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能看到五根手指间的缝隙。

我曾经能看到五根手指间的缝隙。

能看到阳光被分成四等分。

树叶互相拍打的声音,

怕对方陷入噩梦太深无法清醒。

还有一朵一朵的云,

在我走神的间隙靠近又远离。

脚踩着不同的年龄的石头,

不同性情的风吹到屁股上。

我们都有足够的能力,

变成接纳时空的空白。


但现在我时常对着玻璃,

抓没睡好的头发。

看别人的屏幕里,

面无表情的0和1,

密密麻麻。

汤匙没洗干净的油腻,

牙刷上的血迹。

都压抑得过分具体,

并且缺乏想象力。


逻辑在绑架我

道德在谴责我

科学在质疑我

死亡在靠近我

而我抓着欲望的绳索

总以为沉沦就是逃脱


我学着小朋友抬起头

四四方方的楼圈起来的视野

星星一共只有三颗

我知道他眼里能看到漫无边际的黑色

鬼魂和神明都在为他撕杀

他们的技能点燃了凝固的空气

而我什么也没有

我违背了我的夜晚

它就剥夺我的睡眠

我们成熟地对峙着

连感情也不波动一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