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胖沱.五言

96
FanZD
2018.08.16 03:20* 字数 11900

作家雨x医生胖(未完待续

带少量淇头昕博有雷慎入

有些地方不太熟悉请多多包涵,写到后边直接偏离了原来的框架我都佩服我这个脑子

ooc和bug都是我的

看文愉快 勿上升真人

0.

周雨在行程的最后一天,终于登上了珠穆朗玛峰的顶部。

只有真正来到这里,周雨才知道什么叫“一览众山小”。这里常年积雪,一眼望去都是白色的风景,干干净净,每踏一步都要考虑是否打扰了这里的神仙。很少有人有坚持到登顶的决心,有的人也只是来这里开开眼界,照几张相片回去做纪念,或许还会给虽然不熟悉但是和自己有同样路途的旅人一个赞赏的眼神,然后各自下山,天涯各不相见。

没有城市里的人声鼎沸,更没有楼下那家烧烤店夜夜都会传来的酒杯声,只有风从这里经过,让人毫无防备地打了个哆嗦。

用最俗的话来说,这里就是仙境。在到达之前,周雨还在脑子里思考着下一篇稿子的框架、回家以后应该宰张继科几顿才行、如果吃红烧肉的话要去哪家买肉等等闹心的问题。站在这里之后,他只有一个想法——

这里是忏悔的好地方,上帝都会原谅的。

周雨在登山之前把能穿的都穿上了,开玩笑,自小在江南长大的他一点也不愿意挑战自己能承受的极限温度,成了球又能怎样,暖和就行。可围巾都戴到了脸上也挡不住刺骨寒冷,他吸了吸鼻子,举起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单反。

成功的记录下他梦寐以求的山峰上的风雪,太阳也露了面,打了个哈欠准备上班。周雨把放下单反,朝着太阳的地方直直地跪了下去。

在失去意识之前,周雨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周雨”

那语气里带着责怪和批判,看来是神灵打算对他的所作所为一一列一个罪状。

“我…我忏悔,”周雨昂着头,雪水还是浸湿了他的裤腿,冰冰的,膝盖上的伤怕是又得复发,他对着天神虔诚而又坦然:“我愿意赎罪,即使万劫不复,再也没有未来也好,失去了现在也好,我只要…只要能把小胖子还给我…”

真的,求你了…

周雨倒了下去,再没了意识。



1.

说起来,第一次见到小胖子,是在夏天过去,秋天刚刚接手的那几天。

周雨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根本不熟悉的地方,不是医院,也不是酒店,更像是…一个人的家?

空气里隐隐约约有着一股周雨最讨厌的——药和消毒水的味道,他皱了皱眉,从床上撑起身子,撩开盖着的被子检查自己的衣物。完完整整,没有被人占便宜的痕迹。

床头柜上摆着一只大号的熊猫,不远处的书桌上除了几本书以外还放着几张照片,周雨的视力不错,能看得见好几张上重复的人,大概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没错了。

门锁“咔哒”一声,周雨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一个毛绒绒的脑袋探进来,眉眼处也还是小孩的模样,许是没有想到周雨会转过头,脸上写满了错愕。

“啊…”那个人推开门走进来,手里端着一碗面,周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似乎是在等他说话。那人用空着的的手挠了挠头开口道:“那个…我叫樊振东,是301的医生。昨天晚上碰到你晕倒在湖边,本来应该给你送医院的,不过病床都满了没有空出来的,所以我把你带回我家了。不过我和院长申请过的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樊振东还慌乱的摆摆手怕周雨误会自己,不过回过头来想想他这说的都是什么啊,上句不接下句的,这也太尴尬了。

虽然他樊振东不是从小在父母的庇护下长大的,摸爬滚打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也积累了不少社会经验。但是要跟一个陌生人,特别还是一个自己半夜在路边“捡”到的陌生人说话,对他来说也是个难题,比画出人体血管分布图还难。

周雨没说话,视线又转到了樊振东手里端的那碗青椒肉丝面上,樊振东不知道他是不是饿了,反正这碗面也是给他做的。

“你…”周雨犹豫地出了声,他看着面碗上空腾腾的热气说道:“你这么端着不烫吗?先放着吧。我叫周雨,是个网络作家,不管怎么样先谢谢你了。”

