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12)

字数 3867阅读 166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四章 欺幼主恃强朝纲 选秀女谋增皇权

(12)

为康熙帝选秀女的事是康熙三年时朝廷的一件大事,很快户部就将各旗登记入册的适龄八旗女子花名册呈报到了康熙皇帝手上。

太皇太后手中拿着户部报上来的秀女名册翻看着,与才十一岁的孙儿康熙帝聊着关于选秀女的事。

“烨儿,你可知这个名册是作甚用的?”太皇太后拿着秀女名册对康熙帝说。

“烨儿知道,这是今日户部呈上来的秀女名册,这是给烨儿选秀女用的。”康熙帝回答道。

“那你知道为什么要选秀女吗?”太皇太后问道。

“孙儿不知。”康熙帝盯着太皇太后,一脸诚恳的说道。

“这选秀女啊,是你皇阿玛规定的,为的是备皇后妃嫔之选,延续我皇室血脉,或者赐婚给为亲王、郡王等皇室近支,扩大我皇室势力。”太皇太后开始为康熙帝慢慢讲解选秀女的满族婚姻制度,“为保证我皇室的尊贵和纯正,皇室妃嫔必须是八旗在籍旗人,所以,在这个册子上记录的都是旗籍女子,我们从这里边给烨儿选妃嫔。”

“那这秀女要怎么样选呢?”康熙帝问道。

“烨儿对我大清的八旗制度有多少了解?”太皇太后希望年幼的康熙帝能多了解八旗制度,长大后能依靠八旗制度管理旗人和治理国家。

“烨儿知道!太祖创八旗,最初只有满洲八旗,后来不断扩大,吸收蒙古降兵后建立蒙古八旗,后来又吸收汉人建立汉军八旗;到了现在,八旗实则是三支八旗势力,或者说是二十四旗。”康熙帝说道。

“嗯。满洲八旗又因为掌旗主的不同分为上三旗和下五旗,烨儿你可是掌这上三旗的旗主儿!”太皇太后补充了康熙帝的说法,“管好八旗,是皇帝的重要之事;八旗制度以旗统人,以旗统兵,兵农合一,出则为兵,入则为民,无事耕猎,有事征调,烨儿要记住了!”

“是,皇祖母,烨儿记住了!”康熙帝恭敬的聆听着太皇太后的教诲。

“嗯,再说回选秀的事,你皇阿玛时规定,凡八旗人家年满十四岁至十六岁的女子,必须参加每三年一次的选秀女。阅选时按照八旗的顺序进行,首先是上三旗,然后是下五旗,各旗按满洲八旗、蒙古八旗,汉军八旗分处,依次待选。”太皇太后继续说道。

“那烨儿要如何作选呢?”康熙帝眨巴着小眼睛,一脸懵懂的问道。

看着小皇帝稚气未脱的样子,太皇太后心里不由的升起了一丝怜悯;想着自己孙儿还这么小就要用幼小的肩膀扛起一个国家、数千万子民,还有日益逼近的威胁和危机。太皇太后脑子里仍然有些矛盾,现在要不要把当前的时局情况告诉他呢!?

“烨儿就选自己看上喜欢的秀女,看中哪个,就在应选秀女排单上把谁的名字勾记下来,宫女们会把被选中的秀女的牌子留下来,选中的秀女会继续进入下一轮的复选。皇祖母和宫里的皇后们再给烨儿在外形、仪态、礼节、着装、家世背景等遴选要求上把把关。”太皇太后嘴上说得简单,心里却盘算着另外的事情。

“启禀太皇太后、皇上,明珠大人来了。”两人正聊着,门外传来太监的禀报。

“让他进来吧。”太皇太后收起了与孙儿聊天时的那种亲人间和蔼的神情,换作了一副高贵清冷的模样。

“微臣明珠叩见太皇太后,叩见皇上!”明珠走入殿内,跪拜叩首。

“平身。”康熙帝说道。

“谢皇上。”明珠站起身,恭敬的站在原地等候着太皇太后和皇帝问话。

“明珠,你来得正好,秀女名册已经呈报上来,我跟皇上正说着选秀女的事,你来给皇上说说选秀女的规制吧。”太皇太后见明珠正巧来了,就让明珠给康熙帝讲解这选秀女的相关的规定。

