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文/南荍

1

他单身了四十年,终于在第四十一年有了第一个女朋友。尽管他曾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有过一个未婚妻,严格来说,这个才算是他的初恋。

二十几岁时候的他,与村里同龄人相比,英俊潇洒,一身傲骨,眼光从来都只往上看。可是二十几岁在他们那个年代,已经算是大龄了。

当村里人给他介绍对象时,经不住父母的规劝,他鬼使神差的答应了。那个时候,男女双方或许一面也没见上,男方就直接去女方家提亲了。

女方是少数民族。在他们那个地方,汉人大多都不喜欢与少数民族有嫁娶之亲。于他来说,什么民族无所谓,她也不惹人厌,就是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罢了。于是第二次去女方家,他们的婚事就定下来了。

转眼快到婚期了,家里忙不过来,她便会偶尔来家里帮忙做家务。他心里颇为烦躁,也许是因为婚期将近,也许是因为忙不过来的家务。

“哎哎哎,你们看到他们家准儿媳了吗?长那么黑还是少数民族,亏他儿子那么好看,也不知道是怎么看上的……”

婚期前五天,他正在村里溜达,听到几个邻居凑一块儿这么说。他听着心里难受,以后总不能一辈子被人说吧!回到家后好说歹说终于说动父母把婚退了。

退了婚的他一身轻松。之后的二十几年,他都是在外省打工和回家来相亲中度过的。很奇怪,每次相亲的对象要么他看不上,要么他看上的人家不答应。

冥冥之中,好像是命运之神为了让他遇到最后的缘份――他的初恋。

2

他们是在他上班的厂里认识的,她才二十几岁,还很年轻。而他因为掉发,头顶已经开始有点儿秃了。

也许吸引他的,正是她的年轻。

一见到她,他的心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周围的人都说她有点儿傻,智力方面有点儿问题,可是他不在乎。在他看来,她确实是有些东西表达不清,但也不完全傻。

比如干活的时候,他会帮她把重的产品搬过来,每每这个时候,她会朝着他微笑,这便是对他最好的回应。或许是因为看不到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二十几岁的她仍然拥有孩子般清澈明亮的眼睛。

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他单身了这么多年,遇到她之后终于知道什么是珍惜。她虽然智力不如很多人,可她真实,纯朴,像是一块未经岁月雕琢的玉石。

他想,余生的日子里,只要能够每天看到她的笑容,于他便是一种幸福了吧!

3

在某一天清晨,他鼓起勇气把她叫出去对她说:“你愿意跟我回家吗?我会用我的余生来好好照顾你。”

她点头。她甚至不能辨别某些语言的意思,可她知道“回家”是什么意思。

第一次,有一个男人愿意带她回家。她这样的人,别人都是敬而远之。连父母都嫌弃她,把她扔在离家不远的工厂里干活,赚的钱却一分都不肯给她。只有他待她真心,也只有他会带自己回家。

她没有身份证,他们只能坐汽车回他的家。他的家远在千里之外,光坐汽车的时间就花了二十几个小时。

他的家不大,几十平方米的房子,也足够两个人住了。

父母早在几年前不在了之后他就再没回过家。房屋前后已经长了草,他便拿着锄头把门前的草除了。她每天哼着歌儿,有时候有歌词,有时候没有。她的声音并不动听,他却能从声音里体会到她内心欢快。

4

他靠着打点零工赚钱,维持生活的同时还能多出一些来给她买点衣服鞋子。空闲的时间,他会给她梳好看的头发,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便乐开了花。

再有一个孩子,生活就完美了。他看着她,陷入了沉思。

她大概是能感应到他心中所想。一个月后,她怀孕了。

他忙前忙后,恨不得昭告天下:我要当爹了!

此后,他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工作上,他要为他们未出世的孩子存点积蓄。他找了两份零工赚钱,一有空就在家陪她或者带她出去溜达,从未在意旁人的眼光。

5

他每天都沉浸在她带给他的幸福里。可惜,上天连这样的幸福也不肯给他。她母亲的电话就把他们所谓的幸福撕得粉碎。

原来他们刚一走,她父母那边就报警了。她这个女儿之前一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现在突然受到重视了。她父母要他带着她回去,并让双方父母见个面,要不就直接打二十万给她的父母。

他吓坏了,他没有父母,也拿不出二十万。

他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并不打算把她送回去。把她送回去,他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她也会重复之前的命运――被父母放在某一个工厂,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而他的孩子就更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了。

他做出了一个决定:等孩子出生了一家三口再回去,也许看到孩子,她的父母就会有所改观了呢。

之后的日子,他带着她东躲西藏,却从未让她挨饿受冻。他们不敢在家待,只得住到亲戚家。

在亲戚家毕竟不同在自己家,他不好意思光闲着吃不干活。于是,但凡有活儿他就会抢着干,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

6

两个星期后,他正在菜园里折菜。远远地就看到亲戚带着几个警察过来了。他原本可以撒腿就跑的,可一想到他跑了,她怎么办?

所以当警察走近他的时候他反而迎面而去,亲戚说他本来是告诉警察说不知道他去哪儿了的,可是警察告诉亲戚如果知道不说就会判包庇罪。亲戚只能领着警察来找他了。

当看到他的双手被套上冰冷的手铐,她一直哭一直叫。

“放开……我……老公!”她费了好大劲才从嗓子里挤出这么一句话!

然而任她怎么嚎叫,在法律面前都无济于事。

警察是她父母那边花钱叫来的,他们把她也一起带回了家。

因为她智力和正常人不一样,又怀有身孕。他被判处强奸罪,有期徒刑四年半。他刚进监狱,她的父母就带她去把孩子打掉了。

7

从此以后,只要遇到人,她就会用不大清晰又不连贯的语言说:他们把我老公抓去关着了,你快去把他放出来,我们的孩子需要他。

探监的亲戚把她的话以及孩子也没了的事告诉他时,他的眼泪不住地往下流,仿佛要把一辈子没流的泪都给流光。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他现在只觉得锥心的痛,为他的孩子,也为他们的结局。

他从未想过跟她在一起,会以触犯法律而结束。但他不后悔,那些他们在一起时的所有美好,都深深刻在他的记忆里,足够他用余生来品尝了,更何况他再过四年半就出来了,出来就能见到她了。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们仍然在那个工厂里上班,她抱着他们的孩子站在一旁,对着他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