樊振东闻言,像是刚反应过来似的,走了两步把碗搁在了床边的凳子上。

说来也巧,樊振东甫一放下碗,就听见旁边传来了“咕”的一声,没忍住笑了一声。

周雨的脸迅速就红了,在床上坐立不安,樊振东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嘴上没笑,但周雨知道他肯定在心里笑开了。

“我…”周雨想解释来着,他昨天一天没吃饭才会晕过去,这会儿饿了也实属正常,可他说了一个字之后就想不出该用什么说辞了。

“如果饿了的话就快吃吧,我一个人住这儿,医院周边的饭馆都吃腻了,点外卖又太贵,就自个儿学做菜。”樊振东想起自己学做菜差点烧了厨房的经历有点不好意思,随后又很得意地说道:“现在的话同事们还有我那些朋友都尝过我做的饭菜,都说好吃,要不你试试吧。我学医的,这些营养搭配也掌握的不错,或许会合你的胃口。”

”本来是有澳洲牛肉…不过前几天全让我吃完了,就这么一点食材,应该味道也不会差吧。“

周雨看他摇头晃脑的样子,觉得像一种动物,就是动物园里永远都会爆满的场馆里住着的那种,吃竹子,会爬树,经常摔跤惹的一众游客爆笑,很可爱也傻乎乎的,很多女生都喜欢的…叫什么来着?

周雨点了点头,瞥了一眼床头柜。

对,熊猫。

“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在哪儿?”樊振东抬起碗递到周雨手里,问出了心里憋着的疑惑。

周雨一口一口地叼着面,汤汁里有一股木姜的味道,确实挺香的,还有提神醒脑的作用。周雨吞了嘴里的肉反问道:“那你是怎么一个人大半夜跑到那儿的?”

“我、我是因为睡不着,每次一失眠我就会去吹吹风,多待一会儿就舒服了,好几次还差点躺在长椅上睡着。”樊振东坦言道。

“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还失眠呢?”周雨见到可爱的就想上手捏一把,可现在一只手端着碗一只手拿着筷子也没空,再加上两个人刚认识十分钟不到没这个立场,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周雨的嗓音是带着低沉和嘶哑,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平时的生活习惯有关,他笑着道:“我是压力太大,跟你差不多,每次这种时候就喜欢去散散步什么的。”

“作家的压力也会大吗?”樊振东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周雨这才发现这孩子有大小眼来着。

“谁说作家压力不大啊?”周雨吸溜干净最后一筷子面,樊振东顺势接过来,这让周雨终于有了上手捏他脸的机会,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光是要想情节、整理思路、逻辑顺序这些就够我掉头发的了,再说了,现在抢饭碗的那么多,我不弄出个惊世绝俗的东西来估计就等喝西北风了。”

“等会儿,雨哥你的笔名是啥?说不定我还看过你的书。”樊振东走出去之前这么问。

“将雨。”

文艺范,和面前这个笑起来很好看的人一样。

“我看过你的书。真的。你可别用怀疑的眼光看我啊。”

樊振东极力地解释,周雨极力地不信。



2.

可事实上,樊振东确实看过周雨的书。

是在某个照常上班、照常救死扶伤的下午,樊振东刚从手术室回来,四个小时的手术累得他全身发酸。这次的病人是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人,意外地出了车祸,差点没救回来。

据说那人在等公交的时候还在低头专心致志地看一本书,本和车祸八竿子也扯不到一块,谁知那辆奔驰的司机疲劳驾驶了呢?没留神一甩方向盘直冲上人行道。

周围的寥寥无几的人注意到,避开了,那小伙子就倒霉了。

“看来以后又加一条——不能在人行道上看书。”同事程靖淇听了樊振东的话以后调侃了几句,在以前樊振东早就跟他干起来了,现在没心情也没力气。程靖淇不依不饶,干脆把椅子挪到樊振东的身边,问道:“看得是啥?这么入迷,居然连车都没注意。”

樊振东回想了一遍那本血迹斑斑的书封,如实回答:“叫什么《我与世界握手言和》吧好像。”

“原来是这个啊。”程靖淇给樊振东捏了捏肩,以前都是这样,缓解一下樊医生的疲劳,他说:“我推荐你可以去看看那本书,写的都是真事儿,作者用笔很细,看完以后绝对心情舒适。我觉得适合我们成天在医院里泡着和死神抢人的职业工作者。”

“我可不想下次你来手术室里看我。”樊振东终于舍得跟他开个玩笑。

“我说真的你怎么还不信呐,”程靖淇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弄得樊振东连连求饶,“给我印象最深的一篇,大概就是一个医生尽了力没有救回一个正值花季年纪的小姑娘。”

“后来呢?”

