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嘛过去就好了

96
拉米兔兔
2017.05.15 10:13* 字数 2046

"我晕X﹏X,我这是吃醋吃了一晚上吗?"淑仪在床上来回翻滚着,不停的捶打床,"啊,真是..."于是拿出手机....

梦中的我

淑仪今年大四,昨天回学校答辩,进行的很顺利。见了好久不见闺蜜,两个人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淑仪突然看到以前好友的照片,"怎么朋友们都在秀恩爱啊,我这一连看见好几个了,天天发狗粮给我。"

"你应该习以为常"

"你过来我让你看看一张某女生的照片"

"让我瞅瞅"

"哎呀,猫耳朵好可爱。不过啊,你不要相信这种照片,真正的美女都是低调的。”我笑了,”来,咱们俩也可以拍个带耳朵的自拍。”其实她没有说出,这个女人是他初恋的女友。

"哇,这拍的脸变尖了,眼睛也变大了。"

"所以啊,都是照骗"

"这倒让我想起来一件事,前几天从某个群里加了一个人,头像特别好看,白白净净大眼睛,谁知道,有一天见到本人了,脸嘿嘿的不说,眼皮割的好丑,简直了...."

"哈哈,还让你碰见了。"

"哎呀,我想着我应该拉一个帅哥,拍照上传到朋友圈,一天一张,虐他们个5天。"

"这个好啊,你可以找顾言。"

"你和我想到一起了!等拍毕业照和他多拍几张了"

"让我给他说明一下你的意图"

"行你说吧,我就回我的出租屋子了"

折腾好久,晚上8点多到家,淑仪还是像之前一样,落寞,心里想着一个人。看着电视剧,有点事情做心里或许还舒服些。

快到12点了,淑仪马上去洗漱,睡觉,今天已经很晚了。躺在床上,思前想后,睡不着,于是开始她的碎碎念。

"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打?不打?打?不打,算了,关机睡觉"。她把手机扔到墙角,睁开眼睛,许久才睡着~

"淑仪,淑仪,你快看,你家男人被叫齐艳的缠住了。"淑仪在窗边撩拨窗帘,视线从窗外快速转向门外。

"怎么会"她的目光有些呆滞,慢慢视线模糊了,她看见了,那个女生站在他的面前,不停地撒娇逗她笑。

她借了把伞,走到濛濛细雨中,透过轻薄的雾,看着他,他并不知道。

上课了,他,齐艳,淑仪按着顺序坐在同一排,他的左边,淑仪的右边是过道。

"淑仪,你没事吧?老师调的位置..."她后面坐的朋友安慰她说。

"没事,我相信他。"

"同学们,今天连着两节课,我们来做一套试卷。"

老师出去了,然而大家都很认真的做题。过去30分钟,大家有一些躁动,大多在窃窃私语,她向左边看了看。齐艳娇小的身躯就打横坐在他的腿上,刚好在他的身板和桌子的空当里。他没有拒绝,过了会说,"好了,下来吧"

淑仪觉得身上越来越凉,翻了翻身体,为自己盖了被子。

有人叫"淑仪,淑仪"她没有听到。

她的身体很冷,越来越往右边的过道靠。安慰着自己题还没做完,于是很认真的做题,她数学不好,但那时候,她都会。

"淑仪,你怎么办?"

"我不信。"

"可是事实已经摆在那里了!你怎么可能不信。哎,你们闹了矛盾,却被她给占了便宜。"

她撑着伞,在路上,

"我回家了,明天去看项目"她在回避,也是在给自己思考的空间。

"李叔,我来了~"

"是淑仪啊,来这么早。"

"在家里没事做。"

"来,这个10环过山车,前几天开始投入运营了,你和那边的游客一起坐上玩一下。"

"好,谢谢李叔。"

她优雅的上去车上,这些东西她早早玩腻了,从来不叫怕。心情不好的她,想要释怀,逼迫自己喊了出来。

下来后,她投入工作,虽然小小年纪,但为了锻炼自己,经常呆在工地,处理一些事物。

中午,她拖着疲惫身体出来,遇到卖饭的肖肖"淑仪,吃饭了吗?这是准备去哪了"

"还没有,我吃个糯米鸡就好"她看了看旁边充满白色石灰的道路,眼睛眯了眯"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好勒,给你。"

付了钱,走在那个石灰路上,消失在了光芒里。

闹钟响了,6:40~淑仪立马睁开眼睛。

"我晕X﹏X,我这是吃醋吃了一晚上吗?啊,真是够了,怎会做这样的梦,还这么懦弱。等等,这女的我还认识,这不是我的高中某同学,我已经好久没联系她了,怎么会梦到她"她在床上来回翻滚着,不停的捶打床。

"啊,真是..."搓了搓脑袋,于是拿出手机....

"啊,不行,心里不安静,我得打个电话,打?不打?打?"还是按出去了,手机嘟了好久,没有人接听。

"啊,不会跟女人正在睡吧?不对,还早啊,可是他睡眠很浅...算了还是洗漱吧"

手机放在一旁,但她把模式调成铃声。

"叮~~"她马上去看手机

他问"怎么了"

她想了想还是不打扰他了

"没事"

一如既往的,洗漱,冲了早餐,吃完就走了。她有在地铁里看书的习惯,猛地听了报站员报站“下一站,新造。”

她想了想,怎么会是新造?新造是哪里?我是要去大学城南,怎么回事?她望了望,过站了。想着今天正式糟糕透了,之前她从没有因为看书而过站。

顶着大黑眼圈来到公司,坐在位置上,觉得又困又累。

想了想,事情过去这么久了,1年,依然没有忘记。他人分手都是逼着自己去忘记最后放在心底,而她1年里,总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就像每天想念就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无论是在工作,还是走路,还是在家。久而久之,想念便成了家常便饭。

但是却很少梦见他,1年里,也就两次。

一天,也没有什么心情,做其他事,这好似报复不成,反被报复。

下班了,走在路上的她给朋友打了电话“阿正,我该怎么办啊?对他我依然舍不得”

“你单身太久了。”

“彼此彼此,现在不是说爱上别人就立马爱上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好。异地恋,很多都没有成,日子都是在和手机过,对对方真正的了解会很少。”

“看来是异地恋把我们害了,走一步看一步把,先毕业吧。就这样。”

走着走着,眼神散了。

“你好吗?”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