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诚〈孟子〉学习笔记338,8-28-7,离娄章句下28-7》

《金文诚〈孟子〉学习笔记338,8-28-7,离娄章句下28-7》

【"若夫君子所患则亡矣。非仁无为也,非礼不行也。如有一朝之患,则君子不患矣。"】

今天是丁酉年丙午月丙子日,五月廿四,2017年6月18日星期日。今日父亲节。

上一节讲忧,君子之所有有终身之忧,那是以大舜为榜样,惟恐仁礼爱敬不如圣人。

这一节讲患。如果横逆加身,常人不能克制升腾的愤怒之气,君子却一定不会有构争之患,这是什么道理呢?如何做到呢?从哪儿能够体现这一点呢?道理就是,一心在行为中种因,不在结果上担心。

什么行为呢?以仁存心和以礼存心。

以仁存心,意味着不做不仁之事,只要有一点儿涉及到不仁,刹车,不肯做。不作恶,即是善。做了一堆好人好事,一个恶事做下,皆成伪善;

以礼存心,意味着不做违礼之事,只要有一点儿涉及到非礼,刹车,不肯为。给多少钱也不做,威逼利诱就是不肯做非礼之事。克己复礼,即是行仁。

君子无一朝之患有正反两方面和一个意外的处置。首先在自身克治之功,君子戒慎恐惧,小人肆无忌惮。其次在君子依道而行,体道生德,面对这样的处事待人之行,谁不会生出爱敬之心呢?最后,万一事出意外,遇到横逆加身,君子也不会生气叫板儿,因为没时间生气叫板儿,他忙着去检查和反省,不断反省自身是否做了仁礼爱敬,如果做了,再检讨是否做得够彻底,如果做到了彻底,则内省不疚,既然没有做不仁和非礼的事儿,那么,加到我身上的横逆之事,出于与禽兽无异的狂妄之徒,岂能与禽兽计较,与畜牲论辩?通常来说,无法控制的、来自外境的横逆之事有两个特点,一是突然,二是没有具体原因,对此的应对办法是:置之度外,处以无心。骤然加之而不惊;无故临之而不惧,担个什么心呢!这是君子坦荡荡,所以没有一朝之患。

总结这一章,论述的是君子存心之学,归在反己,反己的方法又归结到立榜样,学大舜。

为什么要以大舜为榜样呢?如果处于平常状态,通常都能尽道,惟有处在异常情境中,依然尽道,那才叫不简单。舜的家庭环境是“父顽母嚣弟傲”,纯粹一奇葩变态家庭,父亲顽劣,母亲嚣张,弟弟傲慢,他们还合伙儿几次谋杀舜,舜都躲过了,躲过大难之后,舜没有选择以牙还牙,也没有选择离家出走,依然没事儿人儿一样回到家中,仿佛没有见到父母和弟弟有不对的地方一样,一心只管把自己做对,绝对不论家人的是非曲直。在他日积月累的努力下,最终感动父母和兄弟,使他们转嗔恨为欢喜,成全了一个相亲相爱的家庭。

舜的榜样意义在此。

学做大舜,仁礼爱敬,则君子有终身之忧,无一朝之患。

【学习参考书目】

《四书章句集注》朱熹著

《张居正讲解<孟子>》张居正著

《读四书大全说》王夫之著

《孟子正义》焦循著

《孟子与离娄》南怀瑾讲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