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因为真的无题。

字数 5288阅读 103

每一个懂事的人,都经历过不为人知的苦痛。

这是昨晚一个醉酒的朋友说想要送给我的一句话,我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和他有过联系了,突然收到他的微信消息询问我的电话号码。这位应该是某个特定的朋友圈里唯一算得上能理解得了我的一位吧,他告诉我他知道我的想法和其他的人不同,他跟我一样认为活在当下,活在今天才是最好的选择,偶尔的他好像还能理解我那些不为人知的烂情绪。讲真如果昨晚他没有打来电话,可能在不久的以后我会删除他的微信,因为这是我最近一直在考虑的事情之一,想要进行一次大规模的人员清理。

曾经年少时我应该算得上是一个贪玩儿的姑娘,总是混迹于不同的朋友圈中,而这些曾经陪伴过的人,现在唯一存留的就是微信上的联系方式,用一句话来概括现在的关系就是连点赞之交都算不上。没有删除,没有屏蔽,从不联系也不点赞评论,就好像大家都只是想默默的关注着,不评论好坏不关心生死。可能你会在某一天突然收到他的消息,你正在吃惊的时候你会发现他只是给你准备了一个红色炸弹等你来拆除,我想这也许是大家没有把我删除拉黑的唯一原因吧,毕竟我一直在选择逃离,说是逃离一个圈子,不如说是逃离一些思想还来得更为贴切一些。

我23岁,一个在长辈看来老大不小的年纪,我却自持年轻正在放肆的追逐一些看起来不切实际的梦。在我短暂的二十余年中,不大不小的经历了几次蜕变,但至今为止我还没能真正的找到所谓自我,这是我一直很揪心的一个问题。我经常会问自己,你都23岁了阿姨,你还一无所有,甚至有时候一无所知,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甚至于不知道自己喜欢做些什么,他们说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通病。

我不记得我是不是也曾经拥有过所谓理想与抱负,也许有过,隐约记得我小学时期想要成为一名警察,一名可以抗战在一线的帅气的缉毒女警,可能是因为我生长在一个毒品泛滥的山区小县城吧。记得那时候还在县城的小广场上看过审判,在执行枪决的山头下面听过枪响,我记得犯人家属的哀嚎声和群众的喝彩声以及那一套程序走完以后的死一般的寂静。然后我开始长大,开始把那时候不能理解的东西一一吃了个透,也把这个志愿慢慢的淡忘,因为我学会了叛逆,爱上了离家在外地求学的那一份自由。

从县城到市区,一百多公里路程,把户口落在一个我不认识的叔叔家里,据说可以免掉一大笔择校费,然后导致我现在什么都敢弄丢,就是不敢丢了身份证。在这之前,我还在小县城的初中交了学费,参加了军训,然后很气质的办理退学在新学校报名的当天赶到重新进了一次初中,听说家里当时想过把我送去很多地方,省内各地包括外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终选择了这里,可能是离得近吧。

初中时期大起大落,当过好学生也做过坏小孩,虽说最后也超乎预期的考上了重点高中的分数线,却傻兮兮的以为自己没有做好学生的本事,提前报考了一个二流的高中,以优异成绩被分入重点班,以为未来还是一片光明的时候,我遇到了至今以来人生最大的变故。我失去了一个对于我来说,在那一刻开始变得最为重要的人,我的父亲。

为什么说从那一刻他才变得重要呢,因为从小我是和奶奶一起长大的,很少见到我的爸爸妈妈,在我的世界里回自己家是那个有爷爷奶奶的地方,爸妈的家是他们的家,和我没有关系啊。我对父亲最清晰的记忆,是小时候他用针线串起玉米粒陪我玩儿抓石子的游戏,是小时候给我的那几顿暴打和几个耳光,他每次醉酒以后唤我一声幺儿的模样,还有给我买东西从不含糊的态度......

我的父亲算是一个优秀的人,我想如果没有那次的事故,他真的会很强大。在我三岁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一次工伤夺去了他的一整条腿,奶奶说我那天看到父亲的时候,任凭父亲身上那股鲜血是如何放肆的喷射,任凭旁人是多么的哀伤哭泣,我都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我的父亲,没有害怕,没有悲伤,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不说话不哭泣也不逃离。也许就是那次的经历,让我对各种暴力美学片,各种血腥场面都能轻松应对。

他是一个极为好强的人,遗传到他这一点的我长大以后似乎可以理解这一场事故带给他的,最为重要的不是身体上的创伤残疾,而是精神上的摧残和心灵上的无助。他不再强大,甚至不再自由,有一个牢笼困住了他,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在一个文化水平明显落后的小县城,有嘲笑有同情怜悯,这些都是他完完全全不能接受的,哪怕一丁点,何况他曾经那么优秀过。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向我一样偷偷的躲起来哭,我只知道他可能用尽全力的站起身来然后对世人微笑。他是一个喜欢美食美酒和好烟的人,他会做很多好吃的东西,也能找到很多美味的饭店小馆,然后配以美酒,也许对于他来说一醉真的可以解千愁。他有很多的朋友,但是在我看来不过也是一群酒肉朋友罢了,人嘛,总是很现实,总想从别人身上获取一些什么。所以在我失去父亲以后,我一同失去了很多叔叔阿姨,当然他们并不重要。

