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城市,大多数人生老病死之所,每日每刻在消费着城市,也随时随地被城市这张巨型之网所束缚,可究竟又有多少自命不凡者所不屑又不齿。

经过漫长的岁月流变,城市变得缤纷,一代一代人的故事如火山迸发又终将沉淀为坚硬的岩石一般,走过生命的高峰而又慢慢平静;但那岩石,即使再坚硬,可能也抵挡不了千千万万蚍蜉撼树之力,而又由那石头成为世间的一缕沙丘,慢慢羽化为岩浆之构成物。

如石沙之轮回,城市也不单单是凝固的音乐,更是不断发酵的人的群落,现代人叠在历史人之上每日在上演着芒福德的城市戏剧;然而,历史并非教科书里讲的那般稳定而轮廓清晰,那恰恰更是一个混沌体,是杂揉着大小权力的沉淀物。

各个历史时期的权力网络都在空间上沉淀交叠在一起。起初,层层权力网络平行叠加而彼此相忘,然而这种相忘于江湖的情怀并非人人兼有,总有时代的弄潮儿或是传统的守望者犁耕、翻弄着故纸堆,或为一己的优雅品性,抑或所谓文明之延续。这种翻腾着的层层权力网被扰动,如那跳动之音符,欢腾着,飞舞着,又或是撕裂着,扭曲着。

我们看到的城市便是这样一个由不同时代权力网络交叠而又被各式人等搅动的混沌体,搅动的主体是强权,也是平民。城市的空间也是强权的干预和平民的自组织交织作用而成的;我们看到的日渐消失的或是被绅士化的胡同、里弄就是现代权力秩序对苟延残喘的过去某个时代权力秩序的无谓践踏、利用和戏谑。

我们读城,应当是时空并进的,过去时代中的一些美好,一些感动都形塑着今日的空间。

强权他组织的空间和平权自组织的空间历经时间沉淀而成为一座座独一无二的城市。

常说千城一面,这是忽视了人的看法。看不到多姿多彩之众生,当然会一面了; 如何读城,如何将不同历史时期交织在一起的自组织与他组织相剥离,把多样性的空间尽可能还原到其形成规则,并最终回溯到来自不同权力网络层的芸芸众生和一时权倾朝野的权贵,才可能从千城一面的城市中阅读城市,向城市学习和致敬。

作为一名城市规划师和城市研究路中人,期望用更为理性之思维来思考混沌之城,与您一起品味一座座城。

下期预告:自我流变之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