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妈妈说那些话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高中时期的一篇日记,文笔幼稚,却如此真实,让人心疼!

许久不见,这是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觉到她的老去,风尘仆仆赶来的她站在人群拥挤的地方不知所措。你几度的确认,生怕眼前这个臃肿苍老,略显疲惫之态的人不是你的母亲,可是她就是的。怎么那么快,怎么那么快,她老了,凌乱的又略带星点的发在这个冬日的寒风中飘,她直直的站着,不知整理自己的发,生活的重担让她这样迅速转老,令人心疼!她没有充足的钱,很少有休憩的时间,有的是瘫痪在床的母亲,尚在求学每月要钱的孩子,还有日日不断的工作,她的生活与其说是充实,不如说它繁重!

她是妈妈,然后会早早的在日历上标明我的生日,倒数它来临的时间,并为此准备,她的生活在为家,为儿女,为钱,往往还要在劳累后受我没来由的气,说她唠叨,说她繁琐,说她无理取闹,说她斤斤计较,也许她只是想要一个发泄的出口。她时常向我絮叨工作的不顺,爷爷奶奶的冷淡。絮絮叨叨,没完没了,我时常打断她讲了一半的话,就转身离开,她“噢”的一声,继续做她的事。现在想起,那时的她,那样的一句“噢”又包含了多少失落和尴尬。她总是想着我,将我视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甚至于过分的宠溺和包容。

很久很久,已不是粘着她睡觉的那个孩子了。那时的她,总是早起,却不忍叫醒人仍睡梦中的我。她小心翼翼的掖起被角,抽身离去的时候总有一丝凉气渗入,立于冰冷空气中的她,未来得及穿衣的她习惯性地帮我塞好被子,捋过那一缕不听话的发,其实多年来的学生生涯,清晨的我已易醒而敏感,只是不想睁开惺忪的眼,又或许只是不愿错过她粗糙手掌的抚摸,听我说梦话时的轻笑!我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般独立,我还是依恋着她身上那种温暖安心的味道。

回忆过去,也许是渐渐长大的标志。离开她以后,发现习惯真的是件可怕的事。那些赖床的日子在她唱着国歌的时候如音符般跟岁月飘走。很怀念很怀念那些她宠着我的岁月,帮我穿袜子,送我去赶快要迟到的课。

在很久之后,再次想起那样的叛逆岁月,和她对着干的年纪,不禁有泪流下。宿舍的姐妹们笑我的起床气,我在心里摇头,长大了,离开了,再也不存在那样的岁月了,再也不会有那个带着浓浓宠溺意味的国歌了,我在悲哀那些个可以明目张胆向她撒娇的岁月。

那些个争吵的日子,我总说她歇斯底里,不可理喻。她那些一成不变的言语攻击已对我产生了免疫,她痛恨我的“不务正业”,总是没节制的看小说。我总是在她训斥我的时候,无耻的笑,笑着笑着她哭了,然后我不以为然,沾沾自喜的认为赢了她。现在想来,多了点莫名的难过和愧疚。无知的我怕从来就没想伤她有多深。总以为她哭了我笑了,就是胜利了。只是彼此伤害了彼此,又何来的胜利可言。

       有人说,对不起,谢谢你,我爱你,是这个世界最动听的话语。过去的真的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说的是,“我爱你”、“谢谢你”、还有还有太多“对不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09-10-25,在大学宿舍里犯二加矫情,看过去的自己好开心,大部分时候没心没肺,矫情起来也是没谁了,哈哈,不...
    云天阅读 59评论 0 0
  • 急功近利者,欲速则不达。须得治好这许多的浮躁和虚荣的毛病,专注价值,修正方向,改进工具,持之以恒。 浮躁与虚荣来自...
    万卡阅读 6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