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卿佳人,曲骁成歌(连载第五十章)

96
就是宁姐姐呀
2017.05.21 01:29* 字数 3451

第四十九章

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五十章  他的手掌好温暖

“嗯?”罗骁凭借自己的记忆来到亚索的住所,奇怪的是那扇门是敞开着的,莫非亚索醒了?

他走进屋内,空无一人,静悄悄的只能听见罗骁自己的脚步声,他猜的没错,亚索的确醒了,原本封闭着的棺材此刻也没了棺盖。

他的视线四下寻找,除了发现不知何时被扔在墙角的棺盖以及墙壁上被凿出的大坑外,什么也没有发现。

亚索不知所踪,而自己放在石桌上的玉佩也不见踪影,罗骁很清楚的记得他将玉佩留在了石桌上。

此刻玉佩不见,定是被亚索收了起来,那他现在不在这里又会去哪呢?

罗骁的脑海中突然有了答案,对,他一定是去找婉卿了!

找到了羽皇的曲镇过得也并不安生,他的心里是忐忑的,一方面庆幸自己可以这么快找到罗骁,且他并没有抵触情绪,这也证明了羽族的未来是有希望的。

而另一方面,他又惴惴不安等待着罗骁的消息,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办法飞翔,羽皇的翅膀难道也被封印?之前羽神却并没有提及这一点啊。

最重要的是,在羽皇还没有足够能力带领羽族子民时,这件事则需要他完全保密,保不齐哪里正有着一双眼盯着他们,若罗骁的生命受到威胁,他将闯下大祸啊!

曲镇这样想着已经来到了家门口,自己这些日子一直奔波于羽皇的事情,几乎没太着家,心中对许柔及女儿早就有所抱歉,今天终于有空可以陪陪她们娘俩了。

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许柔正坐在餐桌旁,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而女儿的房间则是紧紧关着门,难不成两人吵架了?

“我回来了!”曲镇试探性的说了句话。

许柔也发现了丈夫回家,立刻收起了自己的担忧,她不想把女儿可能会受到伤害的事告诉曲镇,她早已想好了自己解决。

许柔站起身子,换上笑脸走向曲镇要接过他脱下的大衣,“回来啦,累了吧?还想吃点什么,我再去给你热热菜。”

“不用不用,我跟客户吃过了。”曲镇朝着婉卿房间努了努嘴,“女儿怎么了?”

“不知道啊,之前她去倒垃圾,回来就闷闷不乐的,问她也不回答,只说刚刚见了一个朋友……”许柔照实说了,因为她也不知道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然你去看看?跟她聊聊天。”

曲镇点了点头,“好,那我去看看,你也别担心,一会等我出来跟你说。”拍了拍许柔的肩,示意她放宽心,便走向了婉卿房间。

“叩叩——”曲镇轻轻敲击着房门,“婉卿,是爸爸,愿意跟我聊聊吗?”

听到是父亲的声音,婉卿不愿带着这种心情跟他聊天,却又觉得若是拒绝又会不够礼貌,索性还是下床开了门。

曲镇坐在婉卿卧室的椅子上,婉卿与他相对盘腿坐在床上,依旧打不起精神。

“婉卿啊,这段时间爸爸不在,你有没有想我啊?”两人之间还是曲镇先开了口。

听到曲镇的话,婉卿舒展了眉头,笑了笑,“有吧……”

“啊?居然还是不确定的语气……”曲镇扁着嘴的样子一下子就逗笑了婉卿。

可她的表情又严肃起来,“爸,我只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妈妈,不然她又要大惊小怪了。”

“OK!”曲镇手指从嘴唇滑过,作出一个封住嘴巴的动作。

婉卿歪着脑袋沉思了一会,“嗯……爸爸,您相信这世上有除了我们人类的另一种人形种族的存在吗?”

婉卿的话使得曲镇心下一惊,后背不禁冒出冷汗,他可从不记得自己在婉卿面前暴露过什么啊。

虽然心中忐忑不安,嘴上还是硬着头皮,试探性地问道“也许有吧,怎么了?”

“那你知道……血族吗?”婉卿微眯着眼睛声音不自觉的压低,“会吸食人血的族类。”

曲镇在这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是血族!他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血族前任公爵亚瑟满脸是血,露出锋利牙齿,脚下是早已没有了气息的羽人的画面。

他们也算是邪族,可千百年来并没有被大众所熟知,电视节目中的吸血鬼形象也是以讹传讹,真正见到血族的还在少数,这也与之前血族的滥杀有关,看到他们真实面貌的也都被吸干了血,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政府也是断然不会报道的,久而久之也就消失于大众的视野。

可是婉卿又是怎么知道的呢?莫非是看电影看多了?

“婉卿啊,你说的是不是吸血鬼,电视上那种?”曲镇发出疑惑。

“应该跟那种很像吧……爸爸我说了你可别害怕,也别说出去。”婉卿下意识的向窗边看道,窗帘依旧挂在那里,没有丝毫异样,“我认识一个血族的人,好像还是他们那里的公爵,反正就是很厉害的人……”

“什么!”曲镇不禁惊呼出来。

“嘘!别激动!”婉卿立刻不断摆手,试图控制曲镇的情绪,没想到这件事连爸爸也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惊讶。

可婉卿不知道的是,曲镇并不是因为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血族的存在而震惊,而是担忧着女儿的安危,莫不是血族一行知道了婉卿是我的女儿便想对她做些什么?