“喳…启禀皇上,这选秀之事是顺治帝所定的规制,每三年从八旗家庭中选一次,参选范围为八旗满洲、蒙古、汉军官员、另户军士、闲散壮丁家的女子;各旗呈报户部,户部上呈给皇上指定阅选日期。内务府拿到户部呈报的汇总名册后,根据八旗顺序把应选的秀女们编排成组,每组设置一个排单,上面记着这组秀女的名字,供皇上和各宫主事的皇后嫔妃们挑选;再给每个秀女制一个牌子,写明姓氏名字及旗籍家庭,排单上被勾记的秀女,留下她的牌子,说明被选中了,这叫留牌子;没选中的那些就是被撂牌子了。留牌子的还要在宫里居住一段参加训练、复选和观察,直到选秀女结束。被撂牌子了的秀女在征得牛录官员的同意后,即可出宫,可以自由聘嫁了。”明珠简单的说了一下选秀的大概情情况,看了一眼太皇太后,不知道是否还要继续说下去。

牛录,汉译“佐领”,是满族社会基本的户口和军事编制单位。战时为领兵官,平时掌管所属户口、田宅、兵籍、诉讼等事,在清初时期,佐领的军事职能比重较大。

见太皇太后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示意明珠继续说下去,明珠才继续往下说。

“秀女的阅选,除了前面说的分旗籍外,各旗内也有先后顺序区别。在阅选前一日,各旗在宫外对各自应选秀女进行排车,排车的规矩是最前是后妃姊妹及亲兄弟姊妹之女,然后是上次被留牌子本次复选的秀女,再次是本次送选的秀女,而本次送选的秀女则按年岁及其父官职大小分别排列;由户部司官将应选女子送至宫门,交予宫内太监按组引入宫内;接着就是按组依次等候皇上和太后皇妃们挑选了。”明珠说道。

“朕知道了!这份名册,待朕和皇祖母看过之后,交内务府按制准备。”康熙了解过后,即刻着明珠安排内务府对秀女编制排单,制作牌子、交待太监和宫女做好选秀女的准备等。

“还有,此次选秀女一事,太监只做秀女接引和之用,其他的事交由宫女和内务府司官来办。”太皇太后对使用太监仍然存有较大的戒心,强调内务府对太监的任用要严格控制。

“微臣领旨。”明珠即刻接了康熙口谕。

“明珠,你过来是有何事?”太皇太后这才问起明珠此行目的。

“回禀太皇太后,微臣也是为选秀之事二来,不过是请示今年的包衣三旗的选秀女之事是否依旧进行?”明珠回答道。

包衣三旗,不同于八旗制度下的八旗,是内务府所管辖的上三旗的包衣旗人组成。这些包衣旗人多为上三旗的奴仆、俘虏等组成。

“嗯,一切照旧,毋须另行请旨了。”太皇太后替康熙帝做了主。

“喳,微臣这就安排内务府开始一并准备了。”明珠说。

“好,两件事都抓紧办理。”太皇太后说道。

“喳,微臣告退!”说完,明珠退出殿门而去。

“皇祖母,包衣三旗的选秀女,有何不同吗?”待明珠离开后,康熙帝这才好奇地问太皇太后。

“这包衣三旗的选秀女,实则是为紫禁城内挑选可供使唤的宫女;这些女子都是由内务府统管的上三旗的包衣旗人之女,选中之人即留在宫中成为妃、嫔、贵人、常在、答应的使役。选宫女这事交由内务府去做就可以了,皇上不必太过关心此事,让宫中的妃嫔们去挑吧。”太皇太后简单的描述了包衣三旗的选秀女一事,便不再愿意就此事谈论下去,毕竟这些宫女都是内务府包衣下贱之女,由皇帝皇后去挑选,是有伤国体和皇室威仪的。

“哦!烨儿知道了。选秀时依着内务府的安排就是了。”

“烨儿,现在只剩下咱祖孙俩了,皇祖母跟你说说心里话。烨儿可知皇祖母为何如此关心烨儿选秀女成婚之事。”太皇太后道。

“好的,烨儿听着呢!”

