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上生长》:05 零是最好的基础

经历过惊心动魄的求职历程之后,我终于进了工厂。

这是一家电子厂,生产一种我从没听说过的产品:PCB(印制电路板)。即使现在,也依然是个让大多数人觉得陌生得要死的名词。

但我就那样稀里糊涂地进去了,入行了。竟然是个高科技行业。

而后,我就开始上班了,算是这个行业的一员了。

开始上班时,我更多还是沉浸在自己的幸运中。我觉得,在深圳这个地方我终于有了一片立足之地,我终于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开始自己独立自主的人生了。

被分配到公司的电镀车间之后,我才知道,这份工作有多么苦,多么累。整天,人都置身于各色的液体槽罐中间不停地走动,加上老员工欺负我这个新员工,每天早上一踏入车间,直到每天晚上8点下班,除了中午和下午两次出去吃饭的半小时,其余时间一直得站着作业。还记得,那时候,我最奢侈的梦想,就是坐下来歇一分钟。

渐渐,我发现,我更多的是沦为了苦力,而不是当初自己以为的那个逐梦的人。

每天晚上,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的时候,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刚开始还想想未来,想象一下人生,到了后来,连想都懒得想了,一回去倒头就睡。什么理想啊,人生啊,让它们统统见鬼去吧,让我睡个好觉先。

我开始变得麻木,僵化。慢慢地,我也开始像大多数员工一样,变得现实而势利。主要考虑的事情,变成了如何多加班,多赚点加班费。是的,我来是赚钱的,不是空做梦的。我想,也许,梦不是让我这样子的人做的。其实,我没有被遣返回去已经算是很幸运了。还能奢求什么呢?

有一天深夜,我下班后去隔壁宿舍喊另外一个人接班。他下铺有一个瘦瘦的小孩(竟然比我还小一号,像是个初中生一样),在黑暗中开着一盏小台灯,趴在床铺上写东西。我好奇地探过头去,问:“你在写什么?”“我初二没读完就辍学了,想把这些课程自学完。”他怯怯地拿起一本书给我。我接过一看,竟然是初二的数学课本。

那一瞬间,我的心被击中了,浑身忽然有一种战栗的感觉。惭愧,羞耻,自卑,堕落,很多种感情交织在一起,如一盆凉水,从头顶泼下。我觉得在他面前无地自容,于是拔腿而逃。

回到宿舍,我心潮起伏,彻夜难眠。以前,我总时不时自怜自己是个不幸的人,可是,跟他比比,我又是多么的幸运。至少,我都已经念到高中了,条件和基础都比他好多了。可是,与他一比,我是多么不求上进,多么自甘堕落啊。

第二天起来,我决定,不再做一个碌碌无为、悲叹不幸的人。我要努力,全力以赴,真正掌控我的人生。

于是,我跑去求教负责我们生产线的工程师有关电镀的知识。我还跑去找我的上司,向他求教,PCB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可不可以自学好这门专业。

我得到的答复是:从事这个行业和领域的人,没有一个是从这个专业毕业的。因为,在中国,还没有这样的专业。

接着,我又发现,做完一件产品,竟然要经过大大小小100多道工序。这么多,天!而且,PCB生产是个典型的跨多学科(聚合物化学、无机化学、光学、精密加工、电子技术、自动控制、计算机软件、机械……)、多技术(CAD/CAM、PTH、Photoprint、Patter Plated、Etch、AOI、Press、Emesion Au、HAL、Solder Mask、Test……)的过程。我的上司告诉我:迄今为止,几乎还没有人能精通PCB的所有这些技术。

我到底从什么地方开始学起呢?

光那些词,就已经听得能让人头晕眼花,望风而逃了。更何况,还要学习、应用、生产出产品来。

正好,不久后,公司请一位行业知名的专家来讲课。课后,我得到一次向专家提问的机会:“我和我的同事们,对我们生产的产品几乎啥都不懂,几乎是零基础,您觉得这样的一群人,能做好产品吗?”

