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来路,方知归途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夏日渐走远,早晚透着一丝凉意,入了一年中温度最宜人的时节。不时有雨,落在地面,润了薄薄一层。如密密的一阵吻,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清晨,沿着相同的路,去往并不繁华的小镇,一个文艺又透着俗艳的名字,丽春。

目光所及,并不异于任何一个普通小镇,同样缺乏精致和情调,乏味得无法引起过者的目光,辜负了这字里的春光。

陌生城镇,22岁时与生命发生交集,如同被命运抛掷于此,没有预知和精心准备。至今回想,复杂细密的情绪依然真切恍惚,似乎沿着命运所行,走过必经之路。

困顿有时,惘然有时,唯有记得那雨声,与内心延展开的归乡旅途,仿若一条漫长的心事,揉碎在极深的梦里。

夏日消弭。无数个夏日,在落下树影的足边消散远去,在余晖洒满的云层间远去,在荡起涟漪的水波上远去……并不声势浩大和恢宏,如流沙倾泻而下,一种暗涌般的沉静。

沉睡的梦里,呼吸不畅,意识恍惚。忆起故去的亲人,仿佛时光飞越,思绪掠过高楼林立和山川湖泊,飞过一段路程,回归旧日光景。

80年代的小镇,喧闹街市上吆喝声不断,人群似海。人们从四面聚集,精心挑选着肉和新鲜蔬菜。我随外婆穿行其间,街市的热闹始终将我吸引。

那个年代的任何透着迷人的气息。

或者还有去往集市的那条路。记忆中并不太远,我们坐在没有顶的车上,也许是货车。一些毛虫从树上坠落到头顶,很久留下恐怖记忆。

路边没有高楼,除了高大树木、苍翠竹林,就是一大片一大片农田,青瓦平房,升起炊烟。记得曾有一间砖瓦房的简陋小卖部,花生糖的味道甜美难忘。

从青阳的身上,偶尔回想少年,那时我和他一样,受尽长辈宠爱,在羽翼下成长。一些曾被遗忘的片段从记忆里复苏,比如种满梧桐的小院,用纸做成的风筝,外婆的故事,早已失去联系的伙伴,夜晚的幕布电影,一个人在阳光下的胡思乱想,以及最早对春夏秋冬的感知……

片段久远如隔世般存在,童年的记忆如今仅是一种真切慰藉。

说来也怪,那里离后来生活的地方不远,但很多年始终没有回去,似乎觉得还不够久远,不值得忆起。多年后长大再去,印象中的宽大小院竟然那么小,屋旁的操场也缩水了不少。

那时快乐的小王国,多年后再看,不过丁点大的地方,却承载了那么多美好的童年记忆。

淅沥的雨声中,偶尔回想少年。思绪渐深,琐碎的片段被一条条串联起来。这并非消遣伤感和流连旧时,仅仅因为,浮躁的内心如青草逢了甘露,得到慰藉。

黑暗画面,纷扰人群,如一场幕布电影,回放着少年的身影。很多年以后,无论远行何地,不成系统的零星片段,始终提醒我记得这条来时路。

而此时的城市,偶尔有车驶过的声音,除此即是静谧,淹没的暮色里,仿佛再见逶迤的旧途,外婆拉着幼时的我,穿越水汽氤氲的狭长巷道,急速走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因为有同事在昨天的TEDxSuzhouSalon活动中演讲,所以我也得了赠票去参加。此次活动的主题是Glocal-...
    unbuilt阅读 66评论 0 1
  • 你对我有一种感觉 是心动 我对你有一种感觉 是动心 你对我有一种感觉 是喜欢 我对你有一种感觉 是欢喜 后来 我们...
    异只米兔的锚阅读 3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