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人间 上

  夕阳落地,村子也随之黑暗起来。

    这当儿,在地里劳作了半天饥肠咕噜的刘大成已经回到了家里,到厨房“咕咕嘟嘟”一阵瓢饮,然后拿个凉馍就根葱,圪蹴于屋檐下狼吞虎咽吃起来。前天老婆走娘家,住下了至今没回,他一个人也懒得做饭。干馍难咽,噎得刘大成直伸脖子。正在梗着脖子翻白眼的当儿,三婶子一头扎进院子。

    三婶子夫家姓王,和他不是本家,是屋后的邻居,虽然岁数不相上下,辈份却高了刘大成一截。“大成吔,俺可咋办呀,这个天杀的两天两夜没回个家呀!”

    刘大成一听就明白了,一定是王三偷荤去了。这事搁过去是天大的事,可如今这世道,男女之事太过平常,连放屁都不如。但刘大成看不惯,也是刘大成的最恨:

    “和哪个女人?”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刘大成头轰的一声响,心底里莫名抽一下,随之象狗日的黑夜一样,黑暗起来。他啐了口唾沫,顺手在门旁提了锄头。

  出了门,拐过弯,紧行几步,来到一处荒院子。院子是王三堂哥王来家的。王来在省城做官,老婆孩子都接进了省城,院子就由王三看管着。

    “别吱声,先捉奸,要这对狗男女好看!”这时候,后面已经跟了一群看热闹的邻居。一群人“噗通”“噗通”翻过院墙,但见窗帘拉起,屋门紧闭。

    刘大成上前一脚将门踹开,抢进屋里。

    屋里,只有王三一个人坐在床上,正急慌慌往头上套褂子。床上被子凌乱。床上有一件女人裤子,恁眼熟?刘大成拿起锄头就往床下捅。

    王三脸一紧,就说:“俺床下有狗,再捅,再捅它咬你。”床下果然传来一声狗叫。但那叫声一听就是人装的。这声音隐约间有点熟悉,熟得让刘大成头疼,就拿锄杆狠捅。随着床下的“狗”“哼”一声,刘大成的头就莫名的炸一下。屋外不知谁咋呼了一嗓子:“刘大成,王来早搬县城住了,他家的狗早死球了,肯定是只野狗!”

    “对,狗日的不出来,打死吃狗肉算球。”

    门外的三婶子也叫:“王三,你个天杀的,你以为那女的装逼扮狗就完事了?有脸干那事就没脸承认了咋地?你让她有本事给俺爬出来!”

    还没等刘大成将锄头再次捅到床底,王三就穿着个大红裤衩从床上跳了下来,哧溜跑出屋子,一把抓了三婶子头发,抡了巴掌就打,一边咬牙切齿的骂:“我让你个傻逼女人叫唤!”

    看的刘大成眼里冒火:“狗日的,你偷女人还有理啦!”不知哪来的一股邪火,追出屋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轮了锄头就砸。偏偏王三也是豁出去了:“好哇刘大成!给你,给你!怕死我就不是王三!”迎上前来,一副凛然不怕死的模样。刘大成收之不及,那锄头就到了,被王三眼疾手快伸把抓住,猛地往怀中一带,随着王三身后三婶子一声嚎叫,锄头的惯性将她砸了个仰面朝天,脑门子流血。

    空气刹那间凝固了。事情来得太突然,从发生到结束,一切似乎只是电光石火一瞬间。

    “出人命了,还不快跑——”不知道是谁低低地喊了一嗓子。

    刘大成像犯了错误吓昏头的孩子,傻乎乎站着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这一嗓子把他从噩梦里惊醒,抢出院门,兔子一样窜向远方。

    “刘大成杀人啦,不能让刘大成跑了!”又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几个好事的乱纷纷追了上去。

    刘大成没命的跑。山沟里,野地里,最后窜向大腿深的麦田里。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偏偏,狗日的月儿贼亮,不知啥时候跑上屋顶,跑上树梢,跑上他的前边后边左边右边,让刘大成无处可躲,藏无可藏。眼见腿越来越沉,追他的人越追越近,就要追上了!前面有道土沟,沟旁拐弯有个机井。罢了,跳井死了算球。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身子随之一矮,跳下井去。

却是个枯井。一只脚落在一个硬东西上,硌的生疼。是个烂铁锅。他赶紧抠起来倒扣头上。

    这时候,追他的人乱纷纷的跑了过来,顺着土沟追了一阵发现没人,就又返回到井上:“这四野空旷,一眼看老远,沟里没有他,难道上天了不成?”“这有口井,井里漆黑一团啥也看不见!”“咚咚咚,”几块砖头石头土坷垃砸下来。刘大成左腿一疼,一块尖石头砸在外露的左腿上。他强忍着,用铁锅护住头部和全身,偎紧井壁,一动不动。又几块砖头下来,砸在铁锅上,震得头生疼、脚发麻、两耳轰鸣,再也听不清上面说的什么了。

