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文字版 --- 第一季18进12第四场

辩题:没有爱了,要不要离婚?


蔡康永:我之所以有勇气站在这一方呢,不是因为你们刚才讲的任何道理。可能包括高晓松在内所发言的标准都是:如果没有爱了,准不准离婚?我们没有在讨论准不准的事。可以。你们要提出离婚,可以。我们在提的是要不要离婚。

要不要离婚是指我们的内心世界。当我察觉这个婚姻当中没有爱的时候,我的选择是要离婚,还是不要离婚? 不是准不准我离婚。不是许不许我离婚。所以我对于马薇薇刚才讲的那件事情我有意见就是:她讲的是说没有爱的时候为什么还要被绑在一起?

我要讲的是:人的自我实现有各种追求。你们在学校里面,念不爱念的科目,考不必要考的事情,这都是人生的过程赋予我们的纪律和要求。要你完成是要你完成自己,不是要你一定要考会数学,考会英文,考会物理。所以不要误解了责任感对我们自己的意义。婚姻的承诺是我们对我们自己的承诺,不是一个我们对社会的承诺。

所以我们没有不准你们离婚。我们讲的事情是,当你没有爱的时候,你不用吓到像见了鬼一样,一觉醒过来说:”啊!我已经不爱他了!我要离婚!“我们在这个时候是要鼓励这样子的人说:可以想一下,要或者不要。

因为他会去体会,我是不是对他还有别的依恋,我们的回忆那么重要,我放弃了这份回忆去跟别的新的人在一起,回忆全部都作废,这个值得吗?回忆有的时候……


高晓松:(打断)回忆作废了吗?


高晓松:我觉得你的这个立论就有问题。说:那些回忆都很珍贵,为什么不要? “没有”不要啊。谁说就不要了?谁说离了婚从前的人生就失败了?谁说离了婚从前的那个爱情就没有了?


蔡康永:所以高晓松,你作为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你可以靠着你的作品留着这份回忆。可是我如果是一个不会创作的人,我可以靠留着这个人,留着这个婚姻,作为我回忆的依赖。可以吧?


高晓松:如果没有爱了,你留着这个人还不如你让这个人永远留在你心里。是那个年轻时候的她。你爱的时候的她。在你心里,对吗?为什么不呢?


蔡康永:我们人生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基于有没有爱而决定的。我们到最后说老来需要一个伴。这个伴是跟另外一个人的连结,那个依赖。你觉得那个时候“爱”还被放在老人家找一个伴的最高的标准里面吗?恐怕没有。他需要有一个人陪在他身边,他半夜起来吃感冒药摔倒的时候有人扶他一把,替他报救护车。


高晓松:那有多少老人最后两个人老来黄昏恋组成了新的家庭。难道因为这样,这两个老人从前的成长、爱情、年轻的时候付出过的所有的誓言,都是假的,都是错的吗?


蔡康永:我想他们的回忆打了很大的折扣。


高晓松:为什么不能把这些东西都留在心里,而再组成一个新的家庭呢?


蔡康永:如果这样子衡量之下,然后你觉得我依然必须要离婚的话,我们这一方当然是同意你必须要离婚的。我们现在只是在提醒你说:不要动不动,到学校去一不爽的时候:我不要上课了,我不要考试了,我要翘。


高晓松:我们这一方也没有说我一天的冲动就要离婚啊。


袁姗姗:(对蔡康永)你刚才说老年人我们在一起有一个伴,那我觉得他们两个是有爱的。起码他们俩互相关心。但是有时候你面对的这个人,你没有爱了,也许连关心都没有了。


蔡康永:可是……是啦。我们站在反方立场,不会蠢到认为说没有爱了,还一定要把对方绑在一起。只是提醒大家,责任就是责任。

人生有很多时候,因为我们完成了责任感,我们才会同意我们自己,是一个受过教育,完成自我训练的人。只有这一点点的存在感而已。一个随着爱情东飘西荡而不尊重这个责任感的人,我认为到了最后,他们会觉得自己的自我实现——没有完成。所以我站在这一方,我只想提醒你这件事情。不要那么任性地认为,爱是人生的全部。它通常不是。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