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长篇】《奇妙的朋友》1

不只奇妙   不止朋友

不算简介的简介吧

11:00。还有两个小时,真好。

芜芯提着行李箱直奔欢乐集结号常用的休息室。

早起,加上一路颠簸,这会儿竟也不觉得饿了。

四下无人,刚好可以安静睡会。

简单洗了下脸,翻出片面膜胡乱往脸上一糊。

也没想着简单用衣物披盖一下。

蜷缩一角,只一会儿,鼾声四起。

梦里烤着阳光,睡得正暖,一阵冷风把人一把掀起。

惊然睁开眼,面膜自眼部的镂空处被一根食指挑起,左右摇曳着,像钟摆一样。

懒懒的抬起头,两只黑眸正直勾勾盯着自己,那么近。

“啊!!!!哥!能吓死人的。”

芜芯略带委屈的揉了揉眼睛,却似仍有一半状态留在梦中,因为全程保持着睡姿的芜姑娘紧接着又麻利的闭上了双眼。

蔚涯想着许是真的有点吓到这丫头了,轻轻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还能比你更吓人?”

蔚涯:“起来吧。”

芜芯:“嗯......”(五秒未动)

蔚涯:“起来吧,芯芯。”(拍拍)

芜芯:“嗯......”(十秒未动)

蔚涯:“芯芯......芯芯......”(摇摇)

芜芯:“......”

蔚涯不打算再叫了。

他再次印证了,有一种慵懒是无法通过惊吓来清醒的。

他只能朝向旁边站了许久却被自动屏蔽掉的透明人撇撇嘴。

几个大字在蔚涯脸上滚动播放着--有一种懒叫芜芯!


“怎么想的你?”

蔚涯当真不觉得这个如此理智的人会在正常状态下做出如此不理智的决定。

“突发奇想啊。哈!”

面对一张严肃的脸,却也是笑得出来。

“她不知道吧?”

蔚涯悄声向沙发指了指。

“嗯。”

少年微微点头,随即将左手食指移到唇边示意。二人于是将原本很小的声音压得更低。

“偶像那边儿不是都已经签了?”

“嗯。”

“错过陈驰亮老师,会遗憾吧?”

“嗯。”

“唉...真的想好了?怎么总觉得有点...铤而走险呢...”

蔚涯实在不认为现在是冒险的最好时刻。或者说,是不得不背水一战的最坏时刻。

“呃...我还是想看看,如果把自己逼迫到没有回旋的余地,能不能孤注一掷一次。”

少年如此目光坚定地,宁为自己制造一个绝境,祈愿死地后生。

“仗着榴莲台很爱你是吧!不过一码归一码,听说违约金也还是相当可观啊。估计这个节目的全部酬劳也就只够填那个坑的了。”

“嗯。塞翁失马......我有准备,涯爷,放心。”

少年拍拍蔚涯的肩,一副没大没小的样子。

“不给你加油了!也不是能加得了油的事...好运吧!”

蔚涯朝少年回拍过去。

轻落在肩上的每一下里,都是真诚的无法再真诚的祝福。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

他常出现在你梦里的梦里。

昨天的昨天,还是真实存在着的前天。

梦里的梦里,却在残忍地提醒你,即便是在一方可以任由自己天马行空的幻境里,你都清醒的知道,有些不可能,终究是不可能。

是的。

那个人。

芜芯又做了个不短不长的梦。

蔚涯瞧了下手机,还有20分钟,差不多应该过去了。

起身,正准备去叫醒芜芯,熟料那姑娘近旁茶几上一阵震动...“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凌空而起的声音瞬时打破安静,蔚涯停在那里,噗呲一乐,转头朝向少年“这闹铃,够提神的啊!”

少年由衷认可般的不住点头,笑道“嗯。西伯利亚魁猴。”

“哈哈哈...哈哈哈...”蔚涯笑点被莫名戳中,竟大笑开了。

那边,在铃声和笑声中,芜芯早已懒洋洋盘腿坐起。

全程闭着眼睛,长长的伸了个懒腰,随后又双手交叉放在脑后左右慢慢摇晃了几下。

眉微皱着,总觉哪里不对。

不是已经醒了么,怎么,那个声音...,还在?


睡眼惺忪的芜芯身体微微前倾,寻着声音伸手去摸茶几上的手机,当...是扣子轻微撞到木头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掉了么。

俯身拾起,一件还带着温度的驼色大衣,不曾眼熟。

她轻轻拍去落上的尘灰,抬头。

不知何时,面前早已站好了两个人。

来不及反应,姑娘直接愣住了。

拍灰的左手停在半空,右手向上提着衣服的领口,衣角却也还是拖着地。

“可算是醒了啊,芯芯。”

看着她还没怎么回过神儿来,蔚涯一把揽过身旁少年,指了指问“要不要再给你介绍介绍?”

少年像似镜头慢放一样,左右各两下摇了摇好看的手掌,配合着迷糊少女缓慢的节奏,拖长了声音说了句“哈喽!”

附赠,一枚好看的笑。


姑娘呵呵傻乐两声。

总算是想起了还莫名停在空中的双手。

收回左手,轻轻挥了下,半天只吐出一句官方的不能再官方的你好。尴尬得不能再尴尬。

与此同时,却又反应极快地将衣服塞给了左对面的蔚涯。

不言而喻,单从衣服的型号来看,主人也该属正对面的少年才是。

简单两下把头发扎成丸子,拿起外套和手机,跟着二人出了门,目标广电最大的休息室。

少年轻车熟路,走在前面。

芜芯有意无意拖着蔚涯慢走。尽管未开口,蔚涯还是看得懂她脸上的每一个问号。

主动凑到耳边,“想问他怎么来了?”

姑娘点点头,满脸认真。

蔚涯一阵儿坏笑,“为了你呗!”

看着姑娘大张着嘴,吓个半死的样子,心想算了。

“好吧,好吧。逗你呢!为了我,为了我哈!”

此话一出,姑娘表情倒是轻松许多。

蔚涯竟觉得自己此刻有种大义凌然的牺牲主义精神附身。

不过,丫头啊!这次,还真不是逗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