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距毫厘(一)

我依旧是那个看剧看不全的楼楼,请原谅我地点、人物的小小ooc。还有,意外客串的李市长。(偷笑)

相距毫厘 (一)

是时候该退场了,她不是女主角,自然不必再逗留多时。

“家旗,我就先走了。”韩冰揽了揽衣服,这儿的冬天,太冷了。

“诶,”张家旗伸手拦住,“今天过年,你回去那么早做什么?家里哪有人,不如跟我们一起聚餐,好歹热闹热闹。”他并不希望看见韩冰形单影只,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

“这里又有什么人呢?”韩冰笑笑,拨下他挡在前面的手。这个人,这么多年就从来不懂得长大一点。又或者是,他的成熟,她看不到。

这一次张家旗没有再拦,韩冰的这句话让他不由得一怔他好像清楚了韩冰这些年来的委屈和难捱。是自己,错了。

“那你...”

“我这就走了,你们好好聚吧。”拍拍他的肩,韩冰没再和其他人打招呼,转身走了。

“队长,队长!”

张家旗如梦初醒:“...啊?”

“韩区长呢?”

“她...回去了。”

一听这话,杨老爷子走到张家旗身边:“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就这样了?”

张家旗苦笑:“恐怕,真的只能这样了。”

看他这样,杨天旺也只能叹气。这两个人走上了同一座独木桥,对望对峙,互不相让,就只能停滞不前。这些相互体谅,来得太迟了。

张家旗和韩冰何尝不知道,他们两个的分开,不是因为感情的破裂,而是曾紧握的双手已经无力,无法再牵起。

韩冰回到已经很久没回去的房子,许是太久没沾人气,屋子冰冷得比外面更甚。脱下带着凉气的外衣,躺进刚刚插好电褥子的被窝,还是有点哆哆嗦嗦。韩冰凝视着装裱后挂在墙上的绣品,回忆起那年张家旗像献宝一样拿出它时的样子,心中苦涩。她从来没觉得,一个人的生活这样难挨。

“秀华,你看这件绣品怎么样?”金志达拿过来一件绣品摆在宋秀华面前。

“恩?”正在观察绣图的宋秀华转过身,“这个...这个绣图我也绣过一件。你还记得么?本来想给你做生日礼物的,可是意外被人拿了去。”

“是啊,不过他确实是很执着。”

“嗯。”宋秀华依偎在金志达怀里,想着当年那个人在金缕阁耍起无赖的样子,好笑得很,“对了,他最近怎么样?”

金志达摇摇头:“不知道,很久没联系了,大概是过得太好都把我忘了。”

“去~”看金志达佯装委屈,宋秀华轻捶他的胸膛。

“韩冰啊,这次有一个可以申请调动的机会,你要不要听听?”

“市长,你就说吧,我这不听着呢么。”韩冰在李川奇面前,从来就没有个下属该有的样子,谁让这人和她自小在一个大院儿里长大呢。

“你啊!”李川奇轻戳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和张家旗...”

“闭嘴...”

“啧,”李川奇白了她一眼,“好,我闭嘴好吧。说正事,这次有一个可以申请调动的名额。事儿虽然是不新奇,但是这次是平级及以下调动,工作地点跨度很大。”

“去哪?”韩冰本以为这次只是简单的职务调动,没想到是转换工作地点。

“照林。”

韩冰的声音微微提高:“照林?”

“是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叫你来。”

照林。时光好像一瞬退回儿时住过的大院,热闹、安静。热闹在外人的眼里,安静在自己的心里。

韩冰的心里还有些犹豫:“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

“你可要抓紧,三天的时间,不能再多了。”李川奇端过一杯热水,“暖和暖和。”

“不了,我这就回去了。”

李川奇看着韩冰的背影,又低头看看热气升腾的水杯,只能无奈笑笑。

“秀华啊,你得为这次绣掌的比赛好好做准备啊。”

“当然。”宋秀华挽着婆婆的胳膊,“虽然我并不像争夺绣掌之位,但是绝对不能辜负了妈的期望。”

“那就好。”看着乖巧的儿媳妇,老绣掌很是欣慰。这两个儿媳,秀华才是真正能继承金缕阁绣掌之位的人选。

“那妈,我先去准备了。”

“好。”

这边秀华在为绣掌之位彻夜不合眼,那边韩冰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申请调动。她本以为自己还会犹豫更久,但是,一通电话的到来,就解救了她。

“喂?”

“韩冰。”

“怎么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我...我要去深圳了。”

“...”韩冰咬咬牙,他还是不打算改变自己的决定啊,“这不是很好么?是你期望已久的。”

“我是想问...你不喜欢...我就不去了。”张家旗鼓足了勇气把这句话说出口,他期待着韩冰的回应。

“家旗,”韩冰不是不知道张家旗这通电话的意思,但是自己不能再困着他了。这么些年了,该去让他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啊,一路顺风。这一次,我可能没办法送你了。”

张家旗没再说话,只是默默挂了电话。韩冰的世界,又一次陷入死寂。

这边挂掉了电话,韩冰想了想,就直接打电话给李川奇:“大川,申请调动吧,我想好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