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

时光顺着笔墨滴淌在泛黄的油布上,在千曲百绕中铭画出记忆的模样。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本就像玻璃窗上的雨水,时而零散时而连成线,把看得见的现实变得模糊。

林波呆呆地站立在破旧的阁楼中,两眼像是失去眼珠一般,空洞的让人感觉不到灵魂还在这副躯壳中。窗台边供奉着神明的香烛,在摇曳中凝视着黑暗里不为人知的画面。

窗外没有高楼耸立,没有车水马龙,没有俊男俏女行走在街上,准确的说,哪有什么人烟和街道,有的只是一望无垠的枯草地和令人琢磨不透的星空,在远处交汇成一片。

风很大,透过阁楼的窗户吹进屋内,低鸣的有些瘆人。

寒露十二月,夜未央,刺骨如霜。

地上似乎有人在蠕动,微弱的声音从稀薄的喉咙中溢出,在寒风的回声中形成了伴奏。

林波的眼神终于有了变化,她微微抬起脚,想要向前迈出,却在半空中凝固了动作。一个轻蔑的微笑透过月光映射在玻璃窗上,随即玻璃窗上的景色变得血红血红,就像天上那些诡异的繁星一般,被切割成蜘蛛网状。

大口大口的鲜血从林波的口中涌出,在漆黑的木质地板上溅起了一些波澜。月光照得阁楼愈发惨白,像是要让眼前的一切失去色彩,让记忆进行重置。

林波踉跄着身体跪倒在墙边,她抚摸着胸口那把露出半截的刀口,并没有理会是谁将它刺进了她的胸膛,或许她心里早就有了答案。望着眼前蜷缩而又瘫倒在地上的艺蓝,她的苦涩和妒忌似乎也随着生命的逐渐流逝而消散一空。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突然的让人理不清思绪,突然的让人感觉只是一场梦。没错,这就是一场梦,属于陈子君的梦,他大汗淋漓的从梦中醒来,望着身边熟睡着的艺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原本陈子君是要和林波求婚的,艺蓝的出现让他的记忆变得模糊而又凌乱。他望着墙壁上挂着的时钟,指针停在了凌晨三点,这已经是他第七晚在这个时间从噩梦中醒来。

------------前章节分割线---------

第一章  黑白药片

第二章 我用失去的记忆,换你一滴眼泪

------------仙侠分割线---------

三界封灵—鬼灵篇

---------都市玄幻分割线-------

魔都迷踪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