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口陈-作业1

第一题: 关于规划“资源库“的思考

惭愧,好久没成本的读书了,除了读一些高中课文以及相关素材备备课、就是刷看一些微信相对有质量的公众号文章,很零散。 我喜欢看的书很多也很杂,杂到我也说不上什么来,总之觉得不错的就看;但是也并没有太多的模仿留意,但从此刻开始,我要重新拿出自己尘封的“摘抄本”。 由于工作杂碎繁忙,自己最近也比较散了,近来喜欢看一些哲学、玄学类的书籍,对身心灵、非正统佛学类书籍感兴趣。 最近我在看的有宗萨仁波切的《正见》《四万八千问》还有美国沙因的《你值得过更好的生活》,零零碎碎也看一些教育学类的知识。 

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不善规划和随性的人,我将试着多读多看多记再去摸索摸索。

的确是如舒老师所说,多看某些人的文笔就会容易潜移默化地受影响并且模仿,犹记得我早年前突然很感兴趣哲学,看了尼采和叔本华的哲学悦读系列,就写下了一篇文笔稚嫩但文思偏仿的思考型文章。

总而言之,我现在还是那种很怕背着任务去写文章,还是想随性写,但是我担心这样久了自己既没风格也不会成长。。。


第二题:仿写汪曾祺先生的《八千岁》语段

穿过那片熙攘的商业街,寻着这条青石铺就的骑楼老巷,她闪入了这个只容得下“三人行”的老宅区,老宅区里的老房子都并不高,秋日里北纬20°的光线正歪着头拥抱着老房子,亮得甚是喜人,她欢喜这种温恬的光亮。向着饰有蝙蝠、鹿、桃的老式铁艺门走去,脑海里静静回放着小时候姑姑提醒自己巧记家门的话:“咱家门上有爷爷手工制作的蝙蝠、梅花鹿、寿桃,就是寓意“福禄寿”,不要忘记噢!”          还没到“福禄寿”门,就听到家门方向传来韩剧里聒噪的男女斗嘴声,接着喷薄而来一阵爽朗而清亮的四连哈,她喜欢这丝毫不顾长者风范的女式笑声。

“整条街都被你和你的电视声霸占了!”

“就你夸张!”姑姑如故朝她翻了个大白眼,却依旧没藏住右嘴角那轻扬的弧线。 她喜欢这隐着笑的大白眼。

“哟,我还以为你不会找家门口了呢!今天终于有空回家吃顿饭了呀?! 喏,做了你爱吃的蟹肉羹、铁板牛肉,还买了你特地吩咐的拐弯刘奶奶家的海南粉!”

“还有你做的中式pizza呢!”

“死孩子,总是没什么就闹着要什么呀!”说着又笑着起身去赶制新食物了,她喜欢这伪装的嗔骂,默藏的宠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