这位专家答道:“这个行业所牵涉的学科和技术太多了,任何一个专业和背景毕业的人所具备的知识,都不能满足产品生产的要求。所以,你要做的,是抛开你所学的专业本身,抛开你的学历和身份,马上下车间,从头开始学习。零是最好的基础。当年,我也是从零开始的。”

这对我是个不小的鼓励。从此,我沉入车间,沉入工序。

所有原材料都是进口的(当时除了美国和日本之外,其他国家生产不出来),全是英文和日文说明书,看不懂。不怕,我有电子词典。于是,每夜,我伏案翻译资料,一个词一个词啃,一段话一段话蒙,实在不懂又不通的,向总工请教,甚至还打电话求教过素不相识的专业人士,最终,搞明白了材料上所提供的所有参数和条件。

生产流程太复杂,我请教在线的工程师时,每个人只能说一段,加上藏私,往往还语焉不详。怎么办?不怕,我自己来。于是,我三番五次打报告给我的经理,十多次都被驳回。8个月后,最终获得了总经理的特批,允许我进行全流程的调查。我乐坏了,采用了最笨的办法去做这件事:从头走到尾,跟产品。

我一步一步量了从原材料开始到产品进入成品仓库发运前,所有移动过的距离(我量过自己近千步的平均步幅,为每步平均70cm),从而第一次计算出了我们生产产品的总移动距离。我用秒表掐算了一百多个工序加工产品的精确时间。为了搞清楚产品在生产中的移动路线是否合理,我绘制了所有产品经过的四层楼层的平面图,之后把楼层叠加,用线把所有流程连起来,竟然发现了十多处流程设计不合理导致来回搬运的情况。而且,我第一次(也是我们公司历史上第一个)计算出来了产品生产过程中,加工、停留、检验等所花费的真正时间值。一次历时一月的全流程调查,我竟然找出来了一百多个问题,设计了十多个改进方案,连总经理都被吓了一跳。他们觉得一个才入行一年不到的高中生,一个普通员工,竟然比工作了几年的工程师发现和改进的问题还多,有点不可思议。

此外,我还写工作日志。公司没要求,我自己写。我详细记录了天气情况,我从事岗位的药水添加、设备维护,乃至拖地的次数,新人哪天来上班,生产效率等工作相关信息,一年写了8本工作日志,远比品质人员和技术人员按照作业记录的细致,以至于第二年,我们出口荷兰的产品出现问题时,连工艺工程师和质量工程师都来找我,希望我翻翻笔记,查查生产这批产品的时候,天气有没有下雨,拖地和清洁的次数如何。

我绝对不放过的另外一件事情,是下班之后,若听说开品质分析会或者工艺总结会,就会主动跑会议室去,厚着脸皮旁听。我的资格不够,有好几次还被主管轰出来过。有次,正好被品质部经理看到。他觉得很稀奇。因为很多人都怕开品质会议,能躲就躲,我这个八竿子打不到的人,却不请自来,没事凑热闹。好奇之余,他问我为什么。我答:我想多学点东西。从此他对我另眼相看,有意栽培。

我还干出过很多很多出格的事,以至于我在公司变成了“冒失”的代名词。

但这样的出格和冒失,也为我带来了机遇和收获。

第二年,我便被品质经理调入品质部。而后,又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从员工,到技术统计员、工程师,到主管,连升三级。第三年初,升任品质部主任。品质部经理升职调离的时候推荐我接替他任品质部经理。那年我21岁,上班刚满三年。

已发布内容目录:

01 上帝总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02 上帝不会两次为你打开同一扇门

03 每个人都是一个传奇

04 每一分钟,都可能会发生奇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原文在此:零是最好的基础 经历过惊心动魄的求职历程之后,我终于进了工厂。 这是一家电子厂,生产一种我从没听说过还有...
    天光阅读 383评论 0 1
  • “很多一直在乎得要死的东西,最后叫不出名来。当初浓烈到呛人的感情,也会被时间慢慢稀释掉。人生就是这样啊,我唯一能够...
    笃学青衿阅读 79评论 0 0
  • 今天被一个问题折腾了好久, svn 提交好几遍都没有提交上去,特此小记一下 AS 在工程添加到svn版本控制上了之...
    寒冬_腊月阅读 538评论 2 51
  • 我们总是期盼身边能有个懂自己的另一半,希望一起看尽世间的繁华后,依旧能够相互依偎,细水长流,柴米油盐。可是反观人的...
    北小男阅读 464评论 3 0
  • 我们阅读的意义有很多,一些朋友通过阅读享受阅读的乐趣,一些朋友通过阅读获取更多的信息,还有一些朋友是想通过...
    佑辰同学阅读 12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