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漂租房记(3)混租记(下)

字数 3823阅读 838

图片发自简书App

【深漂租房记】目录
上一章

我以为我们再也会不见了,想不到却在转角处遇见。我停住了脚步,彼此相对无言。

“好久不见”我主动打招呼。

“嗯,这些日子你过得好吗?”他还是那么温和。

“还好。”相遇得太突然,我们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舍友在前面叫我,我们匆匆告别,没有留任何联系方式。再见的时候,却是我住进那间房子的时候。他,姓贝,因为年纪比他们班的同学小
2岁,所以同届的人叫他“小贝”,我们叫他贝学长。我们大学就认识了,从好朋友慢慢变成好哥们。最后他在毕业实习的时候,他说让我等他,回来就给我一个承诺。可是直到我自己毕业实习结束,他也没有兑现他的承诺。大学的时候,我们已经融入了彼此的朋友圈。可是我清楚地直到,我和他什么也不是。我的爱,从来都只是以朋友的名义存在,而且日渐深入。

如果我知道遇到他是我此生最大的劫难,那么我宁愿不曾相遇。可是,老天爷要你经历的苦难,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也别想逃。

很快我离职到期了,和同事们吃完散伙饭我就离开了。舍不得我的老大,一个风趣的东北爷们;舍不得办公室里团结友爱的伙伴,曾经我们为完成任务通宵达旦;如今要离开了,太多的不舍。这是我毕业后第一份工作,这里就像我的家一样。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遇到这么好的老大、会不会有这么充满人情味的工作伙伴。可,是我选择了离开的,为什么我会那么难过、不舍?

我回到了跟学长合住的房子,却意外发现他也在。我顿时觉得很尴尬无比,为什么要这样相遇呢?我努力在忘记了,偏偏在这时候遇见。

原来,他在学校的时候是电子协会的会长,两位学长是干事。我遇到他那天是他刚从坪山出来,过西乡找两位学长的。也许是他跟学长们说了什么,那晚后学长们对我的态度也不一样了。这样的身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两年了,我以为我已经放下了。可是没有,遇见他那一刻我就知道了。可是我同时提醒自己,不要再傻了
:你忘了那些等待了吗?越是压抑,内心就越痛苦。

他跟我说,我离开后不久他们的项目失败了,欠了很多钱,不得已选择到深圳来工作。他是做结构的,工资并不高。但是我了解他,他花钱如流水。所以即使工作
2年,可依然没有存到钱,甚至做项目的欠的钱还没有还清。现在基本是靠信用卡过日子。说白了,他现在是投靠两位学长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但我还是心疼了。

他和农学长住一个屋,我自己住一个,张学长住客厅。说实话,跟他们住在一起非常尴尬。每次我是最早洗澡的,晾衣服的时候,我总是将自己的衣服往角落里挤。然后早早就躲到自己的房间去,可是他总是敲我的门。有时候我装做睡着了,听不到。可是等他走远了,我却泪流满面。两位学长在科技园上班,很晚才回来。我白天找工作、找房子,晚上就回去买菜做饭。我给两位学长房租的时候,他们生气了。所以我只能主动买菜做饭,从不下厨的我就是那段时间学会了做饭、做家务、

为了避免尴尬,我总是尽量避开他。可是,我们都没有工作,没法避免一起找工作、买菜做饭。一周后,他找到了工作,也在南山上班。我依然是每天去人才市场、网上投简历,然后面试。带着希望去,带着失望回来。为了尽快离开,只要深圳的工作我都投。在找工作这一个多月里,我跑遍了深圳的每一个区。可结果都是
“回去等我们通知吧”,等待总是那么折磨人。不管是感情,还是工作。

每天晚上我做好饭,等他们下班回来吃。吃完饭我收拾,他们就玩游戏、收拾完,我回自己的房间看书。在我找工作期间,之前那位师兄有叫过我去他公司上班,但是我对保险不感兴趣。当他知道我没有住处的时候,也让我到他那里住,可是我拒绝了,三千多的房租我付不起。师兄跟人在高档小区合租,拎包入住那种。合租的人都是他在网上找的,基本上他每半年就会换一个地方住。合租的对象有单身男女、一家子、情侣,总之什么人都有。师兄和贝是老乡,是他带我参加老乡会的时候我才认识师兄的。没有想到,大家居然又在深圳相遇了。

因为忙着找工作,慢慢地我就没有时间去找房子。我只能等到周末,拉上学长一起去找。之前我一个人去找房子的时候,遇到过不好的事情。一次碰到一个老男,说带我上去看房子,结果就动手动脚,幸好我当时没有关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还有一次,我去找房子的时候碰到一个流氓,长得很猥琐、下流,净说一些淫秽的话。我房子都没有来得及看,就逃离了那片区域。后来他们知道了,就让我不要再去找房子了,先找工作再说,暂时先住这里。他也劝我留下,说舍不得。呵,舍不得。我明知道他的犹豫不决,却还是陷进去了。他有时候下班早了会一起和我去买菜,问我喜欢吃什么,然后亲自下厨,吃完后他主动洗碗。两位学长像看戏一样,调侃我们。