    不多时,上面再不扔东西了,四下里死一般的静寂。看样子上面的危险暂时没有了。但他一时还不能上去。万一人没走,那就糟了。不一会儿,狗日的月亮爬上井口,井底一片银。他赶紧将身子压低,蜷进锅底。果然,井上伸过三五头颅,几声骂骂咧咧,继而杂沓离去。

好险。

他暗自苦笑了一下,放下锅,舒展了一下麻木的筋骨。然后攀住井壁,双腿用力,很快爬出井口。

    蓦地,一只野狗从身旁窜过,使得他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此刻,天已经很晚了。无边的麦地一片幽暗。一种不知名的虫儿若远若近呜呜咽咽如泣如诉,令刘大成心情糟糕到极点。

    他很沮丧。逃跑终归不是个法,现在全国联网,往哪里跑都跑不掉。狗日的,跑不掉就不跑了,大不了挨一枪子儿。听说现在实行安乐死,那样更好。就这样思前想后,不知不觉竟睡着了。梦中不断与恶鬼打架,打倒一批来一批,打着打着被恶鬼压倒了,醒来天已经胧明了。

擦了一把冷汗,刘大成决定回家。不管怎样,先回家探探风再说。

    象鬼子进村,刘大成一瘸一拐偷偷摸摸回到了家里。走娘家的老婆竟然回家了。看到他,一怔,随即倒豆子似的说了许多半是关心半埋怨的话,又说三婶子没死,被医院抢救过来了。

    三婶子不死,他就没事。这消息太好了。刘大成一时心血来潮,抱住老婆就来那个,老婆挣了几下没挣掉,只好由他,就那样站着成就了好事。事后,刘大成隐约觉得老婆脖子上有一股子烟味。刘大成不吸烟,对烟特敏感。但因为“三婶子没死”这个消息太好了,太激动了,让刘大成一时也没有想太多。还因为该收麦子了,有太多太多的事,要等着刘大成去做。

    转眼,麦子收割完毕,继而播上玉米,基本上又处于农闲了。刘大成长松了一口气。但随之又被村里的传闻闹得怒火攻心,牙根子直痒痒,却又无处发泄。

    传闻说,他老婆翠花就是那晚的骚浪货。说的有鼻子有眼,谁谁亲眼见翠花从那屋出来的。无风不起浪,刘大成深信这点。况且,老婆的种种疑点,让刘大成疑惑不定。捉贼捉赃,捉奸拿双,光听人说和凭空怀疑不行,得拿出真凭实据。

    刘大成开始留意翠花的一举一动。还别说,这一留意还真发现了蛛丝马迹。

    一场雨水下来,玉米苗蹭蹭往上长,转眼就到了腰间。这天,刘大成和老婆翠花在地里给玉米施肥,施了一半没肥了。此刻天近中午,本该回家的,刘大成忽然发现王三一个人在不远处给玉米苗施肥,小眼睛不时地往这边扫一下,心里一膈应,忽然想到了其他,就对翠花说,你在地头等我,我去家里拿化肥。翠花正心痒着呢。这段时间刘大成看得紧,一直没机会,见刘大成有此一说,巴不得刘大成早早离开,就非常痛快的答应了。

    刘大成骑了助动车往家赶,走到半路拐进了地里,往玉米林里一放,放低身子弓着腰又折回了原处。老远,隔着玉米林就看到两个人跑在一块,搂作一团。看得刘大成脑门子嗡嗡作响,浑身颤栗。他一把抄起镢头,跑过去。

惊动了翠花。她一把推开王三,惶恐的跪在地上,直向大成磕头:“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王三疑惑间扭头看到刘大成,稍一犹豫,脖儿上青筋立马梗了老高:“翠花,怕个甚?你委屈到现在,难道要委屈一辈子?既然到了这份上,离婚便是!”

    “王三,你狗日的胡吣!我砸死你狗日的!”刘大成抡了镢头要砸,被翠花一把抱住双腿,“大成,都是我的错,要打,你只管打我吧!”

    “翠花,你起来,和一个二尾子下跪,不值得!”

