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塔伦蒂诺鲜为人知的趣事

哦你说昆儿啊?!

昆儿出生于1963年3月27日,后来和母亲以及他的养父亲们(怎么听起来像谦儿哥……)生活在洛杉矶南湾附近一片破败不堪的社区里。当母亲决定和其中一位父亲结婚之后,他就成了昆汀·扎斯托皮尔。

那会儿昆儿不爱读书,就爱看漫画,还经常逃课,到了十五六岁的时候,他想他应该混社会,于是就辍了学。后来干过零工,也上过表演班。

1984年的时候,昆儿在曼哈顿海滩影视资料馆找了份工作。当1970年代的电影小子们接受学院派教育时,昆儿则是躲在音像店里阅片无数。加上天生记忆力过人,这种经历让昆儿成为一个电影百科全书式的人物。

而所有这些,实际上都是在为通向导演之路做铺垫。

昆儿说:哪里有什么投资方,我只是把别人交学费的钱用来拍电影罢了。于是就有了处女座《我最好朋友的生日》。

后来,昆儿的成功使他成为一类人的偶像。他们同昆儿一样是野路子,并坚信有天自己也会像昆儿一样飞黄腾达。我记得刘猛还是韩寒,曾经在他的文学作品里借一位人物之口说:导演还用学么,看够上千部片子自然就无师自通了。

当然后来这俩人也都拍出了自己的作品。

这么说起来还混得挺有成绩哒。

多年之后,当昆儿凭借《落水狗》大红大紫时,他音像店里的朋友们回忆道:啊呀,他现在变成塔伦蒂诺先生了喏,已经很难接近了呢。

如果在中国,昆儿绝对算得上是天生异象。第一次看见他时我忽然想到:前天犁地的时候,那把犁破了块儿口豁子,要是能换上昆儿的脸骨,兴许刚好合适。

有人曾经这么形容昆儿的长相:长着一个高高的额头,再配一副显眼的大下巴,很像一个卡通人物,几乎就是一个长着大力水手身材的马丁·斯科塞斯。

但我坚持昆儿决不像上面那位先生形容的那样。

我宁愿相信,昆儿身上流动着高贵的东方皇室血脉。他对香港电影的痴迷,某种意义上正是因为听从了先祖的召唤。

而下面这位,我想就是昆儿的真正祖宗:

明太祖:元璋·塔伦蒂诺

昆儿看了一肚子B级片,喜欢秀各种恶趣味。在好基友罗伯特·罗德里格兹的电影《罪恶之城》中,昆儿客串了一把导演,就是第二个故事里德怀特和杰奇雨中驾车的那段戏。对此他收了一美元酬劳。而在《杀死比尔2》里,罗德里格兹参与创作配乐,酬劳也是一美元。

(罪恶之城中昆汀客串导演的一场戏)

昆儿的电影具有强烈的混搭风格,好听的说法叫致敬,装逼点儿那就是后现代了。这也暗示着,昆汀站在了许多老人的裤腰……啊不对,肩膀上。

昆儿是戈达尔的狂热粉丝,曾在后者的影片《李尔王》中客串过一个小角色。《低俗小说》中那段经典的舞蹈戏,就是在向戈达尔的《法外之徒》致敬。同戈达尔一样,昆儿也经常挑战规则,比如《落水狗》开头的那场群戏,常规做法是给每个正在说话的人镜头,昆汀反其道而行之,谁说话不给谁镜头。

(对于这段戏,昆儿是这么解释的:摄影机始终做移动拍摄,当它动起来时,只能拍到谁算谁,而不是像舞蹈设计那样规定动作。所以当时拍到的恰巧是橙色先生,然后正在说台词的白色先生又撞上来,然后又在粉红色先生说他的台词时拍到他……谈话声音来自面外,摄影只做它该做的事。 )

昆儿是莱昂内的狂热粉丝,在客串三池崇史《寿喜烧西部片》(这名字,我赌五角钱它不是在恶搞通心粉西部片……)演出时,昆儿像大嫖客……博客……不对是镖客——

像大镖客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一样披上了破床单。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莱昂内导演的《荒野大镖客》中)

然而与老牛仔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不同,昆儿披上了床单依旧是喜欢讲段子的话痨。

(昆儿在《寿喜烧西部片》中的客串。讲完段子之后,他还念了几句诗:

The sound of The Gion Shoja temple bells ,echoes the impermanence of all things;

The color of The sala flower reveals the truth ,that to flourish is to fall;

The proud do not endure , like a passing dream on a night in spring;

The mighty fall at last )

昆儿是吴宇森的狂热粉丝。吴宇森喜欢放鸽子,赋予杀戮以仪式感。而在昆儿的片子中,同样也常常出现极具仪式庄严感的杀戮。比如杀死比尔2里的浴血新娘:

(一个从正举办婚礼的教堂中开始的后拉长镜头,四名杀手进入画面,持枪闯入婚礼现场)

《无耻混蛋》里的复仇犹太少女:

(复仇前的犹太少女,一袭红裙,仪式般地化妆过程,看起来像是要嫁人……或者献祭)

杀人前先念一段圣经的杀手:

(杀人前先rap一段圣经的杀手)

昆儿有恋足癖,于是在《杀出个黎明》中,有这样的场景:

在《无耻混蛋》中,犹太猎人借助女明星丢失的鞋子发现了线索:

昆儿非常热爱香港电影,在他的坚持下,米拉麦克斯公司于2001年在美国重新发行上映了《少女黄飞鸿之铁马骝》。(此处应该插一段冯小刚导演的台词:不要相信哈维,他是个骗砸!接到他放出的消息,你们自己一定要判断!)

在昆儿自己的影片中,连仙风道骨的功夫宗师也有一种酷酷的感觉:

(酷酷的白眉,刘家辉饰)

昆儿经常客串一些奇葩角色,在《杀手三部曲》中,他像李小龙一样抹着鼻子酷酷地出场了:

(抹鼻子)

应聘了新工作,就是跟着大哥混社团,先是在面试时死了同伴,然后没工作一个钟,就稀里糊涂地被前来找大哥寻仇的主角给嘣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找工作前,详细了解下家的背景还是非常必要的。

(1秒钟后,导演将要炮灰)

当然,有时候他也很居家:

在《被解放的江哥》中,昆儿担上押解主角的任务,最后智障一般地被炸成了一朵云霞:

(1秒中后,导演将会炸成一朵云霞)

导演客串演出也要按照基本的法啊!看看人希区柯克,看看人贾科长,看看人宁浩,看看人张艺谋……

(张艺谋在《有话好好说》中客串)

也曾经谈笑风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向新同事讲解麦当娜那首歌为什么叫《宛若处女》:

(一个堪称XX机器的风尘女,遇上了久违的大JJ,竟让她的下面有了痛感,按说她不应该感到痛的,这种痛感让她想起了初尝禁果时的经验,所以叫做:宛若处女。

麦姐看完这部电影后赞不绝口,唯独对开头的这段一派胡言不满意,于是就把专辑《Erotica》作为礼物寄给昆汀,并且在上面写下了一点人生的经验:昆儿啊,内和阳具无关,和爱有关。)

昆儿是个话痨,是段子大王。在他的电影中,各种奇怪的人做各种事情的时候都会突然来个段子。但是难得有这么一位长者,百战归来,并且还会耍乐器、对无比宠溺的扒蒜小妹儿讲一段遥远东方的尘封往事:

说起来,这个长下巴鬼有时还挺萌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