“额……这事是挺让我惊讶的。”曲镇尽力装出一副仅仅是因为知道这个物种真实存在而惊讶的样子,“那女儿你能告诉我你们是怎样认识的吗?”

“啊……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就是莫名来到我房间了……啊其实也不重要啦,就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婉卿思量再三还是将亚索吸了自己的血的事瞒下来,刚刚爸爸反应就够大了,再说这件事,他又该担心了。

婉卿这样想着将曲镇推出了屋内,“没事咯,记住我们的约定哦!”她也同样在嘴唇边作出一个禁声的动作。

而曲镇却也偷偷在心中盘算着什么时候好好查查此事,到底血族想要做什么?

从咖啡厅出来后的沈艺君突然觉得浑身发冷,一个人抱着胳膊走在马路上,不想回家,却又不知道去哪里。

临出门前她拒绝了周静想要送她的想法,她需要一个人好好想想。

周静的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明确,她现在很有钱想要弥补她不在的那十年对艺君造成的伤害,所以要接她到美国读书,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艺君其实是拒绝的,她遭受的童年阴影岂是用钱可以买的回来的?这样轻松就答应她岂不是太贬低了自己?

可她又想到自己那略显寒酸的家,现在的社会,高考根本不是穷学生的出路,到处需要用钱,到处需要靠关系,而她,一样都没有。

她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是做一名出色的律师,可靠自己的努力,又是何等艰难,但若是有了更好的师资条件,是不是这一切都会不一样?是不是自己的人生将就此改写?

此刻的她脑海中猛然浮现了婉卿的身影,她点了点头,还是去找婉卿聊聊吧!

到处都找不到亚索的罗骁来到了婉卿家,不像亚索的踌躇,他直接敲了门。

开门的是许柔,“啊,是小罗啊,来找婉卿的吧,快进来快进来!”

“谢谢阿姨,这些天不见,您又年轻了!”一上来罗骁就给了许柔一个糖衣炮弹,笑的许柔合不拢嘴,“婉卿啊,小罗来了!”

“小罗你去找她吧,她在房间里呢!”

“好的阿姨,您就别忙了,我去找她!”

听到罗骁来了的婉卿以自己最快的宿舍梳了头发,换了身衣服,还没来得及答应就听见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便再次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等待着开门。

路过客厅时,罗骁瞥见了沙发上的曲镇,表情僵硬了一秒,点点头笑了笑,而曲镇也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更大幅度的点着头,都快像鞠了个大躬了。

“你来啦?”婉卿提前一步开了门,站在门口冲着罗骁打着招呼,那表情怎么看都像害了羞的小媳妇。

罗骁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那个……不然我们下去走走?”

婉卿心中一阵窃喜,一起下去散步啊!可表面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微微点头,“好,反正我刚吃完饭,正要去消化消化。”这话说的她自己都有些心虚,还偷偷看了一眼许柔有没有听到,防止她拆穿自己。

婉卿与罗骁肩并肩的走着,偶尔还会碰到彼此的胳膊,身体上的碰触再加上今晚皎洁的明月,使得两人的心都不听话的“扑通扑通”跳着。

“咳,今天天气不错啊。”罗骁沉浸在这种气氛中,竟瞬间就忘记了自己前来的真实目的。

“是啊,不是很冷。”哈气从婉卿的嘴中呼出,她自己都觉得说出的话尴尬,她现在明明冷的想跺脚。

“这几天过得怎样?”罗骁再次问道。

“还不错啊,你呢,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吧。”婉卿别过脸看着罗骁,因为距离很近的缘故,罗骁显得更高,婉卿只能仰着头看他。

瘦削却立体的面庞,难得的单眼皮大眼睛,笑起来还有一个浅浅的酒窝,怎么看都有点小帅啊,婉卿不禁多看了两眼,一秒化作花痴状。

就是这多看的两眼,正好对上罗骁的目光,四目相对,婉卿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此时的罗骁也头脑发热,若不是这黑夜,自己肯定能被看出脸红了吧,他注意到婉卿的手握在一起,是冷了吧?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他竟握住了婉卿的手,果不其然,她的手冰凉,却好小巧,握住的一刻,自己还有一种没来由的悸动。

而被握住手的婉卿更是慌了神儿,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罗骁的手比想象中还要大,还要温暖,将自己的手完全包在手心中,好踏实好心安。

他们彼此望着对方,在这月色的衬托下,眼中的对方显得更加有魅力。

殊不知不远处早已有人默默看到了这一切,艺君狠狠的咬着牙,自己最好的朋友跟自己最喜欢的人。

曲婉卿,你不是有了林洛天吗?为什么还要来跟我抢罗骁,你不是看不出我喜欢他吧!

为什么?为什么上帝对我如此不公,你们,你们都给我等着!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