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要和这样的人一起过

2字数 2373阅读 456

昨天朋友问我,有没有想过以后的生活怎么过,会和什么样的人一起过?

她的问题让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陷入沉默。关于未来的设想很多,无数个详细到日常细节的想象,后来都被生活一一戳破,悄无声息成了埋在心底的秘密。或许这问题就像是像林徽因的那句话"答案很长,我准备用一生的时间来回答。"

小时候被桃花源记迷得忘乎所以,总想着以后和心爱的人,在隐秘的山林生活,一间依水而建的小木屋,篱笆围起的小院,再种一些果蔬和花草,春天看花,夏日纳凉,秋日摘下果实贮备冬粮。铺一条青石小径,路边栽上斑竹,有空砍一株制成笛和萧,合着月影奏响。晨起看日出,傍晚躺在窗前看满天星光。就这样一年四季,和爱的人相携到老。

琴瑟和鸣

长大些也明白自己的想法太过柏拉图,那种生活大概只存在于古装剧中。直到某天看到新闻中的终南山隐居潮流,才发现原来真的有人将自己的梦想付诸实践,不过结果也是意料之中的惨败。

一间四处漏风的茅屋被炒到一月三四百的房租,也别提什么环境雅致,大波隐居的人肆意破坏,行为自由散漫,到处都是生活垃圾,还有因为缺少厕所而遍布的粪便。没电没WIFI的生活,刚开始还有人能放下手机翻几页书,后来渐渐受不了那种无趣,实在又提不起自耕自足的生活兴趣,很快就重回城市了。终南山隐居本就是士大夫们以退为进的入世策略,如今,更是有些东施效颦的滑稽,儿时关于未来的桃花源蓝图,也成为武陵人再寻不得的秘密。

大学时期又有了新的期待,或许是甜美的偶像剧和爱情片看多了,也开始想象和另一半生活的情景。

早晨醒来,在另一半的臂弯中醒来,阳光透过玻璃洒在床上,身侧恬静的睡颜,察觉自己的动作,嘟囔着说一句“早安”,习惯性地拥着自己再赖一会的床。所谓的“清晨醒来你和阳光都在,真好。”


做饭的时候,你洗我切,你炒我装盘,不论会不会,身旁陪伴的身影很暖。可以发脾气,可以吵架,但最后都能为了对方彼此宽容,慢慢磨合成各自都舒服的模样。朋友说这种想法大概是浪漫满屋看多了,生活的细节太过美好,真正生活起来才不会有这么美好。


不可否认,我的确是喜欢浪漫的人。哪怕无数人告诉我,再多的浪漫情趣遇上茶米油盐,也会变成遥不可及的奢望。没有谁能一如既往,按着自己心里的想法过活。偏我就是不信,总是固执地坚持己见,相信一定会遇到一个愿意把平凡的日子折腾出情趣的人。


不一定你要天天下班记得买玫瑰,即便是某天下班路上看到的漂亮落叶带回家,告诉我觉得叶子很好看,就想带回来给我瞧。东西是什么不重要,主要的是那份心意。

或许他压根不喜欢读书,但是在我看书的时候会窝在身边,哪怕他也在做着自己的事,只要互相陪伴就很暖。


又或许他没有一点点运动细胞,关于篮球一无所知,NBA的球星对他来说都是同一张脸,但是他会迁就我的喜欢。碰到我看的比赛输了心情不好,会带我去吃好吃的,哄着我情绪化的小脾气。如果遇到我看的比赛赢了激动,也能耐心听我废话,分享着自己的喜悦。只要不烦的陪伴,哪怕他一点都不懂,半点兴趣都没有也没关系,重要的是他愿意陪着自己,放纵你的喜好。


读到这里肯定有人觉得想得真美,哪有这么好的事儿。还一直陪着你,就算是长得像神仙姐姐一样好看,日日夜夜地看也会腻。所以日头久了,那种陪伴就是最大的浪漫。


想象嘛,可不就奔着最理想的状态去了,之后的心理预期只需不断趋近就好。倘若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寻找另一半,大抵我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为另一个人穿上婚纱,一起拥有一个国家级证书(结婚证)啦。理想状态之外,那个一步步让你卸下防备,不自觉去信赖,去依靠,哪怕遇到再大的问题都不怕孤立无援,相信他会帮你撑起一片天的人,大概就是那个未来会挂上自己名字的户口本的户主了。


想象中的另一半,其实更像是一个精神层面高度契合的灵魂伴侣。据说人一生会遇到2920万人,遇到真爱的概率是0.000049。大概跟中彩票的概率差不多吧。

于是很多人开始劝导,哪有那么多真爱携手步入婚姻,更多的不过是彼此合适的搭伙过日子。倔强的毛病又犯了,总觉得不甘心将就着过一辈子,宁愿自由自在浪荡着自己过。毕竟一辈子太长,忍耐一次两次没问题,十次二十次就无法想象了。两个人在一起是为了更舒服,更好的生活状态,如果还不如一个人时的质量,何必非要庸人自扰。


后来渐渐明白,《蚀心者》里面方灯最后为什么会愿意嫁给陆一,她付出整个青春,不惜利用整个自己去爱的傅镜殊最后却成了心底的一道伤。一个人爱得久了,伤疤多得连自己都不心疼,此刻如果有人怜惜你的伤痛,愿意用一颗温暖的心融化过去所有的伤痛,这样的温暖像是吃惯了黄连的人尝到糖果的味道,无法不动心不去倚靠。《一君难求》中左青青为什么说喜欢999朵玫瑰的浪漫,其实打动她的不是玫瑰,而是那份愿意给你付出,哪怕不经济也不实用,只要那一刻你真的感动,真的体会过浪漫的满足就好。



小桥流水人家,洱海边,古镇旁的小店,是我最后的浪漫。


被动的我,喜欢也不会去猛烈的追求,只会不近不远的追随,如果对方的目光从未落在自己身上,那么我也不会非要喊叫着让人回头一瞥。后来的感情大多相信日久生情,一步步,一点点小心翼翼去信任,去爱恋。或许很难,可是一旦爱上就是执念,会努力呵护也会耐心经营。不过大概是过程太慢,快速匹配恋爱的时代,这样固执还不主动的自己总显得淡漠,偶尔遇见有趣的灵魂,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脸,生活的磕磕绊绊就将两个人打散,毕竟细水长流的耐心太艰难。


我曾羡慕大学团支书和男朋友的相处模式,笑着说他们有老夫老妻的默契感,又有刚恋爱情侣的小甜蜜和浪漫。团支书笑的一脸满足,劝慰我最好的都是压箱底的,那句“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就成了漫长时光里执拗的安慰。

余生大概就想这么过,那个还没出现的另一半,已经错过了我的24年,如果错过再多一些光年,我怕余生你来不及慢慢补偿,所以来时的路请快马加鞭地赶。不过倘若你不出现也没关系,我也学会了照顾自己,如果你堵在来的路上,我也会一边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一边放慢脚步听着你来的方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