我们的房东是一个本地的大妈,我们住进去不久她就要求我们提交身份证。她还特意上来看了我们的住处,提各种条件,鸡蛋里挑骨头。当然,我们住的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房东住在一楼,我们住五楼。有时候她看到半夜我们还没有关灯,她都会跑上来敲门让我们早点睡。每天早上我出门的的时候,她都会坐在门口。我向她打招呼,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有时候我们吃完饭会出去散步,她总是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盯着我,似乎想看出点什么。然后很热情地跟学长们打招呼“又出去散步呀?”他们就会笑着回答“是”。人与人的之间的区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经过一个多月的煎熬,我终于在西乡找到了工作。是一家成立不久的汽配公司,我负责体系管理,公司提供住不包吃。因为之前做过体系,所以并不难。我进去之后,本来就打算搬去宿舍的。但是他们都说,先工作一段时间再做决定。万一不好呢?我不知道学长的乌鸦嘴那么灵验,果真做不到一个月。

汽配公司之所招我这个经验不足的人,是因为他们在做TS16949的认证,急需人手。我的顶头上司是一个40多岁的大叔,地中海,整天笑意盈盈的,给人一种很随和的感觉。但是刚进去的第二天,清洁阿姨就悄悄跟我说过,“小姑娘,不要单独跟你的领导相处。尽量不要加班。”我问为什么,阿姨神秘地说“以后你就知道了。”好奇怪,阿姨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经过一个多星期的相处,我也没有觉得领导有什么问题,除了刚入职的时候他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啊、在深圳还有什么朋友和亲人”之类的问题外,也没有什么不妥。

第二个星期开始加班了,因为要准备很多资料。开始是部门文员跟我一起加,后来她老公下班来接她后就没有加班了。本来在我也打算搬来公司住的,这样方便加班。第三个星期开始,我彻底忙疯了,文员也不再陪我加班。但是叮嘱我,如果领导回来的话马上下班。我纳闷了,为什么她也这样说。

直到一天晚上,我加班晚了领导回来了。他看到我在办公室,还表扬了我敬业。然后就坐在我旁边位置上,检查我准备的资料。我在认真看着电脑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动静,可是当我发现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手的时候,才意识到,那一只咸猪手是我领导的。我瞬间明白了阿姨和文员的话。原来他是色狼!

我有点慌了,他那只手不断在我肩上游离。我颤抖地说“领导,请您自重!”

“小行啊,你看这个办公室也没有别人,不要紧张。”我忽然发现他笑得诡异,我心里开始发毛。

没人,完了!文员刚下班,她走的时候还叫我早点走的。现在怎么办?眼看那只咸猪手就要往我胸前游走了,吓得我马上站起来,他也没有料到我会突然站起来,后退了一部摔倒了。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我一看文员回来了。只见她手上拿着一杯饮料,一边走进来一边说”小行,你不是说要喝奶茶吗?来,我给你打包了。”

我示意她屋里还有人“呀,领导也在啊。可惜我只买了一杯。”文员反应倒挺快。“没事,你们喝,你们喝”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爬起来的,说完就离开了办公室。

文员马上跑过来问,“你没事吧,我刚才在我老公车上看到他的车了往公司开,我才让我老公调头的。以后你别加班了,我们的领导是一条狼。”

“啊,怎么不投诉呢?”

“没用的,他是老板娘的哥哥。”原来是皇亲国戚啊,怪不得那么嚣张。

原来之前就有人坐过我这个岗位,因为色领导骚扰自离了。但是底下的员工都是敢怒不敢言,因为惹不起。我回去跟他们说了这个事情,都劝我不要再去上班了。但是我仍然去上了两天班,将交接好工作之后才选择离职。我付出了劳动就要有回报,为什么要自离?就这样上,第二份工作做不到一个月我又失业了。感觉自己挺失败的,一份简单的工作都做不好。

看着他们每天早出晚归,而自己一个无业游民。心里倍感煎熬,特别是看到他的时候。离职那天晚上,我躲在自己的小屋子里,越想越难受。我泪流满面,但是不敢哭出来,我怕他们在外面听到。

我不知道到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坐在我的床边将我拥入怀中,轻轻地说“别哭了,有我在呢?”说完帮我擦去脸上的眼泪,还一边安慰着我。来深圳那么久,我一个人扛得那么辛苦,这时候有个肩膀给我依靠,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我曾经等了那么久的怀抱,这刻忽然就拥有了。我哭得更惨了,情不自禁就哭出声来了。两位学长听到哭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推门就问“小行,发生什么事了?”可是当他们看到他搂着我的头的时候,他们却笑着退出去了。

就这样,确立了我们的关系。后来我也在问自己,这是我想要的吗?这是我当年等待的承诺吗?我们的关系就这样确立了,不再有尴尬。可是,我依然为工作发愁。

我在找工作的时候,意外碰到了陈燕的高中同学,陈洁。之前在西乡租房子的时候,她经常来找陈燕玩,有时候晚了还留下来过夜,所以我们并更不陌生。后来离开西乡了,我们就没有联系了,想不到居然在人才市场碰到她,不过,她是来招人的,我是来找工作的。原来,老天爷安排的每一次遇见,都是有原因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遇见。一切不经意的相遇,都有它的深意。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