后来医生很愧疚,家属虽然表示理解,没有责怪他,可他还是辞了职开始做一个旅人,带着对小女孩的惋惜走遍了大江南北,终于在珠穆朗玛峰上想明白了一切,回到了与死神对抗的日子。

“为啥是那儿?”樊振东不解的说道,“作者写这个有什么特殊意义?”

“书里很多地方都写到了这个,”程靖淇开始给樊振东捶捶背,“后记里说,他觉得这个世界第一高的山上或许真的有神灵的存在,能救赎一切走了歪路的人,能洗涤心里所有的不安。哦对,他还说过如果有一天他有了恋人,一定会第一时间带着恋人一起去那里。”

有神灵?

就可以救赎了吗?

樊振东放着心中的疑问和程靖淇开玩笑道:

“那你得努力努力了,跟着人家一块儿去,如果追不到手就和大头去也成。”

瞧给你能耐的。

程靖淇在樊振东背后翻了个比天高的白眼,手下一重差点一锤把樊振东的午饭给打出来。



周雨喜欢的东西,都没法脱离“圣洁”这个词,无论是西藏的布达拉宫还是边境上的珠穆朗玛。

在南方长大的人,尤其是在一个这么一个“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的地区,自小能看见的就是属于江南的青翠。

所以能培养出他这样一个温柔的人,樊振东觉得很不意外。

成为朋友是顺其自然的事。



男生之间的友谊很简单,一顿饭能,一场球能,打一架也能,就算只是朋友给朋友的朋友介绍自己一句也能。

樊振东亦步亦趋地走在周雨身旁,周雨偶尔会同他说两句话,其余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着,却也不尴尬。

从“捡”到周雨到现在也差不多半年过去了,自从樊振东知道周雨原来的房东涨价打算重新租一个以后差点蹦起来,扒住周雨的手臂晃。

“雨哥你就来我这里吧,在我这儿也能写东西。有wifi还能喝可乐果汁还有水和酒,而且我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宿舍怪无聊的,我不收你房租只要你写了东西给我第一个看,就当我是你的书迷呗。而且你写东西的时候我绝对不烦你,没灵感了我还能跟你探讨一下别看我是医生,我中学时候每次作文可一直都是第一名。”樊振东的手抓在周雨的长袖衫上,手心里都是汗,他道:“而且等你压力大了我失眠了的时候就可以一起出去散步吹风了,你说是吧雨哥?”

周雨斟酌了片刻,摸了摸下巴说道:“听上去…还不错。”

不过这个二十岁的樊医生也真是心大,和一个刚认识的人做朋友还要他和自己住。

周雨想了想,反正自己也不算亏,自己家里网不好电费又贵,一个月得耗费多少脑细胞才能赚来的钱最后几乎都给了水电局。有这么一个便宜扑到他身上,身为金牛座的周雨没法不同意。



3.

这半年就是这么过来的,有时候樊振东刚下班还没推开门就知道周雨肯定在沙发上坐着,要么是打游戏要么是写文章,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剥削了樊振东的零食看着电视上的苦情剧吐槽这个男主角吐槽那个女主角。

大多数时候,樊振东从零食袋里顺几块薯片——还得小心翼翼地不然周雨准得瞪他——和周雨说起今天在医院又碰上了那些奇葩病人、哪个病房又送走了一个负责的主管医生难过了好一阵、有个实习护士今天第一次扎针结果扎错了方向让家属好一顿数落偷偷的躲着哭、赵医生和周医生吵了架办公室里气压都降了不少…

周雨就啃着鸡腿听他说,有时候和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以后搬出笔记本记录下来,樊振东问他在干嘛,周雨回答,为了给自己下一本书找素材。

不过樊振东也没问周雨下一本书要写什么,是现在大火的都市爱情还是玄幻仙侠。他都没问,反震到时候他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而且还能要到签名版。

多划算。



“小胖,”周雨哼起歌曲,不成调子,樊振东一时半会猜不出是什么歌,只是在心里感慨着如果程靖淇知道他喜欢的作家唱歌是这么个水平会不会脱粉。周雨余光看樊振东在冥思苦想,伸出手搭在了樊振东的肩上,道:“你咋想的要读医还来301就职,以前我爸妈也想让我学这个,不过跟福尔马林打交道不是我能受得了的。”周雨眯了眯眼,百般不解地道:“现在的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应该比我都讨厌医学吧。诶,你就那么喜欢?”

