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第四章

第四章

萧寒再击惊堂木,吕青,你还不从实招来?

吕青往前跪了两步,大人,我招!我全都招!人是我杀的!与家姐没有干系,那血肉其实是家姐意欲阻拦我同我争夺剪刀时伤到的。大人,您放过家姐吧!她是无辜的!大人!饶命啊!

何氏难道就不无辜了?萧寒反问。

吕青咬牙切齿道,她勾引我姐夫!

勾引?如此说来,是你痛恨何氏,将她打晕而后制造她跳河自杀的假象?

不!何氏当时已经昏倒在地上了,与我胞弟无关呐!大人!吕氏拽着吕青的衣袖,又插了句嘴。

一个被打晕的女子谈何勾引?分明是死者赵六欲对何氏行为不轨,被你二人撞见,吕氏气急败坏握紧了剪刀要杀了自己的丈夫,立马被吕青你夺了过去,趁赵六不备将其杀害,而后二人慌慌张张逃回吕氏娘家,思索一夜之后回到渔村,你将昏迷的何氏带到码头上,用细线作牵引将她的身体立住,而你躲在附近的芦苇丛里,等得卯时金婆婆出门你便松了手中的细线,何氏没了牵引掉入河中,让外人以为她自己跳河,之后你二人立即报官,状告何氏杀人还畏罪自杀,你以为何氏必死无疑,你二人便可随意编故事来洗清嫌疑,可是这样?

吕青的头垂得更低了,是,大人。

吕氏瘫坐在地上,两眼放空,面无表情。

招供画押,吕青意图谋害两命,即刻关入大牢,待秋后问斩。另,被告何氏无罪释放。

狱卒上来带走了吕青,吕氏连连磕头,大人饶命啊!求大人饶过我弟弟吧!我家还有七十岁的老母!大人!

本官已经网开一面,吕氏,你虽较先起了杀心,然真正杀人的是吕青,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本官念你家里还有老母,办完赵六的丧事便回去照顾老母亲罢。萧寒站了起来,李捕头,把她带下去。

大人!大人!声嘶力竭的吕氏被带走,堂上还真一下子安静了不少。

何染染的镣铐被解开,站着活动活动筋骨,大人,你是如何得知凶手是吕青而不是吕氏?

我方才说过,凶手握着剪刀是由上而下刺进死者胸膛,吕氏身材娇小,根本做不到这点,只有身长三尺的吕青能够做到。

哦——染染拖长了尾音,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那大人一开始说吕氏谋杀亲夫岂不是说错了?

这叫先发制人,而且我并没说错,吕氏确实起了杀夫之心,吕青则是为了不让他的姐姐手上沾血罢了。

姐弟情深,编故事还有一手,幸好有大人替我申冤,染染在这谢过大人了。

萧寒拂了拂袖子,行了,本案既已了结,你可以走了。

大人莫不是忘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你让我去哪?染染卖了个小萌,要不我跟着大人吧,混口饭吃,嘿嘿。

那就看在你似乎懂点验尸之道的份上姑且让你留下来罢。

我何止懂点啊,染染小声嘀咕了一句,谢长啊不是!谢大人!差点说成谢长官好尴尬……

那你随老杨去后堂吧,他会给你安排住处。萧寒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蓬头垢面衣衫破烂的何染染,另外,你把自己拾掇干净了就来书房找我。

好的,大人。染染跟着白胡子老杨穿过中厅去了后堂,这回真走运,顺利得到工作,老板还帅!

大人,李捕头右手不自觉的摩挲着剑穗,当真要把这女子留下来?这可是破例啊!还有她的身份,我们也不清楚。

她很聪明,又是胆大心细,我相信她会当一个好帮手的。至于身份的问题,李捷,派人暗中调查,全国各地有没有叫何染染的女子失踪或其他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