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

96
皮囊荏苒
2018.02.12 14:30* 字数 2697

我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变成了一只翩舞的飞蝶,停在你的肩头,陪你去看万水千山。——陈森


01

我是陈森,男,27岁,目前任职于市第一医院精神科。我的病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所以比专业医术更为重要的,是需要更多的耐心和关心。在我所有病人中有一个病人最为特别,她是琳琳,一个重度幻想症女孩。

说实在的,琳琳长得很漂亮,精致的容颜即使不施粉黛,也明媚的让人移不开眼。她的字写得很漂亮,日记本里藏满了拂堤杨柳醉春烟的景象,仿佛一切都是生机勃勃的。

她会唤我十二哥,因为她的名字是十二笔画,我的名字也是。她还说朋友是十二笔画、恋人是十二笔画、家人也是十二笔画,所有她向往的都是十二,所以她唤我十二哥,这个别人都不懂的,只有我们两明白的密码。

琳琳喜欢把幻想的一切都写进日记里,包括她的童年,她的工作,她的生活。我进医院的时候琳琳就是这里的病人了,大家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来的,前辈们不愿意多说,作为后辈也不好意思多问。我所有知道的信息都是琳琳自己说的,而这些我认为都是她幻想而来的。

她最特别的地方是喜欢玩角色扮演的游戏,她说她才是医生,而我是她的病人,每每如此我总是笑着听她指挥,任由着她胡闹。

02

我是琳琳,青龙山精神病院的一名普通医生。最近我面临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一个重度妄想症病人。

他叫陈森,过去是第一中学的语文老师,有一个相爱的女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一天下班的途中,他撞见了女友和同事在咖啡厅里亲密的约会。无法忍受的陈森将女友拉回家,严厉的质问和批判着女友的背叛,最后在推搡的过程中失手将女友推了下楼。

警察在调取监控时发现,当时他的女朋友并没有和所谓的同事在一起,而是在学校门口等陈森下班。陈森的口供和监控的录像,让检察院不得不请来精神科医生为陈森做鉴定,最后的结论是他有妄想症,伴有精神分裂。

就这样,陈森留在了我们医院,隐约的一颗定时炸弹。有时候他思路很清晰,会告诉我他的女朋友是美术老师,长得很漂亮,最喜欢画的是蝴蝶,他们家的墙上有很多幅她的作品。她还喜欢写日记,把他们的回忆都填满一笔一划。

我去调查过陈森死去的女友信息,确实是他们学校的美术老师,她的作品《南柯一梦》曾经在国家绘画比赛上拿过奖,上面画的就是一只蝴蝶。

我高兴的告诉院长,陈森有可能在逐渐恢复,往好的方向在发展。但是我也担心,一旦他恢复正常了,该如何面对过去和未来。

03

琳琳最近很高兴,不知道她又想到了什么。她总是这样,高兴地时候眼神里放着光,比灼热的太阳都更加耀眼;难过的时候她会一个人坐在树下,看着夕阳一点点没过地平线。

我觉得她是爱上我了,可是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爱。可我看的分明,她开始变得乖巧,我给她吃的药都乖乖吃了下去,我和她讲故事,她也会聚精会神的聆听。

我和她说关于王晴的事,她似乎忘记了,又似乎记得,那个在她第一本日记里出现的女孩,她所谓的双胞胎妹妹。

她在第一本日记里写到“王晴的出现就是我噩梦的开始,因为有了她我被爸妈忽视,王晴的画很好,每次她都让我帮她题字,可是只能署名王晴,那个被大家赞美的总是她”

“王晴和我说她要去美国了,不能和我天天在一起了,她怎么可以离开我,我们两是不可以被分开的双胞胎,如果她要走,那我一定要把她留在我身边”

“王晴没有考上,我太高兴了,这就意味着她去不了美国,会和我永远在一起。可是爸妈还想要筹钱送她去美国,这怎么可以,我一定要留下她”

“我骗王晴到屋顶的平台谈判,给她喝下了混有安眠药的果汁,然后把她推了下去。只要她死了,就可以留在我身边了”

这本日记是琳琳刚被送来的时候写下的,后来日记就被收了起来,她也鲜少提到那个叫王晴的女孩。只是我用讲故事的形式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脸色会露出一些悲伤。

04

院长说陈森的确有好转的迹象,我们可以考虑情景还原的方式,通过刺激他的记忆,从而让他恢复原有意识层,想起事实的真相。

我们要做的前期铺垫很多,首先我需要假装爱上他,并且取得他的好感,然后让他看到我和其他男医生在一起的画面,并造成真是劈腿的现象,让他产生愤怒,最后我们在医院的天台谈判,让我提出分手。作为点燃炸弹的导火线,让他奋力推我下楼。

这个铺垫我们用了半年的时间,他开始有意无意的牵我的手,给我讲故事,还会给我准备礼物,有时候隔壁病床送来的水果、糖果他也会留下来省给我吃,我们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

我和陈森约在了医院草坪的大树下见面,让王医生提前带着花在草坪先和我偶遇。一切进展的十分顺利,陈森看到了王医生送我花的场景,也看到了我们在草坪有说有笑的情景。

果然他被激怒了,并快速的跑到我们面前,把我拉到了一边。我说这里人多眼杂,我们到楼上平台好好说清楚。

我平静的和他说,我是他的主治医生,他是我的病人,我们之间只有这个关系,平时对他的好,都是出于医生的仁道主义,没有多余的情感。

陈森感到了悲伤,愤怒和背叛,他咆哮着左右踱步,似乎想要控制情绪。

突然我感到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治疗方式,有可能会让事情朝更坏的方向发展。口袋里的镇静剂被我攥出了汗,时刻准备着扎入陈森的身体里。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我缄默了几秒钟,然后一边冲了过来,一边大喊了一声“你去死吧”


05

今天是一个悲伤的日子,天阴沉沉的,偶然飘来的风把树上的叶子刮落在地上,再把地上的落叶吹到空中。

琳琳死了,对我来说太过突然了。虽然院里不乏有精神不受控制的病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她的死亡让我难以接受。

就在昨天,她还写了一封情书送我,漂亮的文字间,弥留着丝丝暧昧的甜,在空气中化开,钻入鼻尖。

她在情书里这样写到“他就像一座高山,巍然地耸立在我的心里,给我勇气和安心;他就像一片森林,遮蔽了刺眼的阳光,给我提供赖以生存的氧气;他就像一泉汪洋,静静的包裹着我,把心中的秘密藏进深海里”

“我要从高山上跳下,去欣赏山谷里的清风;我要爬上参天大树,去眺望远处的风景;我要沉入海底,去拥抱海底的静谧”

我看着她躺在血泊里,像躺在海面上安静,脸上没有痛苦的表情。也许她以为她攀上的是高山,眺望的是远方,最后深深地沉入了海底,如果这一切如她所愿,那么这也许是她最好的结局。

她的尸体被抬上了担架,从我面前走过。我看了她最后一眼,她的肩膀上有一个蝴蝶的纹身,鲜红的血洒在蝴蝶身上,仿佛下一秒就会飞走,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她竟然有纹身,不过那都不重要了。

06

“院长,12号病床的陈森有了新的进展,他体内的第三人格琳琳消失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下一步治疗?”

“做的很好,王医生,你们先去给他再做一次全面检查,观察确定他体内的其他人格完全消失,就可以进行下一步治疗了”

“好的院长”



最近刚刚看完《柒个我》,又去把《致命ID》刷了第十遍,第一次尝试这样的写作手法,希望可以有更多的变化^_^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