樊振东一时不知道是该反驳一下“怎么你就比我大五岁我就是年轻人你就不是”还是应该对周雨微博上的简介里“金牛座的话痨作家”表示认同。

“我…我一开始也受不住那些乱七八糟的味道,好几次解刨课我都吐了,后来…习惯了就没事。”樊振东想了想又补充道:“其实小时候我就跟着我爸跑医院,我爸以前就是医生,还是专家级别的,他经常和死神抢人,经他手的病人都挺特别感谢他。一来二去的,我就也想像他一样,做一个救死扶伤的人,为社会做贡献。”

“原来是这样啊…”

樊振东现在脑子里想的都是程靖淇早上发布的朋友圈里晒出的是和王楚钦的牵手照,还有前天他师弟许昕和方博在新西兰的结婚典礼。

羡慕嫉妒不恨。

其实他这么个母胎单身也搞不明白到底喜不喜欢周雨,他知道讨厌一个人的好困,但喜欢是什么感觉倒是没尝试过。他也明白他和周雨都是男生,以后结婚得像许昕他们一样跑到国外不过他不嫌麻烦。



程靖淇曾经搂着王楚钦坐在他对面这么说:

“喜不喜欢的得你自己知道,不过你这个脑子等你反应过来你的周雨都跟人跑了你还不知道。”程靖淇说完一段还当着他的面夹了几块他放下锅的肉喂到王楚钦嘴边,还好王楚钦没有屈服,一巴掌打掉了狼爪。

樊振东嘴角抽了抽,您是我哥,结果拐了个比我还小几岁的,您这脑子确实够好。

“先下手为强”,王楚钦代替程靖淇这么说。

“周雨,”樊振东忐忑地开口,周雨侧过头来看他,两人脚步也没停。

樊振东没敢看周雨,视线所及之处都是青草红花,是初春到来的好迹象。

他和周雨一起度过了一个秋天。一起走在小道上踩着枯枝落叶,咔嚓咔嚓,一边听着倦鸟归巢哼起的轻快语调,一边小跑和周雨肩并肩,同手同脚,累了就靠在长椅上等太阳下山,等游人归家。

也一起度过了一个冬天。下起一场大雪冷的慌,就不去外面散步闲逛,窝在家里看电视,手里捂着热可可,喜欢的球员进了球就跳起来喝彩,赢了比赛就围着茶几转圈庆祝。

他迫不及待地想和周雨度过这个春天,还有接下来的夏天,又或者,一起度过几十个四季似乎感觉也不错。

“你想说什么?”周雨耐着性子问他。

“周雨你…有兴趣谈个恋爱吗?”樊振东踢走了脚下的小石子,小石子一路滚着走,哗啦啦的响,最后停在了草地里。

“和谁?”周雨挑了挑眉毛道:“和你吗?樊医生?”

不和我…这里还有别人吗?

…那个坐在那儿逗狗的大叔不算。

“听起来…还不错。”周雨上手揉了揉樊振东的头发,眼睛弯成了月亮,说道:“周小作家和小樊医生,似乎是个不错的题材。”

“真…的?”樊振东的眼睛亮了起来。

“不然小樊医生以为我为什么会答应和你住在一起,而不是去找房子?”

这简直是小樊医生在累了一天之后得到的最大的喜讯了。

“我我我我会把薯片蛋糕可乐饼干巧克力糖果都给你的…”说到一半,樊振东的声音低了下去,“还有我,我也给你。”

你的眼里常见深情,我予你温柔。这么想想,我们俩真是天下最配了。



4.

“噗…”程靖淇差点把嘴里的橙汁喷出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牵着手从餐厅外走进来的两个人,待两人在他面前站定之后,指着他们紧紧牵着的手,声音都在颤抖:“你说你瞒着我谈了俩月恋爱要带来给我看看…结果是我最喜欢的‘将雨’吗?”

“不好意思,他是我最喜欢的。”樊振东举起掌心相对的两双手在程靖淇面前晃悠。

樊振东颇为嘚瑟地看着程靖淇,一副“你要再瞪我我就告诉大头你想追周雨”的表情,程靖淇咬着杯子为自己抱不平。

早知道樊振东这头猪会拱到这么好的白菜,就不应该给他推荐那本书。

应该推荐朱霖峰写的那本——《吃饭和减肥到底谁更重要》,不不不,还有它的姊妹篇——《在兄弟面前秀恩爱到底有多可耻》!

