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选择对死亡说不

96
Nikky
2015.11.20 15:05* 字数 1651

【译自medium,有修改】   

两年后我终于决定讲出这个故事。

之所以等了两年,是因为我一直忙着保证店里运转正常,员工享受工作,周围的一切都在进步。

我一直等到身边的人都看到了健康的我是什么样子,等到我确定自己终于战胜了自己,逃离了那段可怕的日子。在过去的两年里,我做了很多事情,写了一些文章和一本书,周游世界,参加各种交流活动。我列出这些事情不是为了自夸,而是把它们当作自己活着的证据。

但是说心里话,我一直没说是因为我很害怕回忆这件事。我不知道它跟你有没有关系。我也不希望我身边的人受到影响,因为有些会以此为耻。但是,最后,正是因为这样的观点,让我讲出这个故事。

两年前,我差点因为抑郁症而自杀。这个故事就是关于我如何获得帮助,还有那些帮助过我的人的。

抑郁症掌控了我的家庭。没人承认,也没人说出这一点。我父亲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感受。我的母亲最开心的时候也不会承认自己开心。除他们之外,其他亲戚也是每隔几代就要背负重担。不承认自己的抑郁状态像是家族文化一样。因为我们不能悲伤,它会成为你的弱点,进而影响工作。这就是我的成长环境,也是很多人的成长环境。

我想先解释一下,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全面科普抑郁症,只是想要分享自己的故事,讲述我自己对抑郁症的理解,以及我与自己的大脑作斗争的方法。

不要被抑郁症控制。不要让抑郁症控制你。


抑郁症有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大脑中的化学反应。是大脑出了问题,像进水了似的,不停地告诉你:你不行。我举个例子来讲一下这种情况。

两年前,我的日子十分糟糕。生意差到没办法工资,有时候需要跟朋友借钱才发得出工资。我经常整晚整晚睡不着觉。这时候再加上抑郁症,简直就成了倒霉风暴。一天早晨,我坐在办公室里考虑这周的工资怎么办的时候,一个员工进来告诉我卫生间出现了霉菌。

一般情况下,这不是个大问题。但是在抑郁症患者眼里,这件事情就和发不出工资一样严重。

我失去了辨别事情大小的能力,所有的困难都一样可怕。我也失去了解决问题的能力,每个问题都无从下手。

最终,你的大脑真的相信这些问题都是无法克服的,接着就会开始想要逃避。这种情绪非常不好。这是你躲不掉的,因为出了问题的是你的大脑。它失去了正常运作的能力,所以想让自己停止运作。

幸运的是,我们可以依靠科学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要先解决第二个更加严重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使你迟迟不敢寻求帮助的羞耻感。像我之前说的,我没有在一个能够妥善处理精神问题的环境中长大,其实也没多少人在这种环境中长大。别人不停地鼓励我赶走坏情绪,像个男子汉一样振作起来,等等。所以等你长大后,不管你有多想远离那种“抑郁就是原罪”的观念,你就会发现在你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它早已深入骨髓,难以摆脱。甚至当我意识到自己有抑郁的问题时,我就会被它控制,我告诉自己说如果我去治疗它,我就不再是我自己了。我将会变得没有创造力,写不出像过去一样好的文章,抑郁就是我的特质,如果没有抑郁,我就不再是我。

那种想法太蠢了。尽管我不能为你们诊断,也不能告诉你怎么解决自己的问题,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一点:抑郁不是本来的你,不要被它控制。它会慢慢地让你失去生活的欲望,让你远离真实的自己,那个快乐的自己。

所以两年前,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挣扎了很久后,终于做出了接受帮助的决定。我寻求了很好的医生,借助了科学的力量。药物给了我呼吸的空间,使我能够顺利接受治疗。我们尽全力去建立我在童年时没有建立的幸福基础。我不责怪任何人,我的父母都是在以抑郁为耻的环境中,虽然他们也很想得到帮助,但他们没有这个条件。

接下来就是我向你保证过的:我还是我。或者更准确点说,我终于能够真正地做自己,我的脑子里不再有影响思考的小恶魔。我仍然拥有开心的好日子,也有糟糕的时候。我会悲伤,也会有各种情绪,包括幸福。我写的东西更多了,我像过去一样充满创造力。我还是会生气,但我只会因为值得自己生气的事情而生气。这就是治疗在起作用。

所以如果你也遭遇了这种问题,也知道有很多人在爱着你,就让他们来帮助你吧。


你不用被抑郁控制,你可以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