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长安四时曲》第一曲 《宫墙柳》(1)

长安四时曲——宫墙柳(1)

2c3ab8b90bb18f9f-a1d7e9a6bb1f460c-13f2667427d20cacedba4c78cf75cd38.jpg

我叫李长生,字子夜,生于大周天启元年。

时年,国内局势震荡,新帝登基,大肆捕杀朝中旧党,我的父亲时任中书门下同平章事,因曾反对过新帝为储君,因此累受牵连,被贬为东都留守。

恰逢我出生,父亲老来得子,喜不自胜希望我能平安长寿,故此为我取名长生。

东都洛阳,乃历代古都,大周建国之后迁都长安,因此洛阳便作为了皇帝的行宫,得名东都。

我从小便是东都长大。

父亲时常对我说,我家祖辈都生于长安,长安是我们的故乡,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回到长安的。

因为父亲那不甘的执念,他对我的教导也格外的严厉,不许我混迹烟花柳巷,不许我深夜过亥时而不睡,不许我练字读书而偷懒,不许我与旁人有过多交情。

父亲说,他曾任过大周中书门下同平章事的大官(也就是宰相)——虽然现在被贬已经不是了,但我们李家的希望就在我的身上。

那时候年幼,对父亲的话一直言听计从,不敢有半点违逆。所幸我幼时很聪明,5岁便能熟读《四书五经》,理解其中含义,也能吟诗作对,父亲时常拿着我的诗文,对着往来拜谒的宾客诵读。宾客无不赞叹,曰:生子当如德公之子呼。(我父亲叫李振,字长德,彼年朝中多以德公称呼他。)

那时候我坐在父亲的身旁,看着宾客脸上的笑,不知怎么的我觉得很恶心,他们的笑是那么敷衍,说的话是那么的假情假意。父亲如今虽然不得陛下重用,但在朝中任职多年,多少能够说得上话,往来拜谒的人无不有托于父亲,所送的礼品无不贵重。

每次父亲都笑呵呵推脱过去,所送的礼品却毫不客气的收下。

我很气愤就质问父亲:父亲不是说君子有所为有所而不为,生于世不可贪恋声色钱财吗?为何对宾客所求之事不应承,对送礼到是照收不误,这难道就是父亲的君子之道吗?

父亲赞许的看着我,良久叹了口气说:我的儿子长大了,只是这朝中之事,岂是你这黄口小儿就能知道的。为父不应承所托之事,是为了让朝中那位放心,我李振不敢结党,也不曾结党。收礼乃是让陛下觉得我贪财,只想安心在东都为皇室看守门户。

我不能理解,就问:那圣人岂能轻易相信父亲所为呢?

父亲捻着胡须笑道:圣人心意,岂能随意揣测呢?为父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道理。其中一些深意,若有朝一日你能回到长安,便能明白其中利害。

天启十四年,我十四岁,身体已经长的比父亲还要高,常年来的静室坐读,我的身体显得有些单薄,脸上也略显苍白。

这一日,父亲把我叫到书房,很郑重的问我:长生啊,你已经十四岁了,父亲如你这般大的时候已经是进士了。这些年为父不让你参与科举,你可曾怪我?

我低头道:不敢。父亲不让我考,自然有父亲的用意,儿子不敢埋怨。

父亲点点头说:长生,从小为父便对你管教严厉,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心里或多或少是有些不满的。

我底下了头没说话。

父亲接着说:只是,我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你定能理解为父。今日父亲且问你一事,你不必立刻回答,想好之后再说。

我长拘说:父亲请问。

父亲看着我:长生,君子之道你也学得差不对了,为父能教你的也没了,今日且问你,日后及冠,你想做什么?

我低头沉思了一会,这些年学得是诗书礼易乐,我却没想过日后能做什么,但是比起诗书礼易乐,我更喜欢的是那金戈铁马,声色鹰犬,也曾向往过那些东西。

我回到:愿文能拜宰相,治国兴国。愿武能驱哒掳,平天下,收拾旧山河。

父亲笑道:果然是我的儿子。文学为父已经教不了你什么了,我给你找了一个老师,乃当时武学兵法大家韩忠仕,韩大博士,从今日起,你就跟随韩博士学兵法。

能学兵法武学我自然很高兴,连忙感谢父亲。

可父亲却沉声道:只是,今日你需答应我三件事,否则这兵法你不得学。

其一:学兵法之日起,十年之内无论这天下时局如何,你不得出仕。

其二:学兵法之日起,就拜韩博士为亚父,终生不得忘,需如对父亲这般对待韩博士,尽人子之道。

其三:学兵法之日起不得对外人提及你是我儿子,不得在外人面前卖弄你的才学,父亲百年后你不得祭拜。

我大吃一惊,吓得跪在地上哭道:父亲,这是为何。第一条第二条儿子能答应。这第三条是为何?生为人子当尽孝道,岂能忘祖宗不认宗室,父亲这样让儿子与畜生何异?若如此,这兵法我不学也罢。

父亲怒骂道:混账,兵法岂是你说不学就不学的,你若不答应这第三条,为父今日便死在你面前,他日见到列祖列宗,便道你这竖子不服管教,与畜生无异。

说着父亲摘掉帽子,拿起案几上的砚台顺势就要向头上砸去。

父亲!

我连忙扑过去,伸手拽着他的衣袖,哭着说:父亲不可,儿子答应便是,儿子答应。

父亲放下手中的砚台,无力的说:你即刻收拾东西跟随韩博士入山,从今日起你不在是李长德的儿子,望你记住今日应允的三件事,他日能在这天下闯出名声。当你有那实力的时候,在回来看望父亲,或者在我与你母亲的坟前上柱香,也不枉你我父子一场。

天启十四年冬,我拜别父亲母亲,跟随韩忠仕博士,入山,学兵法。

这一别,却是我此生再也见不到父亲。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骋骥一跃萍踪影 卧怀静女鹿鼎翁 一剑光寒星灿晚 江湖不过陈查熊 拜读了三位这么多作品,没什么可送给三位的...
    无语凝噎灬阅读 146评论 0 5
  • 评价服务的唯一标准:用户的满意度 ☐112 例如开办一所钢琴学校,从体验和服务的层面来说,除了教授钢琴技法以外,是...
    小夜灬兔子阅读 192评论 0 1
  • 想要赚大钱,就要有冒险精神。 相信很多人都被这句话洗过脑。直到现在,身边也有很多人在投资尝试看起来很赚钱的项目,舍...
    雪非玉阅读 131评论 0 0
  • 我以前总是不相信自己的孩子会做好他应该做的事情,总是喜欢去包办,去代替。我现在发现这是溺爱。 溺...
    邱春兰阅读 473评论 0 3
  • 年过完了,大年初七顾知望又开始上班了。她回顾着过年那几天觉得心里凉凉的。 (文章纯属虚构)
    顾知望阅读 9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