了想找个人倒杯水都找不到,你认为呢?”

“那怎么办?”凤九倒没想到东华夜里要饮水这一点,只记挂着要避嫌了。

“忍着。”东华停了一会儿又面无表情道:“本君以为你会在,结果床榻上并无你的身影,又喊了你几声也无人答应……”

凤九闻言更加内疚,走到床榻边看着东华:“对不起,我没有想到这一点,只想着你睡着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那你昨晚到现在岂不是没喝水?怎么不叫门外的侍从?”

东华眼睛看着别处,道:“本君不喜欢让外人服侍。”

这倒是实话,凤九在太辰宫做仙娥时就发现帝君不爱让人伺候,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仙娥们多半只是做一些扫洒的活计,并不会进书房伺候,因此凤九也很能理解昨晚帝君不愿意叫侍从的原因。

凤九急忙想将功赎罪:“那凤九给帝君倒杯水润润唇吧,我先扶你起来。”说着将手伸至帝君颈后,再绕至肩膀,双手一齐用力扶着帝君坐起,又照旧拿软枕让帝君靠好。

安顿好帝君后,凤九才得空注意到,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帝君的嘴唇不止苍白,还有些干裂,一看便知他定是喝水太少。凤九心里又把自己怨怪了一通,怎么连照顾人也不会,于是她斟了一杯水递给帝君,帝君抿了一口又递还凤九。

凤九接过茶杯道:“我给你做了泥鳅汤,喝一点吧,对你的伤口有益。”说着便放下茶杯,又自桌上端了碗汤递到东华面前。

东华并不伸手来接,凤九如何不知他因为何事如此,本想坐在软凳上同他说道一番,又想起昨日里闹的一场,便还是坐到了榻上,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汤递到东华唇边,诱哄道:“你尝一口嘛,这是我的拿手菜,花了很多心思熬的,很好喝的,你尝过了一定喜欢。”

东华抬起眼皮看了凤九一眼,嘴巴却未动。

凤九继续哄道:“我以前一直很想做给你喝,却始终没有机会,你就尝一口嘛,别生我的气了……”

东华听到这里态度似乎有所软化,配合的张开了嘴,凤九见势赶紧将那口汤喂入东华口中。见东华吞下去后,凤九期待的问道:“味道怎么样?”

东华没什么表情的道:“还过得去。”

对东华这等惜言好比惜金、又吃尽了几十万年烟火气的神仙来说,什么珍馐美食他没尝过?能得帝君一句如此的评价,凤九自然是相当满意,便又舀了一口汤递到帝君唇边:“那你就多喝点。”

两人一个喂一个喝,倒将这泥鳅汤给吃了大半。喂食时帝君见凤九的手背有些红肿,便问道:“怎么弄的?”

凤九不在意的看看:“久未下厨所以有些生疏,一时不小心被烫伤了。”

东华建议道:“你一会儿让太医替你看一下,以后做饭这种粗重活还是留给侍从做吧。”

凤九拒绝:“不行,帝君养伤期间的吃食也很重要,凤九才不要假手于他人。”说完兴致高昂的看向帝君:“想吃什么就告诉我,我给你做。”

东华的反应则平淡得很:“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你先拣拿手的做吧。”

“好呢,”凤九的热情依然高涨,应道“我的拿手菜可多了,你应该可以吃好一阵子。”

凤九心下高兴,便收了碗筷提起食盒要走,临出门前,东华突然问道:“你要去哪儿?”

凤九耐心的解释:“我去问问太医你的药熬好了没,一会儿我再来替你换药。”

东华“哦”就了一声,道:“那你快去快回,本君还缺个端茶倒水的人。”

凤九见帝君如此形容自己,只得无奈道:“凤九知道,我很快就回来。”

——————

凤九在厨房洗净食盒后回房,正好在房门口碰到了等候在那里的承吞。

承吞见凤九提着食盒,便问道:“一大早去哪里了?”

凤九将食盒提高一些,示意道:“给帝君送了些吃的过去,他现在受了伤,正应该好好补补。”

承吞没有料到凤九如此照顾帝君,便道:“你对帝君倒是挺好的。”

凤九则是一脸知恩图报的模样,道:“帝君曾救过我的性命,凤九总该做些什么报答帝君,一顿饭又算得了什么?”

承吞好奇道:“是你亲自做的吗?”

凤九颔首:“是啊,”又见承吞相当惊讶,便补充道:“随便做做,味道不算上乘。”

承吞只当凤九过分谦虚,便羡慕道:“帝君真有口福,不知道本王有没有这个口福?”

凤九大方道:“这个有何难的?等忙完这一阵,还请你好好品鉴一下凤九的厨艺。到时候还请承吞略留些薄面给凤九。”

承吞笑道:“你真是太客气了。”

想到承吞专程过来应该不会是想同自己说闲话,因此凤九道:“可是有事找我?”

承吞这才想起自己是为何而来,便自衣袖中掏出一物递给凤九,口中道:“看看这是什么?”

凤九仔细一瞧,只见承吞手中正捧着一只通体黑色的小猫!

“哪来的?”凤九惊喜的问道,又见这小猫蜷成一团缩在承吞掌中,更觉可爱得紧,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

承吞见凤九的表情不像是伪装的,他也觉得很高兴,便道:“你不记得了?头先你不是说府里有老鼠的吗?本王当时就答应过要送你一只小猫,如今不过是履行承诺。”

“他好可爱啊!”凤九的声音里带着一般少女见到毛茸茸的小动物时藏不住的喜爱之情。

承吞不禁感慨自己送猫是送对了,又道:“这只猫属于踏雪寻梅,通体黑色,但脚心泛白,也算是比较少见的品种,现下它才三个月大。”

凤九又道:“踏雪寻梅?听起来可真有意境。它叫什么名字?”

承吞道:“还未取名字,不如你给它取一个?”

“叫什么好呢,”凤九在脑海里搜罗着各色姓名,突然灵光一闪,“有了!既然它通体黑毛,就叫它“小黑”吧。”

承吞思忖一阵,笑道:“你姓白,却养了一只叫做“小黑”的黑猫,有趣,真有趣。”

凤九听得承吞的解释,更觉得自己给小黑起的这个名字甚是亦庄亦谐,便也与承吞笑作一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