“我看你那表情就是嫉妒我吧,不过我大人不记小人过,”樊振东像黑社会老大原谅小弟一样,霸气地挥挥手打趣:“以后周雨签名珍藏版的书想要,找我啊,打九八折亲情价。”樊振东和周雨在程靖淇对面坐下,樊振东从程靖淇手里抢来菜单递给周雨,无视了程靖淇生无可恋的表情说道:“大头呢?没来啊?”

“洗手间呢,”对面的樊振东搂着周雨,程靖淇只能抱着自己的面前橙汁哭泣,一边在心里念叨着“去你的大人不记小人过,樊振东你可别仗着周雨就飘了”,一边期盼王楚钦快点回来,“还好我带着家属来了,不然今天非得让你这副场面给辣瞎喽。”



同样是医生,怎么我拐了个知名运动员,这小子拐到手的就是个知名作家,在线等,不急。

樊振东回复:谁让你以前经常在我面前辣我眼睛了。

王楚钦回复:程靖淇你要是喜欢你也去追我给你挂横幅顺便把你人送过去就别回来了。

程靖淇回复王楚钦:大头我开玩笑呢,那块搓衣板都快不行了,再怎么着也等我买块新的你说是不?

程靖淇回复樊振东:我那是爱的表达,属于正常现象,别误会啊,我的爱群发都不能有你。



“行了行了,”周雨点了几个菜,合上菜单,朝程靖淇伸出手,程靖淇见状也伸出手回握,樊振东的眼睛一直放在他俩的手上,周雨用胳膊肘捅了捅樊振东道:“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要是小胖有什么以前糗事你就告诉我,这几天待在家里没新鲜事,没法动笔,想听几个解解闷。”

“小胖的事儿挺多的——”程靖淇故意卖关子,周雨的急性子此刻都使出来,手里樊振东方才扯给他的纸巾越拽越紧。程靖淇乐了,至于樊振东朝他发来的“你要敢说我就跟你没完”的信号表示毫不畏惧,开口道:“小胖以前和我们几个去江苏那边旅游,结后来我们又跟着他回广东说是有场球赛不能错过。好家伙他一下飞机就感冒,我们问他咋了,他说:‘我可能是对于广州这边的天气还不太适应’。周雨你说好不好笑。”

樊振东想,自己当初怎么嘴瓢成那样?还能让程靖淇揪着不放。

广州人对于广州天气不适应,樊振东你可是第一个。

周雨用勺子搅着咖啡,歪着头“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对着程靖淇说:

“那天我做了一大份可乐鸡翅,正巧小胖朋友来,我就寻思给他们尝尝,结果你猜怎么着,”程靖淇竖起了耳朵凑过去听,“他为了自己独吞,说他那些朋友吃这个会肚子疼吃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雨。”樊振东闷闷地说,“怎么人家的男朋友都是想一起过未来的生活,就你满脑子都是我黑历史。”

“因为我是小胖家的啊。”周雨一口咬住了樊振东递过来的巧克力棒。

程靖淇在心里给周雨点了个赞:老哥,稳!

“我还听孔令轩说过你好多事,”周雨每次想起孔令轩说起樊振东骑自行车摔进河里没敢回家趴树上躲着结果压断了树杈掉下来的事就笑的不成样子,“他还说你被狗追灵机一动跳进河里了…诶你怎么老掉河里啊?”

樊振东斜了一眼憋着笑的程靖淇,陪着周雨干笑了几声。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好玩,认识你这么久咋没发现…”程靖淇一边揉着笑哭的眼睛一边招呼着从洗手间出来的王楚钦。