“烨儿继皇帝位后的这几年,朝廷的局势发生了变化。四位辅政大臣的权势格局也今非往日了。你皇阿玛为皇帝诏命的四位辅政大臣,分属上三旗,权力分散在三旗相互制约;一位是德高望重的开国功臣,可帮助皇帝稳遗老;一位是战功显赫的三朝元老,可帮助皇帝震番邦;一位是开国功勋之后,可帮助皇帝安功臣;还有一位是朝廷新贵大臣,可帮助皇帝统新臣。这样的安排可以说是能保烨儿皇位万无一失。”太皇太后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但是,这权和利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如今的辅政大臣已不再如受命时那般同心协力了。鳌拜操握权柄、结党营私,与苏克萨哈因政见不合而发生争论,宛如仇敌;索尼年老多病,畏事避祸,不愿意卷入鳌苏党争之中;遏必隆与鳌拜同属镶黄旗,遇事多是附和鳌拜;从今来看,朝堂之上权势已经倾斜了。”

“每日上朝,烨儿见鳌拜在朝堂之上是越来越傲慢,群臣或不敢言,或附和鳌拜。根本没有把孙儿放在眼里。”康熙帝也感觉到朝廷的异样,略有些担忧。

“是啊,皇祖母正是担心这朝局一边倒向鳌拜,没有人能帮助皇帝去遏制他。皇祖母认为,鳌拜是断不会仿效当年摄政王多尔衮拥立你皇阿玛继承皇帝的做法。”太皇太后忘不了多尔衮在权利驱使下仍然可以冷静分析利弊,最终选择拥立顺治帝继承皇位的事,若非如此,多尔衮的结局无人能够料定。

“皇祖母,今天跟烨儿说选秀女的事,是否跟这件事有关?”小小的康熙帝非常聪明,明白皇祖母问他秀女名册的事,一定跟刚才说的朝政有关。

“在当今朝廷之上,论战功、权威、地位与影响力,能与鳌拜相抗衡的唯有索尼一人,皇祖母想拉拢索尼一族为皇帝所用,帮助皇帝今后顺利亲政;只可惜索尼年老多病,也不愿意与鳌拜正面冲突,这才是皇祖母不愿看到的。如今,索尼有一个孙女,是其长子噶布喇之女,年龄与烨儿相仿;皇祖母想通过这次选秀,册立索尼之孙女,以此拉拢索尼一族为皇室所用,形成对抗鳌拜的一股势力。”太皇太后将自己的想法向康熙帝和盘托出,并不担心康熙帝会反感这场政治婚姻,或许康熙帝意识不到这是一场政治婚姻,又或许康熙帝本就应该明白作为一个皇帝,就应该牺牲所谓的个人,婚姻就是政治,这就是自己的宿命。

“如果索尼仍然畏事托病不朝,那当如何?”康熙帝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政治敏锐度,想到了官场常用的伎俩。

“如果他的孙女卷入这场战争,哀家想索尼和他的儿子们也不会坐以待毙的!”依照太皇太后的设计,是把索尼一家拖入自己的阵营,让索尼就范。

“那如果鳌拜反对,又当如何呢?”康熙帝追问道。

“给皇帝选择嫔妃既是国之大事,也是我皇室之家事,有些事情由不得他鳌拜插手,谅他也没有这个胆子,在朝廷上公然反对皇帝册立妃嫔!”太皇太后恨恨然说道,心中的一团抑郁之气已经憋了很久很久。

此时太皇太后的心里盘算着一出戏,她要导演一出逆转朝局的大戏,这出戏的剧本她已经写好,演员她亦选好了,只待这出戏隆重上演。

回到目录

第四章 欺幼主恃强朝纲 选秀女谋增皇权(1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