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与现实

  昨夜很早入睡,我做一个梦,没想到凌晨半夜我从梦中醒来。当我准备继续入睡时,却没有了困意。可能我对某种生活太渴望了,我希望我今后的生活是一种不可名状的美,梦里我便生活在这样一个理想的情景中。
实际上,我想着有一天,背着行囊,带上相机,到自己想去的地方旅行。此时脑海里依稀存留着刚才梦中的画面,而实际上回到了现实中。


TIM图片20190221230708.jpg

  我家门口有一条小小的小溪。半夜醒来,就听到叮咚叮咚的溪水声音,我记得昨天入睡的时候下了很大的雨,还打雷了。冬天的时候小溪里只有一点点水流,几乎是听不到水流声的,估计今年的春天要来了,心里感到一丝丝的欣喜。
我拉开窗帘,突然惊喜,眼前的景色好美呀,在春雨的洗礼之后,大自然明亮清晰,山谷里云雾层叠。虽然说现在是凌晨时间,但是外面的世界并不是漆黑一片,能清楚看见山的轮廓和山间的白雾。再加上溪水叮咚叮咚的声音,感觉可美了。


TIM图片20190221230703.jpg

以我现在的眼光,我很欣赏自己家乡的风景,很喜欢这大自然的新清空气。但是我小时候根本不觉得我所在的地方有多么好,甚至感到厌烦。此时勾起了我的回忆。
  那时条件很艰苦。
  小学时,冬天可冷了,每天早晨天还没亮,我妈妈就给我们做早餐,我和我姐姐吃好早餐后天就可以上学了。天微亮的时候我们就带着火盆从山腰爬到山上去,才到学校。火盆其实就是用一个破烂的小锅做成的,用铁线勾住就可以手提着了,里面烧着木炭,我们专门用来取暖,路上手冷的时候我们就用手靠近一下碳火。那时候我爸爸还经常告诫我路上不要玩火,要不然烧山了要被抓去坐牢的。我记得有一次冬天里的期末考试,我把火盆带到学校去,由于专心答题,桌子底下的火把我裤脚烤通了我都不知道。
ca1349540923dd549a3c4684d309b3de9d82488b.jpg

  到了初中的时候更艰苦了,那时交通不方便,每个星期天往往要走两三个小时的路再坐半小时的车才到学校。夏天的时候经常下雨,很多时候到学校鞋子都湿了。黔东南的冬天一般不会下很大的雪,但有一种湿冷,山上的树叶、竹子都会冻上一层霜,起雾的时候,树叶上的水会结成冰,所以大山里的冬天是白茫茫的冰雪天地。上学可辛苦了,走在大山间,路滑天冷,十分不便。


1550766260294.jpeg

  那时候我经常幻想着到宽广的地方去,去看繁华的城市、去看平原。以至于我读八年级那一年,我到过凯里,我便跟我爸爸说,我以后要去凯里读书,他问我:“你怎么确定你能在凯里读书?”,我说,中考我要考凯里。凯里是黔东南的州府,是一座非常小的城市,但是在那时候我觉得十分稀奇,再加向往,以至于后来我在那里度过了三年高中生活。
高中开始之后,每年到家只有两三次。我开始怀念自己的家乡--生我养我的地方。这辈子最感激的是父母,把我们抚养成人,教我们道理;这一生最怀念的是老家,给予我们最初的美好记忆。
  从那时开始,我会经常做梦,会因为期待某样事物做很多美梦,会因为对高考的恐惧做很多噩梦。梦境,也总是在意犹未尽时被打断,总是在厌倦恐惧中醒不来。
  如今,面临毕业,我也经常问自己,我将来会在哪里?做什么样的工作?遇到什么样的人?
  现实的我们,总会遇到困难,期盼不到自己向往的生活。而原来的归原来,往后的归往后,珍惜自己拥有的,继续往前走。
  我想起了毕赣导演电影里的一首诗:
用刀尖入水
用显微镜看雪

就算反复如此
还是忍不住问一问

你数过天上的星星吗
它们和小鸟一样
总在我胸口跳伞


文章原创首发自微信订阅号:极客开发者up,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