这是你男朋友,忍着。樊振东这么想。

还有孔令轩,等你找着另一半了你看我不把你摘别人家苹果结果卡树上下不来活等着人家来抓你的事全部散播出去。

还有对面那个,待会儿就告诉你男朋友你上次多看了两眼游泳池那老外的事。



那顿饭樊振东算了算,周雨是自己男朋友让他笑自己不亏,但是程靖淇和王楚钦都笑趴在桌上这事,还是他亏了。

“孔令轩和程靖淇这几天都给你抖搂了我多少事儿啊。”樊振东把周雨扶到床上靠着,去给他倒了杯水。

周雨软塌塌地靠着床头,打了几个嗝,带着一股酒味。

樊振东没怎么喝,搁在以前,只要有程靖淇在他怎么的也要喝断片。只不过今天见识到了周雨有多能唠,基本上一句话就要灌一杯,樊振东断定了今晚是周雨断片,也就没怎么喝。

不过才了解半年多,樊振东知道周雨这人就是这样,不认识的时候特安静像个书上蹦出来的谦谦君子,但是认识第一天他就能跟你喝得谁也不认识谁。



下次得管着点周雨,不然下次又得把车搁外边开不回来。

没错,樊振东不会开车,不是学不会,医院离他住的地方也近,而且在北京这地方开车简直就是要非给自己找一个扣工资的理由。不过那也是在今天之前,今天之后,樊医生打算不管多忙都得去考驾照。

要不每次和周雨一块走在大马路上听周雨一嗓子嚎上青藏高原,他倒是习惯了不要紧,可关键是深更半夜的把狼招来怎么办?

“我打算去学车,只是这几天忙,所以可能得劳烦雨哥你教我。”樊振东把水递给周雨以后起身去卫生间拿了块湿毛巾给周雨擦擦脸。

“嗯?你说什么?”周雨脑子晕乎乎的,脸上都是酒精带来的红晕,还没反应过来樊振东到底说了什么。

“我说,”樊振东弯下腰给周雨擦脸,这样好歹能睡得舒服点,等会儿他还要去查一下醒酒汤的做法…樊振东“雨哥你得跟我过一辈子。”

周雨任凭樊振东在自己脸上揉来揉去的

瞧吧,喝醉了以后果然跟个傻子似的,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嘶…”周雨皱了皱眉,哼了一声,两只手在空中挥舞着,说出来的话也软绵绵的,“樊振东刚才有东西咬我,还是热的,你快去把那个东西赶跑!它要…它要吃了我!”

刚刚偷吃了一口的樊振东正捂着脸笑呢,周雨这一番话出来笑得更欢了。

“赶不走了,‘它’说今天必须吃了你。”樊振东拉住了周雨的手,凑近了,对着周雨耳朵吐着热气。

周雨怕痒,缩了缩脖子,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现在只想睡觉。他喝醉以后能在大街上闹腾,回到家就变得乖巧了。



“我想…我想睡觉。”

“和谁睡?”

“和你。”

周雨你知道你这样说会出事的吗?

樊振东把周雨的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周雨哼哼唧唧的,使劲在他肩窝处拱,活活像撒娇的小奶狗。

虽然周雨老说他是只豹子。

“那我陪雨哥睡觉?”周雨闷在他衣服里软软“嗯”了一声,樊振东的心里像猫抓一样,“那行,关灯了啊。”

“嗯…哎樊振东你关灯就关灯扒我衣服干嘛!”



第二天两个人一个抱着一个枕头大眼瞪小眼。

“去去去,”周雨踹了樊振东一脚,“去做早饭,饿了都。”

“好嘞。”樊振东乐呵呵地掀开被子下了床。

耳朵都红透了,还面不改色,怪不得要栽我手里呢。樊振东翻着冰箱这么想。

“你就给我一个人做啊?你饿吗?”周雨埋着头解决碗里的十个汤圆。

“我不吃,下午还有一个手术,吃了怕吐。”

“我以为你们都习惯到不会吐了。”周雨咬破了外皮,芝麻流进了嘴里,还有点烫。

“多少也还会有点反胃,不管做过多少台手术都一样。”樊振东揪着裤腿上的线,不敢说的太大声怕让周雨反手就是一碗汤圆盖脑袋上,“不过如果给你做手术那我绝对不会吐。”

你说说你一天都上哪学的那么瓢。

周雨脸皮薄,一回想昨晚可能发生的事就害羞得不行,十九禁啊十九禁。樊振东你说你才二十一岁,上哪学那么多花招,肯定没少看那些个乌七八糟的东西!

“冤枉啊雨哥,无师自通知道吗,在我喜欢你的那天就速成的技能还能从哪儿学到?”后来周雨耍赖的时候把樊振东离程靖淇朱霖峰他们远点的话说出来时,樊振东是这么回答他的。

毫无意外,喜提周雨枕头暴击一次。

“我打算写一本书…”周雨捏着勺柄戳着碗里无辜的汤圆,把憋了很久的想法都告诉樊振东。

看上去白白胖胖的,内里居然是芝麻馅的,果然和樊振东一样,蔫坏蔫坏的。

“行啊,”樊振东手上玩着周雨的魔方,死活都还差一块拼不上,“医生和作家的爱情故事吗?那我多给你点灵感,到时候我准买一打…哦不,两打放家里摆着,送人。”

喜提周雨白眼一个。

“上次我就瞎说,你还信了。”周雨勾下头喝着汤,点了点樊振东的额头说:“你的钱不是钱?”

