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清高,只是无人懂你而已

不必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若他们走进不了你的内心,就只会把你生活搅扰得混乱不堪。

下午,在沙发上边看书边和郑坏坏聊天,她说:越来越觉得时间宝贵,不想浪费时间在一些无谓的社交上,那些所谓的“朋友”和“追求者”,不是太装,就是太俗,总之,都聊不来,宁愿自己一个人发呆,都不想说一句废话。

直爽,甚至有些得理不饶人,是她的性格。她在一家教育机构上班,平时用闲散的时间做微商,是很努力的一个姑娘,形象好,气质佳,情商也高,可以说:明明可以靠颜值,偏偏要靠才华。这是我最欣赏她的一点。

其实,我深有同感,人与人交往,大多虚情假意,真心越来越少,能彼此理解的更是难上加难,若是有三两个知己,那更是三生有幸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反感参与那些乱七八糟的活动,更不想参加那些觥筹交错生死之交的酒局,这常常被人说清高,甚至还有一些自己觉得算的上朋友的人,也这么给我下定义。

我们怎么就变成了别人眼中的“清高”了?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前两天,我和一个杂志的编辑聊天,他说有一次他采访到一个业内很有名的一个自媒体创业者,深夜才写完稿,心情很开心激动,迫不及待地跟一个朋友打电话想聊一聊这次采访的经历,对方听了几句,却回应道:你工作太辛苦吧,还要熬到这么晚,给加班费么?为了点钱至于吗?

他努力工作的成就感,对采访和写作的热爱,一次又一次地被优秀的人打开的眼界,在他哪位朋友眼里只是钱而已……

这次电话之后,他很少和哪位所谓的“朋友”聊天了。

我听完他的事,想到了以前很多类似的事,忽然明白了,别人眼里的“清高”都是价值观的绑架而已。

有时候有快乐的事想跟人分享,却发现那个人不理解,并且以他的价值观标准来影响你,改变你,甚至指责你。你得到的不是分享的快乐,而是沮丧。

你周末跑步一个小时,浑身舒畅,想着下次叫上谁谁谁一起,结果他说你周末是不是闲的?好不容易休息,干吗不睡大觉。

你用辛苦工作攒下了的钱旅游度假,看到外面世界的精彩,结果他们说你是土豪任性,花钱找罪受。

你看了一本好书,一时激动恨不得推荐给身边所有的人,结果他们说你装什么文艺,就你有文化。

你看上一件时装,想要买下来,结果他们说,不适合你,你太胖或太瘦或太土,总之是你不合适。

……

当然,志同道合指的并不是完全一样,而是我能欣赏你的与众不同

你不热衷旅行,觉得在家里的悠闲就很有趣,但你觉得我说走就走的旅行确实很酷;你对做饭美食一窍不通,但听我讲各种食物的做法也会觉得很有趣;你喜欢清闲的工作,却愿意支持我四海奔波的人生。

在这个充满偏见,不理解,甚至一言不合就恶语相向的时代,能够接受别人有不同的三观,不同的活法,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世界没有有那么多懂你的人,也没有绝对三观相合,趣味相投的人,请彼此欣赏就好。两个人相处,从不对他人指手画脚,他们彼此获得尊重的方法,不是去驳倒谁,战胜谁,而是用尊重换取总重,以自由交换自由。

生活无需过多陪衬,赏梅只需三两枝,就够。

钱钟书曾说:在我一知半解的几国语言里,没有比中国古语所谓“素交”更能表出友谊的精髓。素是一切颜色的基础,也是一切颜色的调和,像白日包含了七色,真正的交情,看来淡,自有超越生死的厚谊。

老友记里,钱德勒是职场精英,乔伊是没什么固定工作的演员,但乔伊从没眼红过钱德勒的高收入,钱德勒升职的时候乔伊高兴得像自己升职了一样。而钱德勒在乔伊失业的时候和妻子莫妮卡说,我们以后买房子,要带杂物房,这样可以让乔伊在那里养老。

余华谈起好友莫言说,我和莫言就住在同一个宿舍,我知道他所有的毛病,他也知道我的,但是我们都不说。

三毛与荷西的结合,是彼此都希望与对方结伴而行的结果,三毛说过,只要是三毛想做的事,别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只有荷西觉得理所当然。

在这个世俗的世界里,愿你能遇到一些有趣的灵魂,希望你的故事都有人懂。

如若不然,请继续骄傲地,清高地,活着!我们或许可以谈谈,一起喝喝茶、听听歌……

毕竟,现在清高的不只你一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