    “狗日的!”刘大成被戳了疼处,更是怒火冲天,一镢头砸下去,被王三伸把抓住,一使劲夺了过来,随手扔出老远:“刘大成,我今天就为翠花讨个公道!”一拳挥出,被刘大成一歪头躲了过去。很快,两人撕扯到一块,扭打成一团。吓得翠花拉这个,抱那个,反倒自己挨打最多,后来不知被谁一脚踹在小肚腹上,绞痛难忍,捂着肚子打了几个滚,最后趴在地上扭成了麻花。

    “翠花!”两个男人这才罢手。王三慌忙去拉翠花,但是被翠花躲闪了。

    “嗐!”刘大成恨恨着,一溜斜歪的走了。

    “大成!”翠花强忍巨疼赶忙去追大成,丢下心有不甘的王三。王三悻悻的跺了跺脚,欲追,未追。

    自此,刘大成一躺不起。他恨,他恨自己无能,但那东西是娘胎里带的,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又能奈何?由此他想到,是让翠花委屈了,到现在自己没有一男半女,都怪自己,以前还打翠花,骂翠花,说翠花是个不能生育的骡子,如今见了王三粗大的物体,又看了看自己的细小,反差还真不是一般的大!翠花是正常人,翠花有苦楚啊!但你有苦楚就该找野男人了?那村里人该怎样说我?我的脸又该往哪里放?我以后还做不做人啦?

    一连数天,刘大成都是这样,躺床上不吃,也不喝,象个活死人一样。吓得翠花整天蜡黄着脸,既担心,又害怕,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每天做好了饭端过去,又原样端出来,心里煎熬得难受,人也憔悴不少。

    直到第四天后半夜,刘大成才气息虚弱的对翠花说:“我饿了,你去弄碗面条吧。”

    “哎!”翠花答应着,一边抹着泪做饭去了。

    吃过饭,刘大成慢声对翠花说:“咱们离婚吧。”

    犹如晴天霹雳,震得翠花一下委顿在地:“我不,我死也不!你是好人,我知道,……”

    “你听我说,这与好人无关,重要的是,我不能再耽误你了,离婚,对你我,都好。”

    “我……”

    “就这样吧,我困了。”刘大成一拉被子,扭头向里,再也不理翠花,任翠花嘤嘤啼哭,或者失魂落魄象失去亲娘老子一般恸哭,刘大成都象是熟睡了,一动不动。

    两人很快办了离婚证。离开民政所时,刘大成说:“我们吃个面吧,好聚好散。”翠花不语,在后面默默的跟着。

    左拐,有个离民政所不远的小饭馆,打结婚证时曾来这里吃过一次,现在离婚了,又到了这里。

    小饭馆没多大变化,老板也还是原来的老板,见他俩进来,很热情的往里让座。还是那条凳子,还是那壶茶,要说变动的,就是两个人由夫妻,变陌路,以后各过各的了。触景生情,刘大成很伤感。但是刘大成压了下去。他笑着与老板娘打招呼,说老板娘又胖了,越来越韵致了,老板娘被说得哈哈大笑,他也哈哈大笑,没心没肺的样子。

    很快,面端上来了,还是那碗面,口味也没变。刘大成大口大口的吃着,很香。

    翠花却没有吃下去。不时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面条放到嘴边一根,又原样放回碗里一根,眼盯着碗,碗看着眼,一碗面始终没动。相反,刘大成倒是一点没剩,吃完饭,一抹拉嘴,就要站起来,见翠花没吃,也没起,就又坐下,将碗端到自己面前:“花了钱的,不吃多可惜。”呼啦几口扒下,噎得直梗脖子,又因似乎呛了嗓子,一个劲地咳,咳得腰弓如虾。慌得翠花想帮忙,又坐下,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就那样慌乱的、怜惜的、惶惶的望着刘大成。也许面条塞得嗓子眼太难受,刘大成愈发咳得厉害,咳得鼻子眼泪流了一桌子。

    饭,就这样,吃了个不欢而散。两人一个向东,一个向西,越走越远,夕阳的余晖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欢而散 焦小桥 俪要结婚了,好多亲戚朋友同事都不赞成她的选择,直截了当地说:不要嫁,你会后悔的。 俪已被爱情冲昏...
    焦小桥阅读 4,974评论 145 199
  • 剧中人物: 姬胡:西周厉王 荣夷公:诸侯国荣国国君 芮良夫:诸侯国芮国国君,西周大夫 召公:西周大臣 众文武大臣 ...
    然去乎阅读 273评论 3 7
  • 妈妈生日这天,我和爱人按约定,一起采购好食材回家做火锅,一家人一起聚餐也为妈妈生日小庆一下(爸妈不过生日)。哥哥和...
    桐生影阅读 141评论 0 2
  • 终于煎熬了一个月后,等来一个绝佳的机会。我以为我们还能像往常一样,在他的小床上一享欢愉。而我不仅仅是想要床上的...
    心如死灰_23e6阅读 8,949评论 50 147
  • 久违的晴天,家长会。 家长大会开好到教室时,离放学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班主任说已经安排了三个家长分享经验。 放学铃声...
    飘雪儿5阅读 4,142评论 15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