摊上一个金牛座男朋友怎么办,在线等,这回挺急的。



樊振东拿起旁边的手机看了看,预定的手术时间还有五个多小时,但他作为主刀的那个要先去商讨商讨手术方案和做一些必要的准备。

“等我回来,”樊振东俯下身子捏着周雨的下巴盖了个章,“昕哥从国外回来了,我跟你提过的那个我师弟,我带你去聚餐。”

“为啥带我?”周大作家明知故问。

樊振东直起身子整理袖子,斜了一眼说:

“带家属。”

周大作家心里甜滋滋的,比吃了八颗大白兔还要甜。

不过樊振东一走,刚说完要出书的周雨懒癌发作没了动笔的心思。要说樊振东在的时候,他能靠在樊振东肩上敲键盘,樊振东放低了肩膀靠的舒服,自己也拿着笔记本编写今天的治疗报告。



豹子也不吃熊猫,还和熊猫一块玩。

那段时间他随手在微博上发出的小段子评论底下的粉丝都在哀嚎说太甜,问他是不是谈恋爱了。

嗯…是吧。

周雨动了动把自己望樊振东胸口上送。

诶周雨你别动我这剂量都写错三回了。

周雨撇了撇嘴。



他小时候最烦的就是医生,现在身体倒是不错,换在以前那就是个病秧子,三天两头父母都带着他往医院跑。

“骗子!”周雨小朋友挣扎着,奈何让他妈按住,脚让他爸抓紧了,他现在就像是个大毛毛虫。周雨小朋友抬起头看见医生叔叔拿着针朝他走来,明明现在想起都是和蔼的笑容,偏偏那时候在他看来就是阴曹地府的恶魔要索他命的,针刚打在他屁股上没过一会儿,眼泪就充上了眼眶,他带着哭腔说:“不是答应我带我去游乐园吗?怎么又是这里,大人都是骗子!”

周雨每每回家准能听见爸妈提起这个丢人的黑历史,当时还有好多亲戚在场,周雨红了脸,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我们周家和医生还真是有缘啊。你看你表妹现在找的男朋友就是医科大的,还有你表哥,估计等明年就能到医院上班了。”长辈提起晚辈总是和善的,笑晚辈之前的糗事,再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等周雨清明节回去的时候打算跟父母坦白,到时候他可能又会听见“我们周家和医生真是有缘”这句话。

周雨笑了笑,随便在衣柜里捞了一件樊振东的T恤,黑色的,有点大,不过也无济于事。

去医院见男朋友,顺便看个病。



5.

周雨一路打听,一路上得到的答案都是东南西北…弄得他一头雾水最后还是只能靠导航,来北京也好几年了,他始终没明白这些个方位到底是哪里,如果有太阳的话还好说,没太阳他就只能靠自己的运气。

这不是周雨第一次来301,以前他还没碰上樊振东的时候因为不规律的饮食和作息而得了胃病,次次都要来这里检查。遇见樊振东的那天晚上的第二天他也是打算去医院看看。

所以他知道手术室在哪儿,来的时候也问过程靖淇樊振东在哪个手术室,轻车熟路的他直奔那栋楼。

只不过这次的体验更深一点。或许是因为有了一个医生男友,周雨开始观察医院里发生的一切。

担架从他身边飞速而过,后面跟着哭的撕心裂肺的家属,不知道是谁,发生了什么,周雨闭了闭眼,在心里祈愿那个人能平安。

医院是个生离死别的地方。有的人笑,庆祝久病痊愈或是自家的宝宝平安降世;有的人哭,为爱人、为亲人、为友人,为他们各自心里所珍爱的人。

周雨心里堵得慌。



百米外就是樊振东工作的手术室,门顶上“手术中”的红灯还亮着,周雨仰头看着那道红光,终于明白了樊振东和千千万万个医务工作者所说的“救死扶伤”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他们拼尽了力气在死亡与生还这条线上把一个又一个陌生人拉回人间,即使最后没有人记得自己,也从来没有后悔入这一门行业,老了之后还能与晚辈说说自己当年有多厉害,这就已经很满足了。