他也坚持了好久好久,整整12年的一个轮回,走过春夏秋冬,翻过山也越过海,最终将生命定格在了他永远的38岁,那一年我的弟弟不过2岁,我15岁,刚好叛逆又执着。父亲过世的第二天我就有了笑容,不是冷酷无情,而是我知道也许这样对于我的父亲来说是一种解脱,是一种圆满。

父亲走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唯一没有没有改变的还是我的叛逆,甚至于更加的放肆。至于放肆的原因到近两年我才发现,因为渐渐的我觉得我知道我们家里的所有事情,长辈同辈的儿时故事,父辈的情感经历,成长历程,以及从父亲走后家中的事无巨细,原来自此之后家中事无大小都会经过我手,同辈的兄弟姐妹和父母争吵会找我调解并帮手加以教育,父辈的情感纠纷会找我哭诉求开解,以及各个家庭分支与我们家的各种矛盾都需要我从中化解......

总之就是我无所不知也要做到无所不能,直到现在,我成了整个大家庭最大的管家,虽然没什么话语权,但是可以知道家中所有一切的事情。

当然这一部分得力于我单纯可爱与世无争的妈妈,从不与人争论,从不与人抢夺。起初我会不停的与我的母亲发生争执,可能是为了发泄我心中的苦闷,直到有一次我哭喊着在我妈的声声啜泣声下想要夺门而出被她拦下,我也不记得这一次的争吵从何而来,我只记得自此之后,我开始感谢我的妈妈,感谢她对这个家庭的不离不弃,让我到最后都拥有一个完完整整的家。

我一直是鼓励妈妈再找一个好人家的,庆幸的是她确实找到了,一个比她大几岁有一个儿子的叔叔,这个叔叔是也是一个极为善良的人。其实说实在的我对这位叔叔是有多愧疚的,从大学时期他每个月会给我一定的生活费,哪怕是我刚刚工作的时候,以及去年一年我无业在家备考公务员的时候,每个月他都会给我转上一笔钱,他总说有困难你就跟叔叔说,叔叔会帮助你的。但是我好像对这位叔叔只有感谢,感谢他供养我,感谢他对我妈妈的好和付出,我有想过给他一点其他的感情,但我似乎做不到,那种感觉不到归属感。我有试过经常的打电话去关怀,但没坚持多久,因为我会时常忘记他的存在,这种愧疚来源于他对我有所付出,但我只是接受连基本的过问都会不记得。我想在我有能力的时候对这位叔叔绝不含糊,当他老了我可以给他依靠,就是我能做的最大的回报吧。

话又说回我自己本身,执着于叛逆,荒废了学业,读了一个不入流的专科院校,一个不知所谓的专业。也是在这期间我可能又长大了一次,慢慢的我不再是那个天天有三五好友相伴,时常有酒肉朋友召唤的女神经,我学会了安静,学会了独处。我开始有意识的远离曾经的朋友,并拒人于千里之外,从此见我的人都会觉得冰冷。我不再低头寻宝,而是踩上高跟鞋大步向前,对过往的熟人报以三秒的微笑。我不再是那个疯疯癫癫逗趣的疯丫头,而是学着与人谈天论地的小无知。当然在几个最为交心的朋友面前我依旧是那个无所顾忌的神经质,因为只有和他们在一起我才会感到些许安心。

但是我还是会见见以前的老友,我还是想假装一下我没有脱离那个圈子,因为我怕到最后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收留我。也是这样不断的想要逃离又融入,让我彻底的想要挣扎出来。因为他们多数不能理解,你一个姑娘,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出门闯荡,迟早你也会回到这个你不愿意待的小城寻求一个安稳。其实这一点我是清楚的,也许真的不论我现在怎样去坚持,终有一天我会被现实打败,灰溜溜的回去。

我也回去过,去年的整整一年,无业备考,考过公务员,事业单位,警察......我不得不承认我并没有尽我所能,因为我一直是抗拒的,我抗拒去到一个山野乡村,拿着固定薪资,住着瓦房烧着柴火,仅在休假才能回到家中,我抗拒这一切成为我的未来。然后我会出嫁,嫁给一个同样的人,也许他会每天饮酒,每天应酬交际,然后我也会变成一个喝酒喝到长胖,因为喝酒熬夜不得不化上浓妆来掩盖憔悴的女人......当然这只是我往最坏的一方面设想出来的,但这可能就是现实,因为我会自甘堕落,因为我知道我会没有梦想追随。

哪怕我现在也是没有梦想可以追随的,可我还是不想顺着家里希望我走的这条路走,这是他们所希望的安定,不是我的。我记得上月我姑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她问我你不准备回来考试吗?我说不。她说那你回来找一份一个月两三千工资的工作不就够你用了吗?我说不够。她说你现在在外面一个月挣多少,我说很少。她说我觉得你过得好凄惨啊,为什么不回来好好考试寻个安稳呢......

