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不丧。

生活是没有旁观者的。                            by 歌德

早上赶不到的早班车,中午大叔的饭菜有点咸,下午的思绪一片混乱,心情带点小郁闷 。恰好踩点忙完工作下班,詹工的绿豆饼,刚到车站随即而来的公交,踏进学校椰林大道看到路灯忽而亮起,今天还不赖,一切还是来得刚刚好。未来存在许多未知,但一切仍值得我期待。

车上挤满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有眯着眼睛听歌的,有靠着窗边打盹,也有望向远方走神的,更多的是拿着手机刷屏聊骚的,除了售票员的吆喝声,一切都安安静静,这就是行尸走肉的上下班常态。

豆子是我认识的其中的丧尸,当然丧在工作赚钱而已,他是我见最拼的人没有之一,通宵为业绩打拼是常态,偶尔兼职挣点外快,豆子现在的家境其实蛮好的,算小康。当初的豆子是个乡下孩子,但是不在农村成长,不带乡土气息但是也没有沾染城市味道,保留最纯粹的本质却又有着机灵的一面。小时候的豆子家境并不那么富裕,一家四口租在不到10平米的小房子里面,窗边有个深绿色的窗帘,窗外有条大黑狗,豆子比较机灵,房东阿姨是个热心人,总是给豆子吃好吃的,邻居是个势利眼,豆子弟弟比较憨厚老实,邻居总逮机会欺负豆子弟弟,年幼的豆子不知道为什么邻居老嘲笑弟弟总穿校服,总是议论妈妈没有买新衣服,总是在炫耀自己的狗吃得多矜贵。豆子总是伴着机器声入睡,又伴着机器声醒来,豆子爸妈巴不得有72个分身每天72小时,在特别忙的时候总是顾不上豆子还有豆子弟弟,豆子怕弟弟出去被欺负出去玩的时候总是故意不带弟弟,弟弟只能自个玩,豆子爸妈忙,一直都很忙,有一次过年,豆子特意起了个大早,把地扫好把饭吃完穿上漂亮衣裳等着豆子爸妈带出去溜达,结果豆子爸妈从晨曦忙到了傍晚,豆子哭得眼泪哗哗,最后也没去成,因为当时的豆子傲娇,觉得想要的时候得不到,你再给我我也不想要。豆子从什么时候开始理解这一切的呢,大概是深夜里豆子爸妈为了豆子学费苦恼开始,大概是豆子看到别人春游带的是薯片自己带的是包子开始。豆子刚开始慌了是怕不努力以后没有辣条吃了,后来急了是因为看到豆子爸妈双鬓已有银丝,用豆子的话说,我想让爸妈在享福的年纪里面享受,这就是我的梦想。深层地讲就是精神物质都丰富,肤浅地讲就是要有钱。钞票对于豆子来说最不屑,但是最矜贵。对了,豆子当初的梦想是当街口的小卖部老板,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卖部,泡泡糖随便吹,雪条随便吃,辣条随便撕,24h开着电视看蜡笔小新。

你足够英勇去期盼你的梦想。历经岁月的残酷洗礼,你是否依旧选择坚持自己最初的梦想。孩提阶段的自己也曾做过拿黑色塑料袋拯救世界的傻梦,曾幻想过将来会从事千万种对社会做贡献的职业,现在只觉得当时的自己天真可爱。路上驰骋的车,如陀螺般繁忙来往的上班族,写作业写至深夜的学生,谁不忙,在这个时间就是money的阶段,停下来1秒感觉就与一个亿擦肩而过,不忙的,也就耄耋之年的老者还有咿呀学语的娃娃了,你忙我也忙,瞎忙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