“请问你…”

周雨缓过神来,看见一个满头大汗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应该是家属,周雨忙摇头指着手术室的门解释道:

“我的爱人在里面,他是主刀医生,很了不起。”

真的,樊振东是个很了不起的医生。



那人听明白他的意思之后一直给他鞠躬说谢谢,周雨伸手拦着对方不让他再鞠躬,他想,如果樊振东此刻在这里也会这么说:

“救人是医生的天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拯救一个又一个的生命,无关老少,无关贫富,只要他进了这里,我们就会尽力让他平安。”

家属和他一起走过去,那里还有好几个在等待,脸上是看得见的焦急。周雨靠在墙上刷着微博,今天编辑又催他交稿子。周雨翻了翻记录,自己已经半个多月没交稿子了,怪不得编辑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

“我保证今天给你一篇稿子,长篇系列的,不过我这会儿有点事需要处理,等着吧。”周雨敲完最后一个字,黑了手机屏揣进兜里,等樊振东出来。

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不过也没关系,他和樊振东总归是一体的。

樊振东会认真对待每一位病人,就像认真保护周雨一样。



灯灭了。

门还没开,病人的家属也第一时间都围了上来,周雨赶紧给他们让路,从一旁挤了出去,站的远远的,紧盯着门看。

“病人的情况很好,手术一切成功,待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樊振东从里面出来,摘了口罩向家属报告病人的情况。

手术中出了一点小麻烦,病人突然的心率急剧下降,他临时用了一种比较冒险的方法给挽救回来了。不过这些樊振东现在不打算告诉他们,毕竟现在对于家属来说,他们知道病人很顺利就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

“病人马上就出来了,你们可以在这儿先等等…”樊振东指了指后方,家属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虽然看不见什么,但有他这句话也能放下心来,于是又是一连串感恩的话送到他耳边。

樊振东虽说才二十一岁,做过的手术大大小小的也不少,其中不乏他做主刀的几场。这样的场面他见过很多次,也不厌其烦,谁会吝啬于当别人的英雄呢?



只是此刻肩酸腿酸的,眼睛也发酸,眨眨眼就能掉出泪。他抬眼,正巧,他在心里念着的人环抱双臂含着笑看着他。

樊振东所有的疲劳,在遇见周雨之后全部都一干二净。

周雨和他对视了几秒,突然朝他张开双臂,樊振东了然,和家属交代了几句便也张开了手走向周雨,走向了他所有的固执与大胆。

周雨撞进他的怀里,不过更准确的是撞进了他的心里,樊振东紧紧搂着他,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说道:“又救回来一个,太不容易了。”

“东哥你太牛逼了。”周雨习惯性的呼噜了一把樊振东的头顶,即使安慰也是骄傲的说道:“你简直就是我的小英雄。”

“大英雄。”樊振东纠正。

“好好好,大英雄,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吃饭啊,程靖淇他们都等不及了。”樊振东箍着周雨腰,周雨想挣脱来着奈何熊猫力气实在太大,周雨戳了戳他的背说悄悄话:“话说回来,我们俩在这里搂搂抱抱的,等你主任看见会不会扣你工资啊?”

才不会呢。皓哥最好了。樊振东在心里想。



日子就是这么一天一天过去的,一个人的时候就得过且过,两个人的时候就过得更快乐一点。

每天睡觉前周雨都会拿拍立得出来,拦住即将对他动手动脚的樊振东,背景有时是夜空有时是白墙,拍一张两个人的自拍。



“周雨你每天拍一张,得多麻烦啊。”樊振东扯着衣服道。

“哪里就是麻烦了,我得拍到我们老了以后,如果那会儿你瘦了,我拿出来笑你现在有多胖。”周雨取下新的照片摆在抽屉里,里头存着的照片已经占了大半个空间。周雨伸出手搂住樊振东的脖子道:“多有纪念意义啊…哎我上回跟你提过的那本书明天编辑就把样书送过来,我给你独家一份的珍藏版。”

“书比不上人重要,把作者送给我就行了。”樊振东顺势抓着周雨的手往床上一趴。

“喂樊振东你减减肥!压死我了!”

——TBC——

✘本来想开学之前写一篇属于我心里的泛舟,不过脑子太乱文笔不行,尽量挤出时间来填完吧,希望不能拖到高考之后…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