是啊,我现在确实过得挺凄惨的,应了那句话,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早几日心态炸裂想找个人聊聊,翻遍手机通讯录微信好友,发现自己无处可去无人可寻,感觉上这么大的一个城市,没有任何一个角落属于我,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收留我。我想抓住一个陌生的人,把我所有情绪吐露给他,可大家都很忙别逗了好吗。

可哪怕这样我还是不愿意回去,因为那里还有一帮同样希望我走这条稳定道路的人。我不能说别人有错,只能说我太过于幼稚不能理解大家成熟理智的想法。总有朋友会像家中长辈一样的来教育我,你何必把自己弄得那么累啊,回来吧,回来考个工作,我们没事还可以一起玩儿,回来早点找个人嫁了,安安稳稳的有什么不好。其实没有任何的不好,只是我不适合这样的好。再有的就是一群迫切希望我能回到曾经的朋友,他们这类人的口头禅是,我更喜欢以前的你。对不起,我并不是很喜欢曾经的自己,虽然我也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但我在尽力的让自己变成喜欢的模样。

不管前行的道路多么狭窄曲折,不管我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庆幸我有一位开明的奶奶和一位放任我自由的妈妈,这两位是无论我做什么决定都会无条件支持的人,哦,还有我那十岁的弟弟,每天和我斗嘴却希望我一切都好的小大人。这三位是我最强大的依靠,也是最需要我的人。

在此穿插一段我曾表达过的一些东西,来表明我还想要逃离的一些思想。


有一群人一听我说我在家,就会问我奇怪今天怎么没出去玩儿。其实我内心是非常拒绝的。明明是一个除了工作和不得不见的几个损友必须见以外,懒得洗脸懒得换衣服,懒得连饭都不想吃的人,怎么就成了天天在外浪荡的“夜女子”。

想来前几年会所盛行的时候,陪闺蜜见过一个朋友的我,莫名就成了混迹于各个会所的工作女郎!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这已经成了同学圈里众所周知的事实,对,是事实不容的你解释。更有甚者,我从未认识过但他(她)好像对我了如指掌,在我离开那个地方近十年以后,也可以严肃正经的对我的朋友讲我故事,当然这些故事在我身上从未发生过,故事的主角我连名字都没曾听过。那又如何,这些故事转天又成了人人皆知唯我不晓的我的故事。你转学去了另一个城市是因为你被毁了清白,你恋爱了是你抢了别人男朋友,失恋了是因为怀孕了男朋友还不要你了,你交了几个年纪稍大的朋友或是和上司、同事一起吃了个饭,那么你是做了别人的小三,稍微穿得好点儿那你是被包养了……

原来我还天真的以为,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但现在我相信的是口水能把我淹死,而且是万劫不复的那种!所以长久以来我不乐于去评价别人,除非我对这个人是完全熟悉的,但是我想我这种自己都无法认识到自己的人,有什么资格去评价别人呢。

当然也希望别人不要评价我呀,我自认为对得起天地,对得起自己,唯独对不起父母亲人。那么我的错误是在哪儿呢?我过着我自己的生活,没有杀人放火,没有坑蒙拐骗偷,也不嫖不赌,没有祸害人间,更没有伤天害理。我是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的地方吗?那还得请你们海涵,高抬贵手别让我死在口水里。人活一世难免犯几个自己无法认识的小错误,但我依旧相信像我如此善良,绝不会影响你的生活。



所以我怎么能够不选择逃离,张爱玲的语录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我想这是不需要被别人原谅的,我们过着自己选择过的生活,努力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就算是一个残破不堪的人,至少他把生活过成了自己的模样,不需要对任何人解释,更不需要取得任何人的原谅。

也许我能说的就是,抱歉,我还特别的幼稚,特别的无知,我还相信世界会对我报以美好相待,我希望你们在各自的安稳道路上平安无忧,希望你们不会嘲笑我的不知所谓,更加不会同情我的漂泊岁月。当然我也算不上懂事,也没有经历不能承受的苦痛,也许沉沦过,悲痛过,可是昨天有,今天没有,我也不惧怕明天会有苦痛袭来,挺过去了又将会迎来美好的一天。

在此我再次感谢那些不喜欢我却还让我存在的人,感谢那些不理解我却没有出手阻拦我的人,好比余秋雨所说,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闯不进去,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里,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