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对中国大量使用化学武器,为啥不敢对美国使用毒气弹?

96
飞春读传
2016.09.24 09:12* 字数 1272

毒气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就已运用。后作为一种禁用化学武器,毒气弹在《凡尔赛条约》第171条和《海牙公约》等系列国际公约,都明确被禁止使用,包括催泪弹。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签署了这一系列国际公约。

但日本没有放弃使用毒气。二战前,日本对侵略中国蓄谋已久,秘密进行演练,为日后实施毒气战暗中准备。

侵华前日本毒气演练

一、1937年,日本首次对中国使用化学武器

侵华开始后,日本陆军对待技术落后的中国军队,全然不顾国际禁令。1937年7月28日,日本天皇裕仁发布授权使用化学武器第一道命令。参谋总长闲院亲王传达命令:在夺取北京——通州地区的过程中,适当的时候可以使用催泪弹。

同年9月11日,裕仁发布第二号天皇命令,批准在上海部署某特别化学武器部队。这些命令最初批准的是小规模试验性的毒气使用,后来在中国、蒙古主要战场发展成大量使用。

1938年8月至10月侵略武汉时,日本天皇批准使用毒气共375次。在对广东的侵略中,授权日二十一军使用催泪弹和毒气两种化学武器。

毒气战中日军曾使用的防毒面具

二、使用毒气避免伤及在中国的欧美人

1939年3月,裕仁批准陆军中将冈村宁次使用超过1.5万筒毒气。这是在中国最大规模的化学武器战。岗村后来为他使用化学武器要求进行辩解时说,需要用毒气筒来恢复部队的荣誉,给他们“一次胜利的感觉”。

在侵华战争中,只要日本想有效扭转战局,就必定使用化学武器。1940年7月,裕仁同意闲院亲王的要求,批准中国南方地区司令官使用毒气。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担心受到报复,日本鬼子在使用毒气时十分小心,避免伤及在中国的欧美人。但对中国人毫不顾忌,包括不是士兵的中国普通老百姓。

三、8年使用化学武器1731次

日军使用的毒气有催泪性的苯氯乙酮、呕吐性的联苯氯化胂、糜烂性的芥子气和路易氏气,还有窒息性的光气、氯化甲基吡啶和氯酸气。

芥子气是一种伤害力很大的毒气, 芥子气为糜烂性毒剂,对眼、呼吸道和皮肤都有作用,中毒后会出现疲乏、头痛、头晕、恶心、呕吐、抑郁、嗜睡等中枢抑制及副交感神经兴奋等症状。中毒严重可引起死亡。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确认为致癌物。

网上流传的数据显示,日军8年先后在中国14个省市、77个县区,使用化学武器1731次。对中国军队造成的死亡率平均每年为8.5%,最高达28.6%(1937年)。

日本残忍地对华发动毒气战,却不敢用它对付拥有强大化武攻防能力的西方列强。1941年7月,日本战场南下,陆军开往法属印度支那的南部地区时,参谋总长杉杉元发布命令,明确禁止使用毒气

四、美国以同样的手段警告日本

历史上,违法国际公约,大规模使用反人类的化学武器的国家只有日本,国际社会对日本批评不断。1938年5月14日,国际联盟作出谴责日本使用毒气的决议。

因为日本已经退出国际联盟,结成了德意日轴心国,所以对国际的谴责不屑一顾。

同盟国美国也储备有大量化学武器。1942年6月5日,美国总统罗斯福严肃地警告日本:“如果日本继续对中国或其他联合国成员国使用这种非人道的战争手段,我国政府就会认定,与此相类似的行为也将会对美国使用,我们也许就会按同样的方式向日本实行最大限度的制裁。”

后来日本遭到美国原子弹打击,与日本军国主义不知收敛使用化学武器不无关系。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